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玖肆章 退避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一  高天原公会的指挥官,挑选的伏击地点,十分的完美。

    此处,是最接近被攻破的城门的一处小广场。在这里,足够相柳区投入的兵力,充分展开,并将冒进的应龙区玩家全部都分割孤立。

    如果,不是懒踏京华带领足够多的应龙区玩家,舍命来捞萧然野服。或许,高天原公会埋伏下的精锐一出现,萧然野服就会直接出现在复活点。

    只是,即便是有了懒踏京华的帮助。此刻合兵一处的两个人,还是有些绝望。因为,眼前的相柳区玩家,战斗力实在是太强悍了。

    这五十个高天原公会选出的高手,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新成立的公会之中,可能出现的团队。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足以让他么那五十个人与临时拼凑的一二百人规模的玩家团队对抗。

    此刻,不断见到身边的同伴化作白光消失的懒踏京华,居然有些失神。以至于,就连自己是如何被救的,都不太清楚。

    当懒踏京华重新回到撞木车后面的时候,高天原的精锐玩家们,已经主动退出了这一次的伏击战斗。

    他们的意图十分明显,摆明了就是觉得,自己的命比较值钱,不愿意与撞木车硬拼。

    终于救回了懒踏京华跟萧然野服的江上楚帆,连连呼喊着他们二人的名字。

    萧然野服还算很快恢复了意识,意气风发地说道:“真他娘的过瘾,我以为我要死了,哈哈!”

    “疯子!”肇裕薪与江上楚帆一齐白了萧然野服一眼,虽然嘴上骂着人,心里的石头,却落下了一半。

    悬着的另一半,自然是系着仍旧有些失神的懒踏京华。

    见懒踏京华仍旧有些发愣,江上楚帆一改平日里的冷静风格,怒吼着就推动自己这架撞木车,追着相柳区的玩家,冲了上去。

    在江上楚帆身后,懒踏京华,也逐渐恢复了神采。长长吁了一口气,大叫道:“楚帆,快退!”

    唤回懒踏京华神采的,是一阵如暴雨一般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原来,是冲在最前面的撞木车,遭到了敌人的狙击。这一次,敌人使用的武器,居然是连弩车。

    连弩,本身就是一种神奇的机关造物。《大荒》之中的连弩,原本是鱼人区玩家特有的远程输出装备。而每一个大区都可以使用的战争器械——连弩车,显然在机关复杂程度上,要更胜于普通的连弩。

    如果,将鱼人区的连弩比喻成半自动步枪一样,可以自动装填弩矢,以节省发射时间的话。那么,连弩车的存在,就相当于重型机枪一般。是可以近乎无休止的发射弩矢的。

    此刻,懒踏京华听到的下雨一般的声音,就是连弩车的弩矢,不断地击打在撞木车的盾牌上的声音。

    不知从哪里突然闪出的连弩车,倚仗超高攻击速度,一瞬间就起到了火力压制的作用。应龙区的玩家,虽然暂时没有人员伤在连弩车的火力覆盖之下,也没有任何人,胆敢探身到盾牌的掩护范围之外。

    因为,只要他们离开盾牌的保护一瞬间。他们就会被疯狂倾泻的弩矢,射成一只刺猬。

    在强大的战争器械面前,任何玩家个体,都会显得十分渺小。这个时候,玩家之间的等级与装备差异,已经完全不重要。无论你是如何了得的高手,都无法在战争器械的肆虐之下全身而退。

    躲在撞木车后面的懒踏京华,第一次在战场上面感觉到了恐惧。虽然,在此之前,他也曾不太看好这一次的战斗。但是,他同样也没有想到过,死亡与失败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相柳区的玩家,刚刚完成了一次由退却到反击的转变。这一次,轮到了应龙区的玩家,收缩自己的阵型,开始退避了。

    凭借着五台撞木车的保护,应龙区的玩家们,井然有序的退回了之前攻破城门的门洞里面。

    这一刻,残破的门洞与耐久即将见底的撞木车,成为了应龙区玩家最后的容身之处。

    连绵不绝,仿佛永远都没有间歇的撞击声,突然停止了。似乎,是连弩车在更换弩矢。

    借着这个机会,肇裕薪简单的清点了一下人员的损失。此刻,躲藏在门洞之中的应龙区玩家,已经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

    如果算上外面操纵投石机,以及被沐春风带回营地去的玩家。此次参加攻城作战的应龙区玩家,只剩下六成左右了。

    细心地检查着眼前的撞木车,江上楚帆突然开口道:“翻尘老大,撞木车的耐久马上就要归零了。咱们,可能扛不住他们的下一次进攻了。”

    江上楚帆正这么说着,如暴雨一般的密集撞击声,又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耳边。

    原本,只是如雨滴砸在塑料大棚上一样的声音,此刻听在应龙区玩家耳中,简直就好像是惊雷一般的刺耳。

    情绪刚刚有所缓和的懒踏京华,再一次发疯了似的摇着肇裕薪的肩膀吼道:“翻尘老大,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一定准备好了后手,对不对?毕竟……毕竟……你花了那么多钱,对不对?”

    江上楚帆用力拉了一把懒踏京华,希望他能冷静下来。可是,不再咆哮德懒踏京华,仍旧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肇裕薪知道,懒踏京华这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尽管,他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眼前的这一幕。

    或许,仅仅是希望与失望的交替,对懒踏京华的心理造成了过大的打击?又或许,是懒踏京华花了太多的钱在这场战争之中,他承受不起失败的结果?

    肇裕薪当然不可能知道,懒踏京华究竟有着怎样的任务,以及他一开始对这场战役寄托的希望是怎样的。

    不过,肇裕薪还是扶着懒踏京华的肩膀,对懒踏京华说道:“冷静,我的后手马上就会出现。你忘了,我不是早就叫沐春风去取来了么?”

    懒踏京华突然抬起头,盯视着肇裕薪,重复道:“对,沐春风去取了!可是,他什么时候到?”

    肇裕薪苦涩地说道:“这个,就要看咱们的命够不够硬了。你要不要赌一把,看看是沐春风先到,还是撞木车先被摧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