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贰陆章 咽气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借着翻滚之势,躲开了暮雨清秋的攻击。肇裕薪在暮雨清秋的攻击范围之外站起身来。似乎是想看看,暮雨清秋到底打算转几圈。

    那暮雨清秋,也不知道,究竟是技能效果结束了,还是注意到肇裕薪得离开。猛的收住了脚步停止了旋转,紧跟着双手高举就攻向了肇裕薪。

    肇裕薪上步矮身,向前一钻,就躲开了暮雨清秋的追击。

    再看那沐浴清秋,似是收手不及。高举的双鞭挽了一个云台一样的鞭花,径直砸在了地上。

    再一次挪动到暮雨清秋身后的肇裕薪,十分恶意的又是一抬腿。将自己的脚印,印上了暮雨清秋另一边的屁股。

    再次被踹了一个狗吃屎的暮雨清秋,也如同上一次一样,猛的站起,随后右臂向后一甩。

    肇裕薪心说,这暮雨清秋莫非是一个npc?已经被设定了固定的程序,不能随便终止?

    想到这里,肇裕薪主动再次移动步伐,紧贴着暮雨清秋的钢鞭,滑步到了暮雨清秋的另一边。

    那暮雨清秋,还真的如肇裕薪猜的一样,接连旋转身体。一连对着空气打了三钢鞭,才停住攻势。

    停住了攻势的暮雨清秋,摇晃了几下身子,作势就要再次举起双手。

    肇裕薪一看这个架势,开口说道:“你还没完没了了?你是不是就会这两招?”

    “这两招一个叫做三回首,一个叫做青天压顶。”肠断洞庭那温婉的声音,适时响起,“若是连着用,还真的能显出好像操作十分流畅的样子。只不过,他遇到了翻尘老大你……”

    肠断洞庭也学着肇裕薪小队的人那样,称呼肇裕薪为“老大”。似乎是在有意拉近,自己与肇裕薪的距离。

    肇裕薪一方面是觉得人家只是在主动帮忙,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拿女孩子没有什么办法。是以,肇裕薪只能选择暂时不去管这件事情。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被他撞破秘密的暮雨清秋身上。

    见到肇裕薪这么快就看穿了自己的伎俩,暮雨清秋刚刚摆出起手式,不知道概不噶打出的青天压顶,就真的好像青天一般,压在了自己的头顶上面。

    似乎,是害怕暮雨清秋太尴尬,肇裕薪再次开口说道:“你弄两根钢鞭,玩什么青天压顶。这技能,还得是人家用长棍的用出来才漂亮。”

    肇裕薪说的是实话,却说得暮雨清秋一肚子委屈。

    暮雨清秋实在是没有什么操作技巧,平常出门欺负小号,也全部都是靠着自己这边人多。若是遇到一些操作与意识十分出众的对手,暮雨清秋全部都是靠着高楼残照出手摆平的。

    哪里能想到,这一次本来是来埋伏肇裕薪的。却先是失去了高楼残照这个唯一的高手手下,又被人逆转了人数上的优势。

    不得不亲自出手之后,暮雨清秋才意识到,自己在操作技巧上与肇裕薪之间的差距。就算是比肇裕薪高了近二十级,也一样是没有任何机会碰到人家。

    单从心情上来看的话,暮雨清秋此刻应该是有些绝望的。三番五次想要解决掉眼前的这个人,却从来都没有得手过。这对于小心眼的暮雨清秋来说,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矛盾冲突问题了。他,暮雨清秋,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奈何,暮雨清秋这一次,咽得下这口气也要咽。咽不下这口气,还是要咽。

    左右周围已经一个末世公会的玩家都没有了,暮雨清秋忽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似乎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又或许是觉得拖得久了,对自己更加不利。想到了那个想法之后,暮雨清秋立即就执行了起来。

    就见,暮雨清秋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肇裕薪的面前。

    正准备直接出手,送暮雨清秋归西的肇裕薪。见到这一幕之后,猛的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肇裕薪实在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疯子,又犯了什么病。

    再看那暮雨清秋,似乎是觉得跪下才是最难迈出的那一步。一旦跪下之后,反而好像被激发出了天性一般,生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爽快与刺激感觉。

    借着这种突然萌生的感觉,暮雨清秋膝行着来到了肇裕薪的面前,一把就抱住了肇裕薪的大腿。

    紧接着,暮雨清秋用带着哭音的声音对肇裕薪说:“对不起,以前的事情都是我错了。我跟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求您把我当个屁,放过我一马。大恩大德,来世定当结草衔环,当牛做马来报……”

    暮雨清秋之后还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也不知道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文采,还是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总之,肇裕薪是有些懒得听了。

    毕竟,若不是此刻正身处《大荒》这款游戏里面。就凭暮雨清秋的这个做派,肇裕薪的裤子恐怕早就已经被鼻涕与眼泪浸泡透了。

    不知怎么的,一想起那种场面,肇裕薪便生出一种恶心的感觉。就算是在游戏里面,这种感觉也十分的真切。

    强忍着恶心,肇裕薪踢开了仍旧在哭诉的暮雨清秋。用满怀厌恶的口气说道:“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暮雨清秋一听这话,顿时如蒙大赦,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感谢的话。那样子,似乎只要肇裕薪再凶一点,暮雨清秋都能立即给肇裕薪就地磕几个响头一般。

    伴随着肇裕薪十分厌烦的摆了摆手,暮雨清秋赶忙从地上站起,灰溜溜地走了。

    “老大,为什么放他走啊?”沐春风不解地问。

    肇裕薪思索了一下,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他都跪下了,我也很无奈啊。而且……”

    肇裕薪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不过,团队里的其他人,显然不想放过他,纷纷追问:“而且什么?”

    肇裕薪把心一横,叹气说道:“而且,被一个男人抱着腿哭,这感觉,太恶心了……”

    听肇裕薪说到这里,团队里面无论男女,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