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玖贰章 问路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一  肇裕薪知道,此刻就算是大部队,都还没有到达最佳的射程。但是,他觉得,他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

    这些被弩矢重点照顾的投石车,不管是偶然还是相柳区玩家有意为之,都已经无法加入下一次的冲锋了。

    更何况,游戏里面的投石车,虽然不会出现恰好被弩矢射中机关,直接坏掉的情况。却也依然拥有,被称为耐久值的设定。

    与其,让这些投石机一炮不发,就直接损耗在开进的路途上。十分心疼懒踏京华的金币的肇裕薪,决定让他们试探着发起一次进攻。

    就当做是,替主力部队进行的一次投石问路。

    巨石如巨大的冰雹一般,快速扫过高天原公会的城墙。城墙与巨石接触,瞬间就响起了更为宏大的撞击声。

    游戏里面,虽然拥有各种各样的法术。却依然难以摆脱,它冷兵器时代所固有的特点。

    粗大的条石堆砌的城墙,与投石机送上高空又落下的巨石相碰。不管最终获胜的是哪一方,都会是一个碎石四溅的场面。

    而游戏之中,为了追求真实,特意将这种场面,也设计出了伤害。站在城墙上的相柳区玩家,一个不小心,居然被碎石击杀了数人。

    剩下的的相柳区玩家,似乎对于这种场景已经见怪不怪。快速的调整了自己的站位,并有预备兵员上来接替死掉的玩家的位置。

    这一切完成的一气呵成,甚至,都没有人多看被碎石击杀或者击落城墙的玩家,哪怕一眼。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肇裕薪深知,这种铁血与纪律,是战斗之中十分需要的品质。但是,他同样也觉得,如果一个人到了这样冷血的地步,他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为了什么而打仗?为了谁而打仗?这些问题,虽然复杂,却必须明确。没有浓厚的战友情谊,再强大的战斗力,也不过就是一台战争机器罢了。而人类,既然能制造这种机器,就也能亲手毁掉这种机器。

    趁着城墙上面换防的机会,肇裕薪简单的收束了自己这边的阵型一下,继续让玩家们推着投石车向前靠近。

    而之前已经投掷过石头的十几架投石车,则躲在大部队的后面重新装弹。并且,在大部队的掩护下面,也在继续靠近城墙。

    终于,城墙上面的第二波弩矢也倾泻了下来。

    已经经受过一波弩矢的攻击的投石车,有些在第二波的攻击下,已经快要散架。肇裕薪采用了老办法,让这些投石机直接发射。【】

    而另一边,因为距离的逐渐拉近,肇裕薪也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不少用肩膀抗住盾牌的玩家,都出现了快速减血的情况。原来,随着距离的拉近,弩矢就算不能射透投石车前面的巨盾,也已经可以透过举盾,对玩家造成一定的伤害了。

    “侠士玩家继续撑盾,贤士玩家撤下来,给投石机附加冰封技能。”肇裕薪果断的改变了策略,并开始了第三次的冲锋。

    第三次的行进过后,还能继续向前移动的投石车,已经不足总数的三分之一。

    同样,被贤士玩家附加了冰封技能的巨石,也冻结了距离十分可观的一段城墙。

    双方快速的调整着自己的阵型,力求比对方更加迅速的恢复战斗能力。

    抬起头,用肉眼丈量了一下,自己一方与城墙之间的距离。肇裕薪望着城墙上忙碌的相柳区玩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全体贤士玩家,为投石机上爆炎技能,做好就放,自由射击。”肇裕薪的新命令下达了。

    这一次,就看出来攻城一方占便宜的地方了。只要他们足够能忍,他们就可以快速组织起第二波打击。

    仿佛末世一般的情景,再度出现了。如同天罚一般的火流星,快速而精准的肆虐在高天云公会的城墙上面。

    这一次,散碎飞溅的石块,不仅仅带上了极强的攻击力,甚至还能为目标附加灼烧伤害。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木质工具的守城弩车,在这些石块的攻击下,一瞬间就会被点燃。

    城墙上的相柳区玩家,终于显露出了慌乱的状态。然而,肇裕薪却觉得,这远远不够。

    趁着相柳区玩家,暂时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的机会。之前两次掉队的投石车,也陆续来到了攻击位置。

    原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装填的投石车,在这一刻,居然因为四次分别投掷,将攻击时间缩短为了原本的四分之一。

    这样的攻击速度,已经快过了城头上的守城弩车。原本被压制的状态,在这一瞬间,立即就完成了逆转。

    就算,城墙上面,偶尔仍旧会射出一些弩矢。完全不成建制的攻击,已经很难伤害到应龙区的玩家。

    或许,在强大的战争器具面前,个体的实力差异,已经无法改变任何局势。在这一瞬间,应龙区的玩家们,居然感受到了压倒性的优势。

    因为战斗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应龙区的玩家们,士气变得空前高涨。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肇裕薪却发布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命令。

    肇裕薪说:“贤士玩家留下操纵投石机,侠士玩家上坐骑,跟我回营。”

    普通玩家,在听到这个命令之后,或许仅仅是有一点迟疑。觉得打仗完全是在烧自己的钱的懒踏京华,却不得不站出来发问。

    懒踏京华:“翻尘老大,这是几个意思?还没有打完,就先撤退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扩大战果,难道要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

    懒踏京华的担心很正确,这也是大多数玩家的心声。可是,战场上的情况讯息万变,公然违逆主帅的做法,除了懒踏京华这个金主,别人恐怕都要掂量掂量才敢去做。

    肇裕薪见金主发问,耐心地解答道:“当然是跟我回去拿撞木车与云梯了,我要问问高天原的人,大门朝哪开,去城主府的路要怎么走。”

    肇裕薪这样一说,大家便都接受了肇裕薪的说辞,纷纷骑上坐骑,跟着肇裕薪快速向着攻城营地返回。

    只有懒踏京华,一边追赶肇裕薪的火凤,一边追问道:“翻尘老大,这些东西不是应该在刚才就一起带着冲锋的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