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軨軨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大荒》之中形容空桑山的地图,是这样描述的:“其地。东望沮吴,南峙沙陵,西连涓泽,北临食水”。

    肇裕薪作为一个现代人,很难看懂这种模糊定位描述的地图。

    就算是在游戏里面厮混了五年,肇裕薪也只是知道,食水里面有一种被玩家戏称为“小夔牛”的鱼。

    空桑山其余三面的风景,肇裕薪是真的不知道了。

    不过,作为一个游戏玩家,他有一个大杀器,就叫做“自动寻路”。

    《大荒》之中的自动寻路,并不能帮助玩家精确找到每一个npc的位置,却可以辅助玩家移动到最近的传送阵。

    到了传送阵这里,肇裕薪便偷了一个懒。他并没有选择已经出现在列表之中的传送阵名字,而是在搜索栏里面,输入了空桑山这个名字。

    不一会,自动检索功能,就将能中转去空桑山的传送阵列了出来。肇裕薪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那个传送阵。

    一阵扭曲的光影出现,肇裕薪直接在骑乘状态被传送了出来。一面自动寻路去下一个传送点,肇裕薪一面开始调整自己的装备。

    看了看自己已经八十级的等级,再看看自己此刻身上穿着的装备。肇裕薪的眉头,不禁紧紧皱了起来。

    从融融那里领来的雪诀套装一共就只有八件装备。尽管,只需要穿戴其中六件,就可以激活这套套装的全部隐藏属性。肇裕薪仍然对于占据了一个装备位置的碎影护腕,觉得有些不是那么称心如意。因为,这件装备不仅仅只是占据了肇裕薪的一个装备位置。就算肇裕薪精心准备了稀有材料,请细叶谁裁仔细升级。此刻的已经无法再锻造品质的碎影护腕,也才相当于六十级的紫装。

    根据肇裕薪已有的游戏经验,六十级的紫装,除了附加了一个技能以外,基本属性甚至只相当于七十五级的白板。这样的属性,完全跟不上肇裕薪此刻的等级。

    具有同样问题的装备,还有一件奔雷披风。只不过,肇裕薪现在仍然没有合适的披风装备可供替换。是以,对于更换披风的诉求,并不算太强烈。

    想着更换装备的计划,肇裕薪一下子就决定,将成为都统之后的俸禄,全部都拿来购买装备。

    成为都统之后,肇裕薪居然可以领到一份不菲的俸禄。看起来,帮npc卖命,还是有一定的好处的。就是不知道,这俸禄是不是也随着官职的提升,水涨船高。

    当然,对于此刻的肇裕薪来说,这点俸禄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毕竟,他是有自己的赚钱产业的。

    虽然,随着他的等级提高,他们平日里打到的装备,销路已经越来越窄了。这就导致了,肇裕薪不得不偶尔组织一下人手,定期去刷一次低级装备。但是,由于相柳区的入侵,大量原本满级的高手玩家需要重新练号,这更加刺激了低级装备的市场。肇裕薪与他的朋友们,还是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心中感叹着,藏宝阁真是一个好东西,肇裕薪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装备。

    有了藏宝阁,肇裕薪小队制造得商品可以快速被卖出,肇裕薪也可以随时随地改换自己的装备。

    连续重复了三次查找目标地点的操作,肇裕薪终于来到了空桑上。此刻,肇裕薪也已经为自己选择了一身符合八十级玩家等级的装备。

    奈何,这一次的运气似乎并不好,他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带有技能的装备。

    好在,八十级无双器的属性,本身就比肇裕薪替换下来的那些装备强上太多了。就算是没有新的技能加入,肇裕薪也可以接受身上穿着碎影与奔雷这两个附加技能的装备。

    更加重要的是,肇裕薪这一次还帮小狐狸也买了一身八十级贤士玩家才能装备的装备。小狐狸居然全部都穿上了,没有任何一件是不能上身的。

    看着一个天生的“衣服架子”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更换装备,肇裕薪的思想又难免邪恶了一把。

    似乎是为了遗忘自己刚刚的邪恶念头,肇裕薪主动搭话盼儿:“盼儿,你知不知道哪只怪能爆公会令?”

    盼儿歪着头向了一会儿,回答:“公会令?好吃么?”

    肇裕薪以手扶额,暗道一声不好。随后,他对盼儿郑重其事地说道:“不要跟融融学这些!”

    盼儿换了一边歪头,问道:“融融姐姐是坏人么?”

    “额……”这一问,还真的有点不好回答,不过肇裕薪很快就找到了可以说话,“不能说是坏人,可是她是她,你是你。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总是学她,就会迷失了自己。”

    此刻的肇裕薪简直感觉自己太牛了,居然开始给小萝莉讲起了人生的道理。

    莫非,哥们我也是拥有成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潜质的?

    正在意淫着,肇裕薪忽然听到盼儿说:“哥哥,你说的什么意思?盼儿怎么听不懂?”

    肇裕薪刚刚准备凹的睿智造型,一瞬间就崩塌了。他只得改口说道:“哥哥不会骗你的,你听哥哥的话,等你再长大一些,你就明白了。”

    这一次,肇裕薪已经不再觉得自己是什么人类灵魂工程师,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诱拐女童去天台看金鱼的怪蜀黍。

    好在,此刻的盼儿,并不知道“看金鱼”一共拥有多少种引申含义。

    见盼儿也不清楚公会令的事情,肇裕薪只得开始漫无目的的瞎晃。

    总算现在距离肇裕薪定下的刷公会令的时间还有一夜,肇裕薪有的是时间,可以去找能爆公会令的怪物。

    放眼向四周望去,肇裕薪有一种,空桑山全部都被名为軨軨的生物占领了的错觉。

    看着眼前长着牛角却又生了一身斑纹虎皮的軨軨,肇裕薪喃喃自语道:“这货,究竟是什么生物的祖先或者后代,看起来怎么有一种跨越了物种结合的感觉。”

    肇裕薪原本只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刷怪,习惯性的自言自语。他并没有想过,有谁能回答他这种问题。

    不过,一旁的盼儿,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哥哥是问这货么?别看他长着牛角,其实它是羊哦。”

    长着牛角的羊?肇裕薪忽然就想起了一种生物,与这个动物的样子差不多。那种生物的名字,叫做林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