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肆肆章 噬人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了姑射山的肇裕薪,终于见识到了这座传说中的神山的庐山真面目。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一次,肇裕薪算是全盘领会了这句话的意义。

    漆黑的夜晚,一轮圆月挂在天边。在月光的照映下,光秃秃的石山,还被溪流分割成了一副,表面上千沟万壑的模样。肇裕薪觉得,无论是曾经制造出姑射神人的传说,还是应龙国中与姑射山同名的山峰。他们完完全全,都不能与游戏之中的姑射山,发生任何交集。

    既然,武罗说肇裕薪的机缘在这里,肇裕薪也打定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

    姑射山上什么都没有,那就从姑射山周边的地方下手好了。终归,这一片都算是姑射山这个小地图的范围,只要在这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发现了机缘,就都算在姑射山头上好了。

    这般想着,肇裕薪便向着距离姑射山最近的一个小村落走了过去。这个小村落的名字,叫做“金家村”。

    名字起得很随意,却已经足够表明一个村名该有的全部信息。如果,不是建立这个村子的人姓金的话,或许就是这个村子里只有姓金的人。当然,后一个情形,在一定程度上,有可能包含了前一种情况。【】

    这么想着,肇裕薪就走到了金家村最大一栋建筑物前面。

    游戏之中的每一个村落,事实上对于新手村的结构大同小异。如果,看到一座特别大的房子,还坐落在村落的正中间。那么,这间房子八成就是属于村长的。

    肇裕薪见村长的房门虚掩着,也没跟村长客气,直接就推开了村长的屋门。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肇裕薪有些后悔,推开了这扇门。

    此刻,金家村的村长,正躺在自己的餐桌上。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肇裕薪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一个神经病的npc罢了,躺着吃饭还是趴着吃饭,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肇裕薪觉得费解,甚至有些恐怖的是,这个村长正在被当做食物。

    如果,餐桌的功能没有改变的话。也可以说成,有什么东西,在村长的餐桌上,正在吃村长的身体。

    这就是游戏的好处,肇裕薪并不需要费力,就可以确定自己不是走进了什么食人族聚集的村子。生吃活人的,也不可能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因为躺在桌子上的村长,顶着一个“金家村村长”的头衔。

    下意识的,肇裕薪就反应过来,村长是遭到了什么野兽的袭击。是以,肇裕薪连看都没也有看它的信息,直接就掏出烂银枪戳了上去。

    这野兽的肩膀,似乎很是柔软。肇裕薪的烂银枪刺上去,顿时就感觉到好像刺中了腐败的棉絮的感觉。

    紧接着,肇裕薪手上稍微一用力气,就直接将怪物刺了一个对穿。

    原来,这怪物非常弱。肇裕薪的心中,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一抖手,肇裕薪抽回了长枪。紧接着,肇裕薪就给了怪物一个冷露寒霜。

    被困原地无法动弹的怪物,高举着寒光闪烁的手爪,龇着一口漆黑却尖利的牙齿,似乎是想要冲上来啃噬肇裕薪。

    完全你没有理会,这个怪物摆出的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肇裕薪手中烂银枪连续刺出,仅有的几个主动技能轮番打在怪兽身上。

    如同肇裕薪预想的一般,并不算强力的怪物,很快就扑倒在地。随后,无论肇裕薪如何攻击,这怪物都不再动弹。

    看了看周围没有掉落,肇裕薪本能的认为,这只是一只没有掉落的触发任务用的怪物。索性,也不再理会他。

    不过,这边的打斗声,却已经惊醒了村子之中的村民。大批量的村民,涌到了村长房子的周围,将村长的房子围了一个里三层外三层。

    不一会,就有十数名五大三粗的壮汉级别村民,拿着各种狩猎用的武器,破门而入。

    他们先是注意到了肇裕薪,紧接着便顾不上询问肇裕薪的身份。因为,他们看到了内脏被啃噬一空的村长。

    等这些村民将目光从村长身上移开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扑向了肇裕薪。

    肇裕薪本来想要反抗,转念一想,自己其实算是帮了他们,就任由这些村民将他捆了起来。

    村民们将他押到村长面前,一个名字叫做金刀卯的村民,按着肇裕薪的头喝问:“说,你为什么害死村长?”

    肇裕薪冷冷地回答:“我没有害死你们的村长!”

    “你撒谎!”另一个名字叫做金士心的村民厉声喝道。

    金刀卯再次开口对肇裕薪说道:“不要狡辩了,不是比还能有谁?”

    肇裕薪仍旧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我抓住了凶手,你们放开我,我领你们去看。”

    金刀卯对着金士心摆了摆手,金士心扶起肇裕薪,却没有给他松绑。

    两个人压着肇裕薪,来到了肇裕薪刚才站立的位置。肇裕薪抬脚向前一点,说道:“喏,就在那边!”

    哪成想,金士心猛的将肇裕薪推倒,大叫一声:“骗子!”

    倒地的肇裕薪向前看去,那里还有什么野兽,压跟就连一条兽毛都没有。

    “这不可能……”肇裕薪第一时间就想要继续辩解,却因为忽然想到有可能是村民陷害他,而没有继续说下去。

    此刻,除了地上的血迹,还在印证野兽曾经负伤。或许,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佐证肇裕薪的话语。

    金刀卯见地上没有东西也有些不耐,他抬脚将肇裕薪踢出屋门,随后一跃跳到了肇裕薪的身边,

    也不管肇裕薪正在挣扎着站起,金刀卯一把将肇裕薪从地上拎起来,指着肇裕薪对村民说道:“他杀死了村长,你们说,咱们应该把它怎么办?”

    “血债血偿!”村民们开始高呼。

    金刀卯抬手,制止村民们继续呼喊。他说:“这个人,曾经意图辩解自己的罪行。我建议,应该将他暂时收压起来,等明天长老们审过他之后,再吧他的心肝剖出来,还给老族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