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零伍章 这货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心里给眼前的軨軨确定了身份之后,肇裕薪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肇裕薪转过头,问盼儿:“这货这个词,你是跟谁学的?”

    盼儿一脸无辜道:“跟哥哥啊!”

    肇裕薪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说:“盼儿,这个词你不能说,这不是什么好话,你不要学。”

    “可是,”盼儿有些疑惑,“哥哥是在告诉盼儿,自己不是好人么?”

    肇裕薪尴尬的笑了笑,说:“不是……是,是,哦,对了,是这个词只能男人说,盼儿是女孩,不能说。”

    “哦!”盼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依照肇裕薪的年龄,他还并没有结婚生子。不过,就从与盼儿的交流上来看,他已经提前知道了教育孩子的困难。

    此刻的盼儿,还是一副纯洁如白纸的心态。她学习别人说话,或许仅仅是为了好玩。

    肇裕薪心知这一点,也便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转而是,打眼开始望向眼前的軨軨群。

    肇裕薪的目光轻松扫过眼前的軨軨,发觉他们没有任何一只身上是带着公会令的。

    肇裕薪眉头微微一皱,开口说道:“这……额……个怪,也不爆公会令啊!”

    肇裕薪生生将即将出口的“这货”,改成了“这个”。

    旁边的盼儿不疑有他,接口道:“哥哥,你不打他们,怎么知道他们掉什么?”

    肇裕薪疑惑地看着盼儿,问:“你看不到他们的掉落信息么?”

    盼儿歪着头想了想,说:“掉落信息是什么?”

    “就是,一个在状态栏下方……”肇裕薪飞了很大力气,才将这个掉落信息给盼儿讲明白。

    盼儿半信半疑地盯着眼前的軨軨看了半天,随后开心地说道:“哇,真的有诶,这样打猎的时候就方便多了。”

    原来,查看怪物与boss信息栏的操作,是玩家们的习惯。偏偏,玩家们还没有查看完整信息的权限。

    相比较之下,拥有完整权限的npc们,却绝大多数都不会去查看怪物的掉落。

    在大量低级npc眼中,怪物就是食物与牲口。他们需要坐骑就去捕一只,需要肉食就去猎两头。

    这些npc才不会管,这些怪物会掉什么呢。他们的装备全部都是利用这些野兽的毛皮筋骨二次加工而成的。

    相比较之下,玩家显然就幸运得多了。就算是就职铁匠与裁缝的玩家,也不需要亲自参与到装备制作之中。在他们眼里,加工这些材料,只不过就是进度条一闪的事情。

    盼儿作为肇裕薪的宠物,虽然曾经是神兽一般的高级npc,却也因此从来没有亲自捕猎过野兽。一般来讲,招惹了神兽状态的盼儿的野兽,都会被盼儿直接烧成灰烬。到那个时候,自然也就没有尸体可摸了。

    更为重要的是,穿戴玩家的装备,以及关注怪物的掉落。事实上,全部都是盼儿成为了肇裕薪的宠物之后,才学会的新技能。

    这就很难说,究竟是作为npc的盼儿一开始就能做这些。还是他跟随了肇裕薪之后,才刚刚开放的权限。

    一开始,因为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而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狐狸。在连续看了许多軨軨,都没有找到肇裕薪需要的公会之后,也显得有些不开心。

    “什么破軨軨嘛,都不掉哥哥有用的东西。”盼而不开心地说。

    肇裕薪见盼儿终于安静了下来,也哄着她道:“别着急,咱们将这几只不爆公会令的軨軨杀掉再看看。”

    “杀掉就会爆公会令么?”盼儿天真的问。

    肇裕薪原本的意思,是因为軨軨是主动怪,先杀掉外围这些,再去看看里面的怪,爆不爆公会令。哪知道,盼儿理解成了,杀掉怪物,会改变那怪物的掉落。

    肇裕薪耐心的解释道:“杀掉也不会掉的,不过,我们可以看看之后的軨軨或者新刷新的軨軨,掉不掉。”

    盼儿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可是春风哥哥说,不杀死怪物,就看不到真正的掉落。我以为……”

    肇裕薪心说,这回算是破案了。原来,盼儿一直纠结于杀掉怪物才能看到掉落,是跟沐春风学的。

    肇裕薪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春风跟咱们不一样,咱们先杀怪吧。”

    一边说着,肇裕薪已经与盼儿默契配合,放倒了一只軨軨。

    化身成为少女的盼儿,在与肇裕薪的配合上,显得更加主动也更加默契。甚至,许多时候,肇裕薪可以提前跟盼儿约定好,让盼儿自己判断出手的时机。

    不得不说,盼儿在战斗方面的天赋,还是十分高超的。更不要说,原本就拥有神兽血脉的她,此刻还穿上了玩家的装备。这就使得她的攻击愈发犀利起来。

    正在杀着怪,春风的私聊信息就传了过来。肇裕薪一边感叹着,或认真不禁念叨,一边接通了沐春风的私聊。

    沐春风抢先问道:“老大,你在干什么啊?”

    肇裕薪以为沐春风有事,也不寒暄,直接问道:“什么事?”

    沐春风尴尬一笑,说道:“没事,我就是问问什么时候去打公会令。”

    肇裕薪都没有去看沐春风,一边打怪一边说道:“我正在找,看哪只怪能爆公会令。不是,你不是早就知道明天打公会令么?吃饭这么点功夫,你就拿我的话下饭了?”

    沐春风继续尬笑,说道:“明天白天行动么?”

    肇裕薪向了一下说道:“你其实不用参加的,你还要上学呢。”

    沐春风连忙说:“我可以翘课的,老大!”

    肇裕薪想了想,自己就是因为文化水平不高,才只能选择打游戏。就算是在一边打游戏赚钱养活自己的同时,也在努力读书充实自己。

    可是,这感觉终归与按照正常步骤上学,与老师同学相互交流一同进步,有些不同。

    是以,肇裕薪十分严厉地说道:“有机会上学怎么能不上学?这样的好机会你不珍惜,你对得起自己么?”

    沐春风很明显的看出了,肇裕薪对于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做法的愤怒。只得小声解释道:“内个,明天还是哄我出来的老师的课……在我想办法让他原谅我之前,我恐怕是不能继续上他的课了。他不会让我,靠近他的教室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