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肆伍章 了结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有的人说,少年是无畏的。他们可以为了自己想要追寻的事情,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

    深夜在游戏之中奋斗的少年们,显然就拥有这样无所畏惧的灵魂。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经惹动过多么巨大的风云。

    当然,深夜还没有睡的,远远不止游戏之中的少年们。

    在这个夜色如银河一般璨烂得城市里面,至少,还有两个人,今晚恐怕是难以睡着的。而且,只要他们两个不睡,便会有更多的人,也不方便去睡。

    因为,这两个人,都是,或者确切的说,是曾经都是,在这个城市之中掌握风云的人物。

    其中之一,就是肖朗的父亲,而另一个则是他的老领导。

    作为一个城市的管理者与建设者,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忙碌到午夜时分,才稍稍放松下来。

    然而,今天对于他来说,注定不会是一个能安稳地休息的日子。老人内心之中,也只能用这些年何曾睡过一个安稳觉,来安慰自己。

    今夜,他要赶着却见他的老部下。因为,如果再不去见面的话,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与对方见面了。

    他的老部下,就是肖朗的父亲,他习惯称呼对方为“老肖”。

    听到熟悉的呼唤,老肖猛的转过了头。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十分不争气的哭出了声音。

    “老领导,我对不起您啊!”这是老肖来到在这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与到了这间房间之后,便一言不发的样子不同。老肖说的第一句话,便哭出了声音。

    来人过来扶了老肖一下,让他在沙发里坐下。自己,却坐在了老肖的对面。

    老肖嘴里的老领导再次开口,忽然发觉,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发涩。

    老领导说:“老肖啊,我知道你也是疼孩子,可以理解。”

    说到这里,老领导叹了一口气,似乎说不下去了。

    老肖做捶胸顿足状,哭着说:“是我不争气,给您惹麻烦了。所有的责任我一个人抗,就是……”

    老领导鼓励地说道:“这个认错态度,才是正确的嘛。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可以先说说看嘛。”

    老肖叹了一口气:“哎!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就是不放心我的儿子,这些年,我太宠他了。”

    老领导也跟着叹气,惋惜地说道:“老肖,你兢兢业业了一辈子。小心谨慎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从来没有出过纰漏。这一次……”

    见到老领导欲言又止的样子,老肖接话道:“我不能不去啊,您知道,神龙公司情况。我原本,是想把事情压下去。我怕肖朗他……我怕……他……”

    说到这里,老肖也是一阵语塞。

    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老肖接着说道:“还是怪我,是我叫那孩子去玩游戏的。我原以为,他能在里面混出点名堂来,搭上这班车。哪成想……哎!”

    老肖似乎也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只是用一声叹息,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老领导探手,拍了拍老小的肩膀,惋惜地说道:“我明白,我都明白。很多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后悔也没有用。你放心吧,你儿子的事情不严重,几天之后就会没事了。这些年,你也确实太骄着他了,以后,让他多吃点苦,没有坏处。”

    听到老领导这样说,老肖原本已经如死灰一样的眸子,突然焕发出了光彩。

    随即,老肖再一次热泪盈眶:“我知道,我辜负了老领导的栽培,枉顾了组织的信任。我一定悔改,我接受任何处分。”

    老领导站起身,来回踱了几下步子。最终,回到了老肖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次的事情,影响确实很不好。我知道你委屈,但是,你确实做错了。”

    “……”老肖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在反省自己的错误。

    老领导又拍了拍老肖的肩膀,说道:“跟组织上下来的人,好好沟通,争取宽大处理吧。”

    老肖郑重的点了点头,仍旧没有说话。

    老领导离开老肖那里没过多久,一直在处理事情的小山东篱,也重新回到了团队之中。

    小山东篱一回来,懒踏京华就问他,说:“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小山东篱好像作报告一般地宣读着:“肖朗因为扰乱公共秩序被带走了,估计免不了几天拘留。他爹老肖,这回是真的被他坑惨了。多亏他这么多年以来,工作成绩还不错,牢狱之灾或许不重。不过,政治生命是结束了。至于说,他们要求删除翻尘老大的数据的事情,想必就不用说了。”

    懒踏京华很是满意这个结果,是以,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听着。当然,懒踏京华不说话,或许更多是为了让肇裕薪听清楚这些话。

    肇裕薪不解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能这么轻松的就干涉到这些事情?”

    懒踏京华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我们对这件事情,可没有任何干涉。而且,我们的身份,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唯一的特权,或许只是能比你更顺畅地反映一些事情罢了。至于说,这事情最终的结果或者说定论,还是需要看事件本身的情况。”

    肇裕薪知道,自己或许设计了敏感的话题。是以,他略一思索,便改口道:“既然,不便提及,那我只能在说声谢谢了。”

    原本,话题到了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不过,懒踏京华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追问道:“翻尘老大,你与肖少之间的事情,这就算了结了吧。”

    肇裕薪原本并不清楚,懒踏京华这么问的具体用意。不过,人家既然刚刚帮助过自己,肇裕薪自然不好反应太过剧烈。

    肇裕薪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他不找我的麻烦的话。我想,这事情就算是结束了。”

    懒踏京华似乎是很满意肇裕薪的表现,继续客套了几句,就表示自己几人要下线了。

    肇裕薪与他们说了再见之后,将目光投向了谭咏侯那边。似乎是在好奇,谭咏侯接下来会去哪。

    谭咏侯,嘿嘿一笑,说道:“还不困,咱们继续刷一会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