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柒陆章 琥珀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前面带路的接头人,突然间慢下了脚步。紧随其后的宰中团队,以及跟着宰中团队的肇裕薪小队,也同步压住了脚步。

    蹑手蹑脚的接头人,来到了一块足有半人高的大石头前面,轻轻的用手推了推石头。

    也不知道是石头本身密度太低,导致了重量不够。还是说,本来石头下面,就有什么机关。接头人看上去只是轻轻一推,大石头就滚向了一边。

    石头下面,是一块长方形的凹槽。伴随着石头的移开,凹槽里面顿时就散发出一阵五光十色的炫目彩光。

    当彩光完全散去之后,石槽里面的物体,才最终显露出庐山真面目。打眼看去,居然是一个好像琥珀一样的晶莹剔透的物体。

    而且,这物体的里面,还真的就好像琥珀一般,封印了一个生灵。

    那个生灵,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好像一条小虫子。却在彩光萦绕的“琥珀”的掩映下,显得十分神异。

    “唔哈哈,”宰中率先大笑出声,“什么镇区神兽,只不过是一条小虫子嘛。”

    伸出手,随意的将眼前好像琥珀一般的东西捡出石槽。反手将琥珀丢在地上,宰中再次开口:“你们的镇区神兽,已经变成了一条受困的小虫。这就如同,愚蠢应龙的玩家,注定要被我大相柳区的玩家奴役一般。”

    “这人是不是有病?”接头人没有说话,沐春风却忍不住在队伍频道吐槽。

    “不轻。”凌嘉懿也跟着吐槽。

    似乎,是被凌嘉懿的附和鼓励到了,沐春风突然在当前频道大声吼道:“相柳区的玩家,都它喵的有病。”

    自以为自己的做法十分英勇的沐春风,还不忘摆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pose。

    遗憾的是,场中能听得懂应龙语的相柳区玩家,只有宰中一个。多数相柳区玩家,只是回过头来,冷冷地看向沐春风。只有宰中,用相柳语,叽叽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紧接着,相柳区的玩家,就冲向了沐春风这边。

    肇裕薪小队的其他人,全部都在沐春风出声的一瞬间,就以一种“我不认识这货”的姿态,跑到了一旁。

    沐春风一见到相柳区玩家冲过来,回头再一看身边没有队友在,一下子就慌了。

    “老大,救我!”沐春风在队伍频道求援。

    “滚开,”肇裕薪故意说,“我没有你这么蠢的兄弟。”

    “就是,就是,”揉揉也趁机打击沐春风,“你死了能保护大家,你就安心的去吧。”

    一听道大家都不愿意来救他,沐春风只能撒开一对大脚丫子,拼命地跑路。

    见到沐春风要跑,作为团长的宰中,再一次叽里咕噜的用相柳语大叫了起来。

    哪成想,还没等他做出的战术调整,被相柳区的玩家执行。根本就见不到天日的洞窟之中,忽然炸响一声闷雷。

    紧接着,一道水缸粗细的雷霆,便凭空出现在宰中的头顶上方。

    宰中只来得及对这道雷电,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下一秒,他就被这道雷霆劈成了一道白光,飞回了复活点。

    宰中的突然死亡,使得他团队里面所有的相柳区玩家都是一激灵。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次来到这里,是有更重要的任务的。

    “是谁?如此大胆,敢扰吾清梦!”一个威严的声音,好像从正片空间的所有位置发出。一瞬间,就包裹住了这片空间之中的所有人。

    包括引路的接头人在内的所有玩家,全部都被这来路不明的声音,吓得噤若寒蝉,不敢随便移动。

    “是你们?共工氏的余孽,你们怎么还敢来此作乱?”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是在针对相柳区的玩家。

    一时之间,应龙区的玩家人人放松,相柳区的玩家,却好想见鬼了一样,集体开始四处张望。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就从这里滚出去。”威严的声音,第三度响起,“不然的话,刚才的蛇崽子,就是你们的下场。”

    有趣的是,相柳区的玩家,居然还好像听懂了这个威严的声音所说的应龙语。已经有一些胆小的相柳区玩家,开始试探着迈步,准备逃跑了。

    突然,接头人大声的叫喊了起来:“不要跑,这个声音是应龙的。它现在还在那个琥珀里面,它在吓唬你们。它受伤了,只剩下不足百分之一的战斗力,它想吓跑你们!”

    听了接头人的话,肇裕薪的心底,突然就是一个激灵。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传说。

    传说之中,天地之间地第一条应龙,是毛犊与羽嘉的孩子。毛犊,是天地之间一切走兽的祖先,而羽嘉则是一切飞禽的祖先。

    作为,天地之间的第一只走兽与飞禽,他们,都是孤独的。

    好在,上天给了他们结合的机会,让他们生出了应龙。而应龙,作为继承了飞禽与走兽一切优良血统的神兽,则成为了天地间所有神兽的祖先。

    之前,在获得五色鸟作为任务奖励之后,肇裕薪曾经问过融融,陆吾为什么要去看守这些蛋。融融告诉肇裕薪,陆吾只说了这是受一个受伤的长辈所托,要照顾对方的后裔。

    开始,肇裕薪只以为,这五色鸟是凤凰的后裔。此刻,一想起应龙来历的传说,以及应龙此刻的情形。

    肇裕薪忽然意识到,凤凰固然在神兽里面,拥有极高的地位,却并不一定能指挥得动陆吾这样的走兽类神兽。只有,一身生下了麒麟与凤凰的应龙,才能以长辈的身份,将凤凰的后裔托付给陆吾。

    可是,究竟是谁,能让应龙受这么重的伤呢?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急忙向着琥珀那边开始靠近。似乎,想要看清楚应龙究竟受了怎样的伤。

    还没等肇裕薪靠上前去,相柳区的玩家队伍里面,突然有人大声的叽里咕噜的喊了几句什么。

    紧接着,相柳区的玩家,就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开始快速涌向琥珀那边。似乎,是想要抢走这个被接头人说成是应龙居所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