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柒肆章 丢脸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懒踏京华的宣言,实际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这却让一直都算是应龙区风云人物的肇裕薪,再一次站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肇裕薪这一次在竞技场里面单挑相柳区玩家。就是一次经过设计的,为应龙区玩家打气的事件。

    自从上一次在争夺奢比尸的时候,应龙区彻底败北,并被相柳区成功入侵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应龙区内部,都有一种他们是不是不可能战胜相柳区玩家得想法。

    这也就为滋生出将军百战那样的内奸,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甚至,还让应龙区出现了流失玩家得情况。

    若不是,肇裕薪一次又一次在城战之中,打破相柳区不可战胜的传言。谁也不能保证,那些因为游戏火了才来玩游戏的玩家,会不会因为这样一次挫折,就放弃这个游戏。

    然而,这一次的竞技场事件。肇裕薪不仅仅是粉碎了相柳区不可战胜的传言。甚至,还将相柳区玩家,摆在了一个极低的位置。

    不是有人说,相柳区玩家装备好技巧牛么?肇裕薪直接就在同级别的条件下,用个人技巧,完虐一身神器的相柳区玩家。

    这种做法,对于应龙区玩家重建信心,无异于一剂强心针。

    甚至,原本有些怯战的应龙区玩家,已经开始生出一种,相柳区玩家不过如此的心思。

    原本,这种心思,只是在一小部分玩家心底,像坚韧的小草一样滋生。等到懒踏京华的宣言发布之后,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可以传染一般,开始影响越来越多的人。

    当这种影响,逐渐传播到整个服务器的时候。一直以一种异常兴奋的姿态,不断挑战肇裕薪的相柳区玩家。也突然意识到,这样做有很大的不妥当。

    原本,他们是将肇裕薪当做了免费的陪练。随便一个什么人,都想跟肇裕薪交手一下。

    这一刻,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练兵的计划,根本就是被笼罩在对的方一个更大的计划下,微不足道的一个小插曲。

    随着影响不断地扩散,原本一直在心态上高过应龙区玩家一层的相柳区玩家,心态终于开始崩塌。

    看着已经累积到大几百的连胜数字,他们忽然觉得,肇裕薪才是真正不可战胜的存在。

    相柳区玩家的恐慌,终于惊动了丹波先生。他用最快的速度,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准确的找到了引起事件的“路标”。

    本桥下山战战兢兢地来到了丹波先生面前,谨慎地对着丹波先生的背影行礼。随后,什么也没敢说得他,只得垂首站立在一旁。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有人来,丹波先生缓缓转过了身子。

    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本桥下山,丹波先生尽量采用和蔼的声音问道:“对于这次的事情,你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本桥下山一听到丹波先生说话,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他战战兢兢地说:“我...我知道错了!”

    “笨蛋!”丹波先生大喝一声,“谁让你认错了?我要知道你这么做的初衷!或者,你把你那本来就不大的脑子挖出来给我看看也行。”

    似乎是因为,更加熟悉丹波先生暴虐的一面。桥本下山本能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听说,翻尘这个家伙,是应龙区的野战之王,所以想探一探他的斤两。”

    “挑战强者?”丹波先生反问道。

    说实话,仅仅是这个理由,就足以让丹波先生压制一切的怒火。因为,这种勇于向高手挑战的精神,是相柳区玩家普遍信奉的文化信仰。

    “是的!”本桥下山立即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点头称是。

    丹波先生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结果呢?”

    其实,丹波先生一早就知道结果了。他只不过是想要听本桥下山亲口说出来,顺便引出之后的话题罢了。

    本桥下山果然很老实地回答道:“输了。”

    “混蛋!”丹波先生突然爆粗口,“知道自己输了,为什么还不把人撤回来。留在那里,是觉得脸丢得不够多,不够大么?”

    “这个....”本桥下山也知道现在这个局面,自己有些无法自圆其说。是以,显得十分犹豫。

    丹波先生自然看出了本桥下山的犹豫,不过,他并不想给本桥下山思考的机会。

    “快说!”丹波先生厉声喝道,“说实话。”

    本桥下山眼珠一转,颇有几分急智的他,立即就想出了一个托词。

    就见,本桥下山扑通一下跪倒在丹波先生面前。随即,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是想撤退....可...可...”

    “可什么可?不好好说完,还打算让我给你泡茶么?”丹波先生没好气地说道。

    见到丹波先生真的有些发怒了,本桥下山故意做出一个把心一横的表情,说道:“您知道的,大八洲这边,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那又如何?”丹波先生问道。

    见到丹波先生似乎有些听下去的意思,本桥下山立即说道:“余下的几位同僚,都打算用这个应龙区的野战之王练兵。他们觉得,之前城战上的失利,就是因为在遭遇战之中,这些应龙区的玩家太能抗了。”

    “这样么?”丹波先生若有所思。

    未几,想通了关键部分的丹波先生破口大骂:“混蛋,要练兵找机会骚扰他就是了。这般在竞技场对战,是为了丢我们大相柳的脸么?”

    “是,是我错了,我知错了。”本桥下山连忙低头,不住地道歉。

    等到桥本下山道歉道得累了,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向丹波先生的位置的时候。那里哪还有丹波先生的影子,已经空荡荡的只有一团空气了。

    桥本下山本能的翻身坐在了地上,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冷静下来之后,桥本下山心中终于生出一个疑问。那就是,突然消失的丹波先生,究竟是去了哪里?

    莫非是突然掉线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