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捌肆章 解开真相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金刀卯承认,他其实是与易家村的人,发生了冲突的。而且,就算是在金刀卯的故事里,冲突也是金刀卯主动引起的。

    只不过,在金刀卯的记忆中,冲突的核心,并不是金刀卯花心,睡了太多易家村的姑娘。

    最早的冲突起源,应该是从金刀卯主动救治易男三姐妹开始的。

    那时候,金刀卯并不清楚易家村村民遭遇了什么,他只是从一些还正常的村民口中,得知了易家村有传说,说穷奇的毛发可以治疗这种情况。

    穷奇是何等的生物,金刀卯自然没有能力猎杀。可是,金家村之中,却一直收藏着金家祖先与穷奇发生冲突时,揪下来的一小撮穷奇的毛发。

    金刀卯立即回到了金家村,仗着自己是村长家的公子,连夜取出了那好像尖锥一般坚硬的穷奇毛发。

    用尽了各种办法,金刀卯才将穷奇的毛发研磨了一部分,混在水中喂易男喝下。

    还真别说,村民提供的这种办法,真的管用。易男在喝下这些粉末之后,就开始不断的呕出污血。当易男肚腹里面的虫子被吐干净了之后,奄奄一息的易男,居然逐渐恢复了正常。

    可是,当金刀卯用一样的办法,救了易男的大姐之后。变故,还是突然发生了。

    每一次都是前一天金刀卯刚刚治疗过易男的大姐,第二天易男就会跑来说,她大姐的病情反复了。

    当时,并不清楚这究竟是不是一种病的金刀卯,并没有怀疑有什么问题。他只是以为,易男大姐的病,特别的不好治。

    此刻,在差一点被虫群逼死的情况下。金刀卯才第一次反应过来,曾经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的傻。

    易男大姐的病,又哪里是无法治愈。只不过就是,有人不希望易男大姐的病好起来罢了。

    若非有人每日坚持不懈地喂易男大姐吃下毒虫,她得病又怎么可能好不起来?

    只是,当时的金刀卯,并不清楚,这个害得易男大姐日渐憔悴,几近奄奄一息的人,究竟是谁罢了。

    为了这件事情,金刀卯不惜与整个易家村站在了对立面上。

    可是,人性总是脆弱的。这个时候,曾经是整个易家村的希望的金刀卯,却成为了魔鬼。

    易家村的村民拿来构陷金刀卯的罪名,居然是金刀卯将稀有的穷奇毛发,一直用来救助病总也好不起来的易男大姐。

    看着易家村村民的那疯狂的样子,金刀卯都有些怀疑,自己手中的穷奇毛发,究竟是不是自己从家里拿出来的。

    易家村村民的忘恩负义,让金刀卯打从心底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寒。金家村与易家村的冲突,最终还是爆发了。

    愤怒的金家村人,将被他们视为异类的易家村村民全数拉到太阳下面暴晒。

    畏惧阳光的易家村村民,就如同被易男大姐杀死的金家村村民一般,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

    一团,可以烧尽一切的异火。

    一直凭借自己的影响力调停两个村子关系的金刀卯,因为易家村村民的态度,放弃了保护这些“病人”。

    金刀卯觉得,易家村村民的病,已经不再紧紧是停留在皮肉上面。他们的病,在灵魂深处,除了死亡,已经没有任何能医治他们的办法。

    不过,金刀卯仍旧出手保护了易男三姐妹。就算,不惜为了他们,失去继承金家村村长的可能,也在所不惜。

    金刀卯将最后的穷奇毛发,全部都留给了易男。随后,就随同村民一起离开了易家村。

    就当时的金刀卯而言,他没有能力继续保护易男三姐妹。他这么做,或许已经是做到了最好。

    站在如今的角度,金刀卯的内心却充满了恨意。他恨自己丢下了易男三姐妹。更恨自己,没有一早就看穿这一切背后的阴谋。

    此刻,金刀卯已经洞悉了一切,可是一切却都已经晚了。

    说到了这里,金刀卯已经变得气若游丝。似乎,最后还能支撑他留着一口气的,仅仅就是他心中的恨意。

    肇裕薪本打算,让金刀卯就这么去死。是以,他没有继续引起金刀卯的话题,而是安静的等待着金刀卯放下执念。

    放下,又如何容易!

    特别是,当刺激他的因素再度出现的时候。

    肇裕薪眼前的金刀卯,突然就瞪大了一双眼睛,看向了肇裕薪的身后。喉咙里面就好像是堵着痰的金刀卯,除了咳咳的声音以外,居然说不出任何话语。

    肇裕薪猛然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就看到,满天飞舞的虫群,就好像是一种天灾一般,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面对这样的场景,盼儿主动站到了肇裕薪的身前,大声说道:“哥哥,盼儿保护你!”

    肇裕薪从盼儿肩头看出去,赫然看见,虫群最前方的地面上,是易男三姐妹的身影。

    很快,易男就带着她的两个姐姐,在虫群的护送下来到了肇裕薪的面前。

    易男甜甜的叫了一声:“大哥哥!”

    刚刚听了金刀卯的故事,再结合眼前的这一幕,肇裕薪戒备的看向了眼前的易男。

    易男也饱含深意的看了肇裕薪一眼,似乎,仅凭这一眼,易男已经读出了太多的信息。

    易男用冷冷地声音对肇裕薪说道:“大哥哥,你在害怕我?你也不喜欢我了么?”

    肇裕薪没有说话,他默默地拉着盼儿离开了原地,让出了身后的金刀卯。

    看到金刀卯的一瞬间,易男身上的气质顿时大变。

    易男用一种异常尖利的声音,仰天尖叫不止。她身后的虫群,就好像是沸腾的的毒水一般,伴随着尖叫声不断地变换着形态。

    良久,刺耳的尖叫声消失。易男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金刀卯说:“金大哥,倒真是命大啊!”

    金刀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易男,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他除了呜咽声,喉咙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奋力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金刀卯眼中的神色,逐渐变成了释然。

    少倾,金刀卯全身一阵放松,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