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贰柒章 拼命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并不清楚,组在一起的这十一个人,究竟在笑什么。一旁的夜魇工会玩家,见到没有热闹看,也纷纷消失在了原地。

    不一会,夜魇工会的仓库里面,就多出了好几十件血衣。这些血衣,自然就是刚才的那些夜魇工会玩家的战利品。而此刻它们出现在公会仓库的理由,自然是绿杨芳草所说的,等待着暮雨清秋拿着金币来赎。

    一段小插曲过后,肇裕薪再一次踏上了前往衡山的道路。只是,这一次,他不用再等待懒踏京华在“合适的时机”出现了。他们,打算一同前往衡山。

    当然,与懒踏京华小队一同前往衡山。对于肇裕薪而言,不但没有任何坏处,还有许多的好处。

    首先,懒踏京华五个人,那一身藏宝阁高价收来的无双器装备。简直就是最好的打手人选。

    其次,肇裕薪突然发现,懒踏京华五个人,除了内幕消息以外,还能当移动的资料库使唤。以后若是遇到个打boss或者刷材料什么的,有他们在是绝对的方便快捷。简直是,不知道要省去肇裕薪多少麻烦。

    最后,肇裕薪虽然不知道,谭咏侯与懒踏京华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不过,至少谭咏侯与肇裕薪看起来还算是性格比较合得来的。【】到时候,只要肇裕薪与谭咏侯形成了绑定的关系。恐怕懒踏京华就算是为了拉拢他们两个,也不得不乖乖给肇裕薪当苦力了。

    肇裕薪正想象着自己今后的美好生活,突然之间身边寒光一闪,一把双手长剑就刺了过来。

    肇裕薪一眼就认出来,这把剑,是属于高楼残照的八锋柳叶。短时间内,连续见过许多次八锋柳叶的肇裕薪。自认他对于这把剑的熟悉程度,仅次于它的主人。

    肇裕薪几乎是凭借本能反应,贴着这把剑闪避开了这一次的偷袭。紧接着,高楼残照的骂声就传进了肇裕薪的耳朵里。

    “肇裕薪,一个卑鄙小人,我跟你拼了。有种跟爷爷单挑!”高楼残照似乎十分激动。

    在肇裕薪看来,高楼残照不应该是这么激动的人。就算是真的到了情绪失控的地步,高楼残照也是一个喜欢动手多过喜欢说话的人。

    除了有些时候,高楼残照必须替暮雨清秋说一些过分的话以外。高楼残照,大多数时候都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而刚刚这句话,显然不是高楼按照的风格。

    诧异地看向了高楼残照,肇裕薪一下子就发现了症结所在。

    原来,高楼残照全身上下,被八把短刀,分别顶住了不同的要害。那样子看上去,似乎只需要高楼残照动一下,就会立即被分尸。

    肇裕薪已经懒得去追究,这四个夜魇工会的玩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对高楼残照说的。

    肇裕薪说:“你们老大都已经同意,将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你来这里,是为了挑起新的争端么?这种事情,可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应该做的。”

    听了肇裕薪的话,高楼残照摆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事情,高楼残照开口对肇裕薪说道:“既然如此,在下这就给诸位赔礼道歉。”

    说完,也不等肇裕薪一行做出反应。高楼残照猛的向前一扑,自己扑到了身前的六把短刀上面。

    夜魇工会的杀手,可不全是肇裕薪这样刚入会的新手。他们的装备都是用杀人赚来的钱,堆砌起来的。同时被夜魇工会的同等级玩家刺中六处要害,是任何@玩家都不敢随便尝试的。

    而作为敢于先吃螃蟹的人的高楼残照,则是直接将自己变成了一道白光。

    看到了这一幕,懒踏京华感叹道:“这个高楼残照,对于暮雨清秋,还真是忠心。也不知道,暮雨清秋这样的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肇裕薪接话道:“我倒是觉得,他跟了暮雨清秋屈才了。他明显比暮雨清秋,更聪明一点。”

    懒踏京华若有所思的答应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其余的人,也不过就是把这件事情,当做了一个小插曲,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另一边,高楼残照自杀之后,刚刚回到复活点,暮雨清秋就找上了他。

    暮雨清秋吩咐高楼残照:“残照,给我联系夜魇的人,我有事跟他们解决。”

    高楼残照似乎兴致不高,应道:“肖少,咱们跟他们之间的纠纷,还没有结束么?”

    暮雨清秋不知道,高楼残照为什么这么问。故作轻松的说道:“我跟翻尘之间的事情,我们两个通过单挑解决了。不过,夜魇工会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解决。”

    高楼按照忍不住问道:“可是,我刚刚明明……”

    高楼残照原本想说,“我刚刚明明能看到你给人家下跪”。却似乎觉得这样质问暮雨清秋有些不妥,而收住了话头。

    暮雨清秋警惕地问道:“你刚刚怎么了?”

    高楼残照小声应道:“我刚刚才找他们拼过命,所以,有点转不过弯来……”

    到了这一刻,高楼残照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为了暮雨清秋下跪的事情,而找人拼命,究竟值不值得了。

    暮雨清秋哈哈一笑,好似安慰高楼残照,更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说道:“我杀了翻尘一次,目的已经达到了,以后不用再找他的麻烦了。”

    高楼残照喉咙一干,哑着声音说道:“好的,那我去联系夜魇了。”

    其实,高楼残照根本就不相信,暮雨清秋能杀死翻尘。暮雨清秋越是这样说,高楼残照的心,就越觉得刺痛。

    被刺痛的,是高楼残照的忠心。

    如果不是对暮雨清秋拥有绝对的忠心,被杀之后的高楼残照也不会赶回去找暮雨清秋。这样就不会看到暮雨清秋下跪的那一幕。

    同样,如果不是这份忠心,高楼残照也不会在见到了这样一幕之后。不区分青红皂白,就冲上去与人拼命。

    可是,高楼残照不理解,只是游戏里面死一次而已,为什么就值得暮雨清秋下跪。甚至,在跪完敌人之后,还能回来若无其事地吹牛说,自己才是胜利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