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陆壹章 救兵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似乎是看到了肇裕薪小队终于死了人,已经觉得肇裕薪小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相柳区玩家,突然就一拥而上,打算直接将肇裕薪小队全部击杀在这里。

    此刻的肇裕薪,正赶过去救援揉揉与沐春风。

    起手一个鹰击长空,尽管技能最终被判定为,划过了相柳区玩家的身体,却也让肇裕薪及时赶到了目标的身边。

    紧接着,肇裕薪倒提手中流星碎岩刀一个弱点攻击,就抹上了对方的脖子。

    遭受暴击伤害的相柳区玩家,读条马上就要结束的技能,立即就被打断了。

    看都并没有多看这个相柳区玩家一眼,肇裕薪便一个健步,窜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同样干净利落的一刀,再次打断一个玩家技能。肇裕薪就像是一个赶场的救火队员一般,再次扑向了下一个对手。

    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肇裕薪还是在数百倍于己方的敌人手里,保护一对同伴。

    无须说,这是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算给肇裕薪可以全须全尾的进出这般密集的玩家阵型的技术,他也一样无法保住那两个濒临死亡的人。

    就在肇裕薪接连打断十余个相柳区玩家之后,肇裕薪的战斗信息栏里面,突然弹出两条队友已经阵亡的信息。

    猛然回过头来,看向了来时的方向。肇裕薪眼前,是两道即将消失的白光。

    发了疯一般仰天叫了一声,肇裕薪忽然有一种身边离开的,根本就不是虚拟形象,而是自己的真真切切的同伴的感觉。

    完全不去理会,理智之中,这种感觉是不是应该出现。肇裕薪本能的想要冲进敌人最密集的地方,以发泄这种感觉。

    “老大!”凌嘉懿惊呼出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当她这句话的尾音落下的时候,她已经追随肇裕薪的脚步,扑到了敌阵之中。

    敌人的密集,为肇裕薪带来了更多的发挥机会。肇裕薪每一次落脚的地方,在肇裕薪快速离开之后,都会被小狐狸种上一个技能。

    不管是红莲还是飞火流星,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杀伤效果。

    渐渐地,作为一只全身都萌动着可爱气息的小宠物,原本需要被追捧的小狐狸,也开始体验被追杀的快感。

    原本,眼神之中,永远都流露着对这个世界的疑惑与探究的它。也在追杀之中,逐渐拥有了愤怒与恐惧的情绪。

    没有人知道,小狐狸的内心是否也会有心理活动。就连它的主人肇裕薪,此刻都已经顾不上去理会它的变化了。

    或许,天生就是npc的小狐狸,比肇裕薪更加擅长调整自己的情绪。不多时,小狐狸眼神里面所透露出的情绪,便全部变成了轻视。

    小狐狸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道流动的火焰。

    仅凭远远看上去,或许并不能意识到,小狐狸的速度有多么快捷。只有真正将攻击目标锁定小狐狸的相柳区玩家在能意识到,小狐狸身周好像彩光萦绕的仙衣一般的流光,居然全部都是玩家攻击小狐狸未命中后,冒出的miss。

    有了小狐狸的辅助,肇裕薪左冲右突,嘴里不断地重复着一个词——去死。

    似乎,他眼前的这些相柳区的玩家,此刻都拥有取死之道。都应该排着队的,抓紧一切时间,去死。

    周围的玩家,就好像是溺水者徒劳对抗的汪洋大海一般。不断地被推出去,又涌回来。在无穷无尽的暗劲对抗之中,无论溺水的人多么努力,他最终都会感受到绝望。

    而肇裕薪,此刻就是那个溺水的人。

    肇裕薪不仅可以在稠密的敌人之中,自如的施展技能。甚至,还发觉了,相柳区那些将成长方向,锁定为“忍者”这种玩家自定义的职业的玩家,血非常少。简直,就比相柳区的贤士玩家,还要脆皮许多。

    可是,无穷无尽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敌人,还是让肇裕薪体会到了溺水者特有的绝望。

    坚持真的有意义么?或许,死亡才是万事万物的终结吧。

    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应该在一开始,便选择死亡。

    因为,想要坚持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肇裕薪的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模糊。满脑子胡思乱想的他,此刻已经开始放慢手上的动作。

    眼看着,刚刚还如同战神一般大杀四方的肇裕薪,马上就要被铺天盖地的攻击淹没。

    此刻已经不知身在何处的凌嘉懿,突然退出了肇裕薪的小队。

    走了么?走了也好,好过跟着我一起死。小队里面的人,能活下来一个,算一个……

    这是肇裕薪对于凌嘉懿退队的认知,此刻的他,根本就没有找寻一下凌嘉懿身影的想法。

    如果说,此刻肇裕薪眼前,还有什么是能够因其他的兴趣的。或许,就只有一条系统提示了。

    玩家凌嘉懿狂性大发。

    是的,就是这样一条系统提示。它的内在含义,与它的字面意义一模一样,就是凌嘉懿在肇裕薪身边开了个红。

    用力转动自己已经好像咸鱼一般的身体,肇裕薪努力寻找着凌嘉懿的身影。

    奈何,凌嘉懿在勃齐山留给肇裕薪的最后一个印记,是一条枯燥的战斗信息。

    玩家凌嘉懿,对您使用技能流水落花,共造成765点伤害。

    系统提示出现的一瞬间,肇裕薪便被流水落花的技能效果,击飞了出去。

    望着自己离开的位置,那紧接着升起的白光。肇裕薪的肢体,显得更加僵硬了。

    是你救了我么?

    可是,我真的能活下来么?

    没能当成你们的救兵,我自己的救兵,又在哪里呢?

    是你么,凌儿?

    不知不觉之间,在心底将凌嘉懿的称呼替换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屁股与地面的亲密接触感,便传到了肇裕薪身上。

    面对着眼前重新聚拢为一个整体的相柳区玩家们,肇裕薪忽然从相柳区玩家军阵的一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个脸孔的主人,似乎是懒踏京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