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肆捌章 清白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听到小姑娘的话,长老再次做出那个身体前倾的姿势。他死死地盯着小姑娘说道:“你这是在帮一个外人?”

    小姑娘吓得向着肇裕薪的方向躲了躲,肇裕薪迈步上前,护住了小姑娘。

    长老重新坐回座位上,对肇裕薪说道:“你们这互相回护的样子,看上去还真的像是旧识。”

    小姑娘从肇裕薪身后探出头来,小声说道:“不是的,我只是相信他说的那种野兽真的存在。”

    长老抬手捻了捻胡须,说:“你是说那个?或许,还真的是。”

    肇裕薪不解地问道:“你们说的是什么?”

    长老没有理会肇裕薪,隔着肇裕薪的身体追问小女孩:“就算,你的推论成立,你怎么证明,你身前的这个人,不是你说的那种生灵?”

    小姑娘深呼吸几口,似乎很是努力的鼓起了勇气,说道:“我相信他,他不会是那种生灵。”

    肇裕薪再次不解的开口:“你们说的是哪一种生灵?”

    长老逼视肇裕薪,开口问道:“陌生人,你知道夜郎国人么?”

    肇裕薪心中一动,夜郎国不是夔牛区的特色种族么?莫非,就像盼儿一样,应龙区也有这个种族的npc?

    在无法确定真相之前,肇裕薪明智的摇了摇头,说:“不知。”

    长老进一步追问:“那么,鬼方国人呢?”

    肇裕薪立即就联想到,鲲鹏区的特色种族鬼方国。不过,他依旧是摇了摇头,说:“不知。”

    “好!”长老大声说,“既然你都不知道,看来你的嫌疑是可以洗脱的了。”

    肇裕薪很好奇,长老为什么这么快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正待开口询问,长老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长老却紧接着开口说道:“只要你能证明,你不是这两个种族的人,也不是他们的后人,我就信你!”

    肇裕薪就知道,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长老还是打着让肇裕薪自证清白的打算。不过,这样的长老,似乎也好过一般村民。如果,不是需要这个长老来断定是非曲直的话,肇裕薪早就被那些不讲道理的村民分尸了。

    遗憾的是,肇裕薪并没有自证清白的本事。

    毕竟,对于一个玩家来说,种族的事情十分容易证明。任何一个另外的玩家,只要打开肇裕薪的信息栏,就可以看到肇裕薪的种族是苗民国。

    偏偏,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对于npc来说,似乎是不可信的。

    肇裕薪正打算耍一把光棍,直接就说自己没有办法证明。身后的小姑娘,却再次开口了。

    小姑娘说道:“那生灵以吸食人血为生,而且怕光。这位客人已经在阳光下面晒了这么久了,根本就不可能是那种生灵。”

    长老若有所思的看向小姑娘,说道:“是么?”

    小姑娘看了肇裕薪一眼,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是!”

    长老眼睛一眯,笑着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会对这种生灵这么了解呢?”

    小姑娘突然失声,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没有人在乎小姑娘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回应小姑娘的沉默的,是村民们突然爆发的呵斥。

    “你个小浪蹄子,其实你就是那种生灵吧!”

    “偏帮一个陌生男人,是不是村里的男人满足不了你了?”

    “天生就是一个骚货,勾引完了村里的男人,就开始勾引陌生人了!”

    “呸!什么东西,当初就不该收留你!”

    ……

    村民们说得话十分难听,肇裕薪尽可能的在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语之中,分辨着有用的信息。

    看来在,这个小姑娘,极有可能是肇裕薪之前的某一个陌生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金家村的人收留了下来。

    欺负外来者,似乎是这个村子村民的劣根性。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他们都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于小姑娘那心理上的优越感。

    或许,就是这些村民不断地霸凌,才让小姑娘在看到肇裕薪被冤枉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他辩护吧?

    这么想着,肇裕薪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小姑娘的手腕。并且,还对着一脸疑惑的扬起头的小姑娘,露出了一个信任的笑容。

    小姑娘回给肇裕薪一个同样阳光的笑容,似乎是在说,她要跟肇裕薪共同进退。

    “哟,还眉目传情上了!真不要脸!”

    “他们两个一定是串通好的,害死了族长,现在打算私奔了!”

    ……

    又一波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袭来,让肇裕薪彻底领略到了,什么才叫做舌头根子底下能压死人。

    肇裕薪对着这些嚼舌头的村民怒吼一声:“够了,都给我闭嘴!”

    村民们本能的安静了下来,却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就进入了恼羞成怒的状态。

    “一个杀人犯,你吼什么吼?”

    “说了你的小情儿,你不愿意听了?”

    “你自己的屁股还没擦干净呢,你这是替谁出头呢?”

    “我看这么晒他根本就没有用,应该把它扒光了晒太阳,才能看出他是不是妖怪!”

    ……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肇裕薪。肇裕薪看了看这些躁动的村民,又看了看一旁看热闹的长老。

    长老和蔼的对着肇裕薪笑了笑,说:“这也不失为,你自证清白的好办法。”

    “够啦,你们欺人太甚啦!”小姑娘似乎受到了肇裕薪的启发,也突然爆发了。

    那些村民,似乎欺负起小姑娘来,比欺负肇裕薪更加有心得。一见到小姑娘爆发,立即就有人站出来喝骂。

    “不要脸的贱货!你这么护着他,他给了你什么甜头?”

    “你倒是心疼这个杀人犯,你心疼他,你替他脱衣服啊?”

    “对啊,我们现在怀疑你也是那种生灵,你最好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

    肇裕薪知道,自己与这些村民之间,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沟通条件。他紧了紧攥着小姑娘手腕的手,顿时就起了拉着小姑娘一起离开这里的心思。

    哪成想,小姑娘居然主动挣脱了肇裕薪的手掌,向着旁边跳开了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