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叁零章 出血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暮雨清秋,本来是想要说,叫肇裕薪不要再漫天要价。哪成想,刚刚才说到“所以”这两个字,肇裕薪就开口了。

    肇裕薪接口道:“所以,我是不会坑清秋老大的,做人要厚道,对不对?”

    暮雨清秋打死也不肯相信,肇裕薪会跟他厚道。不过,要让他知道,肇裕薪说的厚道,是叫他暮雨清秋厚道。不知道暮雨清秋在气到吐血之余,会不会觉得更加可信一点。

    见暮雨清秋没有接话,肇裕薪自顾自地说道:“其实,视频什么的,没有血衣做证据,也没有什么用。而且,清秋老大在乎的视频,也不过就是那十几秒的事情罢了。”

    暮雨清秋一听肇裕薪这么说,赶忙想要定下这个基调。是以,连忙点头说道:“就是这个道理,翻尘老大一看就是明白事理的人。不如……”

    暮雨清秋说到这里,再一次被肇裕薪抢话。

    肇裕薪接口道:“不如,视频就卖你三百金币吧。”

    暮雨清秋先是一愣,随后狂喜。如果,三百金币就能拿回视频,那还真的要说肇裕薪良心发现了。

    是以,暮雨清秋十分急切的确定道:“就按这个价格吧,成交!”

    如果暮雨清秋能看到肇裕薪的表情的话,他此刻一定能看到,肇裕薪杂在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肇裕薪先是对着暮雨清秋说了一句“成交”,就算是确定了交易。

    随后,肇裕薪却对绿杨芳草说道:“会长,不知道你统计过没有,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录了像?”

    绿杨芳草强忍着笑意,得意地说道:“是的,他们都是职业杀手了,做任务录像这种事情,是最基本的基本功。”

    得到绿杨芳草的肯定回答,肇裕薪再次摆出了狐狸的姿态,对暮雨清秋说道:“这些兄弟一人三百金币的好处费,就全都拜托清秋会长了。您放心,我一定督促他们把视频删干净了。”

    暮雨清秋诧异地问道:“怎么会是一人三百?你刚刚哪里有说每一份视频卖三百了?”

    肇裕薪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可是,也没人说,全部视频一共只卖三百金币啊?”

    说实话,突然出现这种情况,着实让做着美梦的暮雨清秋有些发傻。

    趁着暮雨清秋有些发傻的机会,肇裕薪已经开始给暮雨清秋洗脑了。

    “清秋会长,成交是你先说的,你可得认啊。协议如果有任何纰漏,您这个主动缔约的人,应该付主要责任吧。”

    不知道,为什么,暮雨清秋会觉得,肇裕薪此刻撇清责任的话,说得好像很有几分道理。尽管,暮雨清秋打从心眼里,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清秋会长,你也知道,夜魇工会从我们会长到普通杀手,说得不好听一点,那都是见钱眼开的人。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当上杀手。”

    肇裕薪这话,可是叫暮雨清秋深以为然。而且,听上去,似乎后面还有什么猛料要报。暮雨清秋,不由自主的,就赶忙竖起了耳朵。

    “清秋会长,您现在给我们金币,我个人向您保证,他们所有人都只有一份录像,不会手欠到复制与转发。若是您有什么犹豫不决,时间久了,我可就不能保证,需要给封口费的人,会不会有这些杀手的亲戚朋友,乃至老婆孩子什么的了。”

    听肇裕薪说到这里,现实中的暮雨清秋,是真的有了吐血的感觉了。不过,这确实是暮雨清秋最害怕的事情。

    是以,暮雨清秋有气无力地说道:“好吧,不过你得保证没有视频外泄。”

    肇裕薪没有说话,绿杨芳草接过话头说道:“我已我们夜魇工会的名誉保证。这视频只有我们夜魇的人看过,而且,就算他们退会,也绝不会外泄哪怕一祯。”

    暮雨清秋还是很相信夜魇工会拿钱办事的信誉的,所以,尽管有些咬牙切齿,还是忍耐了下来。毕竟,对于暮雨清秋来说,给出个万八千的金币,除了有点窝囊以外,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通了这一点的暮雨清秋,若无其事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一会儿你们在藏宝阁指定一个垃圾道具给我,我付给你们金币。”

    暮雨清秋想走,肇裕薪却并不想放过他。

    就听,肇裕薪用同样若无其事的口吻说道:“既然清秋会长这就要走,我们也不便挽留。就是不知道,清秋会长自己的血衣,是不是不打算赎回了?”

    肇裕薪这话一出口,他的形象在暮雨清秋眼中究竟怎么样,或许只有暮雨清秋自己才知道。

    一旁的绿杨芳草,却早已经把肇裕薪看成了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精。

    暮雨清秋似乎是终于无法再忍受肇裕薪,厉声尖叫道:“血衣的事情,刚才不是已经谈好了么?”

    肇裕薪不紧不慢地回答:“可是,咱们一只都是说的会员的血衣啊,您这个会长的血衣,自然要区别对待了。”

    “……”暮雨清秋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厉声道:“胡说八道,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肇裕薪客气地回答:“清秋会长,稍安勿躁。”

    随后,肇裕薪也不跟暮雨清秋解释什么,直接开口对绿杨芳草说道:“会长,我们之间的对话,您都留记录了么?”

    游戏外面的绿杨芳草,笑得皱纹都露出来了。他很是努力的深呼吸几口,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说道:“所有的语音,我都转成了文字,然后截图保留了。”

    肇裕薪故意显得很开心,说道:“既然如此,还多亏了清秋会长普通话说得好了。”

    暮雨清秋此刻,只恨不能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他恨声说道:“开个价吧,一件血衣,我还出得起价钱!”

    肇裕薪颇有几分恶趣味地回答:“不如,就按追血令的价格吧。”

    暮雨清秋故作豪气地说道:“好,你说个总数吧。”

    肇裕薪没有接话,却看向了一旁的绿杨芳草。

    绿杨芳草就好像是一个尽责的账房先生,立即说道:“99件血衣,一共19百金币;55段视频,一共16500百金币;清秋会长血衣一件,500金币。总共是,36金币。”

    听到这个总数,暮雨清秋在游戏外面的身体,顿时就是一阵摇晃。这接近四万金币,对于他来说,就是四万软妹币。尽管,这钱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多。但是,家教颇严的他,要想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来,还是有点麻烦的。

    就在暮雨清秋咬牙,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肇裕薪却突然开口说道:“会长,你算错了。清秋会长跟高楼残照,都死了两次,总数应该是37500百金币。”

    绿杨芳草从善如流,点头说道:“对对,还是翻尘细心。”

    究竟是36还是37500,对于暮雨清秋来说,其实不重要了。反正已经大出血了,差几百,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