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叁壹章 仗势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晚间的t市,市中心地区,还是颇有几分国际大都市的感觉的。【】

    与肇裕薪同住t市的暮雨清秋,此刻正走在一处步行街的街道上。此刻的他,不再是暮雨清秋,而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扮演着他的本命人设——肖少。

    肖少出行,身边总是少不了前呼后拥的同伴。

    这些跟随着肖少一同出行的人,要感谢自己生在了这个时代。若是在多年以前,他们便不能被叫做“同伴”。他们有一个更加贴切的职称,叫做“伴当”。

    当然,就算是伴当,他们也绝对是称职的伴当。

    就比如说,这些伴当之中领头的那一个。就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末世公会唯一的高手,高楼残照。此刻,他与他的一众同伴一样,都拥有同样的标签。

    那就是,肖少的手下。

    肖少这一次出门,比上一次把肇裕薪送进医院时,似乎还要低调。他只带了自己最信任的伴当,而且,人数并不算多。

    因为,他是出来转款的。

    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笔钱,能让肖少亲自出来转,还要如此低调行事?

    答案就是,他刚刚被肇裕薪敲竹杠敲走的那笔钱。

    回过头来想了想,自己这钱不但出得窝囊,还得鬼鬼祟祟地出来用私房钱转账。肖少忽然就有一种,自己是签了什么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条约一般的感觉。

    一口气顺不过来的肖少,直接一拳砸在了眼前的提款机上。那样子,似乎是在测试机器的结实程度。

    一旁的高楼残照,连忙出手拦阻肖少。一边小心的从身后抱着肖少,一边陪着笑脸说道:“肖少,不要生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再看那肖少,根本就没有“听人劝”的觉悟。仍旧好像是一个翻不过身的海龟一般,挥舞着自己的四肢。

    高楼残照再次开口劝诫肖少,说:“肖少,冷静,这里有摄像头,真的被人认出来,肖秘书长那边,不好交代。”

    一听到“肖秘书长”这个称呼,肖少忽然就好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那般,安静了下来。

    这个肖秘书长,根本就不是别人,他恰恰就是,肖少的父亲。如果没有一个在t市市委当秘书长的爹,或许肖少永远都不会成为肖少。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肖少故作强势地对对高楼残照说:“你还好意思跟我提他?要不是他告诉我要认真的玩那什么劳什子游戏,我能把私房钱都搭进去么?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管我管得多严?为了存下这点钱,我容易么?”

    在高楼残照看来,肖少这般碎碎叨叨的念叨着,全然就是在心疼自己的私房钱。

    是以,高楼残照试探着说道:“既然是肖秘书长让您玩的游戏,不如,您回去跟他老人家好好说说,让他老人家给您出这笔钱?”

    肖少如今,也不过就是约么不到三十的年纪。他的父亲,被称作老人家,恐怕还需要几年的岁月侵蚀。只不过,高楼残照显然很敬畏他口中的那个老人家。

    反倒是肖少这个给人家当儿子的,对于自己的老爹,只有畏,却没有半分敬。

    肖少白了高楼残照一眼,质问道:“我说什么?我说我刚刚被人家仗势敲了竹杠?而且,人家仗着的势,还是我亲手送过去的?还是说,我告诉他,我在游戏里面攒了一百个人,连十个人都没打赢?你说啊?你说他会不会直接弄死我?”

    面对肖少的一连串问题,高楼残照没有任何办法回答。不过,肖少的质问,却也给高楼残照提了个醒。

    高楼残照十分客气的松开了抱着肖少的双手,对肖少说道:“肖少,时间不早了,我该给他老人家打电话了。”

    对于高楼残照的行为,肖少没有觉得任何意外,只是十分认真地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都清楚吧?”

    高楼残照连忙回答:“清楚。”

    肖少一个摆手:“你去吧。”

    高楼残照离开了肖少的身边,找了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才拨通了那位老人家的电话。

    对于肖少所说的,该说什么以及不该说什么,高楼残照自然是知道的。他十分清楚,自己是在拿谁的钱,替谁干活。

    是以,高楼残照将肖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分巨细,全部都向对方汇报了一遍。特别是,肖少在游戏里面的遭遇。

    仅凭电话的联系,高楼残照根本就听不出,那位老人家的任何态度。他只接到了一个“继续观察,随时汇报”的吩咐,便回到了肖少的身边。

    高楼残照回来之后,肖少已经将钱转入了绿杨芳草的户头。

    看到肖少正无聊的抽着烟,高楼残照主动过去,恭谨地问道:“肖少,咱们之后怎么安排?”

    高楼残照问得十分例行公事,因为他知道,肖少在凌晨下了游戏之后,多数时间都回去酒吧喝酒。特别是,今天这种发过脾气的状态,多半还会找几个姑娘来泻泻火。

    果然,肖少顺口就回答道:“走吧,喝酒去。”

    喝酒去是喝酒去,令高楼残照颇感意外的是,肖少既没有去酒吧,也没有找姑娘。

    肖少把所有的人,都带进了一个ktv的包房。在多次拒绝了服务员,关于他们这里可以提供额外服务的暗示之后。肖少利索地打开一瓶啤酒,猛灌了几大口。

    咽下了啤酒,肖少对高楼残照说道:“按照绿杨芳草的账户,找人给我查查这个杀手公会的会长,到底有多少斤两。”

    高楼残照答应一声,说道:“好的,天亮之后我就去找人来办这件事情。”

    肖少再次灌了自己几大口酒,似乎是觉得啤酒有些上头,抿着嘴,压抑了一下自己胃口中上涌的气泡。随即说道:“不,现在就去查,天亮之后,咱们有别的活动。到时候,缺了你可不行。”

    高楼残照试探着问道:“天亮了,您有什么安排?需不需要,我找人提前准备。”

    再看那肖少,已经打开了第二瓶啤酒灌了几口。

    因为连续急着喝啤酒,而有些脸红的肖少,大着舌头说道:“去神龙公司,要什么安排?我肖少的面子,他们敢不买账么?”

    高楼残照暗自腹诽着:要不是仗着你爹的势力,人家能买你面子?做梦去吧,那是买你爹面子!。

    之后,高楼残照却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对肖少说道:“那我可能得联系一下那位的部下,您稍等一下。”

    无论是“老人家”还是“那位”,都是高楼残照出于敬畏,而为肖家父亲取得代称。

    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打了几个电话。等高楼残照回来的时候,肖少已经因为困倦与喝酒太急,而斜靠在沙发上,迷糊了起来。

    高楼残照靠近了肖少的脸,就听着肖少正在梦呓一般地说着:“我就是……我就,我要……仗势……仗势……”

    看来,肖少的酒量并不好,说到这里,便没有了下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