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捌伍章 冤冤相报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看着金刀卯在挣扎与不甘之中死去,易男稍显落寞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走到了金刀卯的身边。

    伴随着易男的移动,易男的两个姐姐也随着她亦步亦趋地向前走来。在他们三姐妹的头顶,便是仿佛乌云一般紧紧跟随的虫群。

    “就这样,就死了么?”易男仿佛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变故,蹲在金刀卯的尸体旁,仔细的打量了许久。

    良久过后,易男站起身来,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当真是无趣!”

    说罢,易男抬起左手,对着天空挥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团虫子就飞了过来,似乎是要噬咬金刀卯的尸体。

    一直站在尸体另一边的肇裕薪,想都没想就挺身挡在了虫群前面。顺便,还对身后的盼儿,使了一个眼色。

    盼儿与肇裕薪心灵相通,立即就会意地甩动了一下小手。

    紧接着,半空之中凭空出现一朵靛青色的火莲。火莲一闪而逝,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温度与烟火气。且轻而易举的,就焚化了冲过来的那团虫子。

    这一幕的出现,让此刻正在隔空对望的盼儿与肇裕薪两个,心底齐齐一惊。

    肇裕薪是在感叹,盼儿的手段居然如此之强,可以说完全不将虫群放在眼里。

    而易男的惊讶,则是表现在,对肇裕薪出手阻拦自己的事情上。

    易男神色复杂的望着肇裕薪,轻轻咬了咬嘴唇,不可置信似的说道:“大哥哥,你居然相信金刀卯的故事,不相信我……”

    话似乎没有说完,易男已经做出了十足的泫然欲泣的表情。就好像是今天不能从肇裕薪这里得到一个解释,她就不活了一样。

    此刻的肇裕薪,心里对于易男的评价只有一个,那就是“戏精”。他甚至都没有从易男精彩的表情之中,看出一丝一毫的诚恳。

    肇裕薪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用下巴点了点跟随易男的虫群,就当做了回答。

    易男当然知道肇裕薪的意思,其实,她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这么单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覆灭整个金家村。易男无论是城府与野心,还是基本的察言观色能力,都是极强的。

    既然,已经不存在继续争取肇裕薪好感的可能,易男终于卸下了她一直维持的伪装。

    易男抬起右手,对着空中画圈似的挥动了几下。就看见,易男的两个姐姐,以及头上的虫群,全部都退到了远处。

    易男嘴角带上了一丝苦笑,对肇裕薪说道:“我们,真的不能回到之前的样子了么?”

    肇裕薪也跟着苦笑,说道:“任何建立在欺骗基础上的感情,都是梦幻泡影,一戳就会破碎。戳破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欺骗?”易男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哪里有欺骗?”

    肇裕薪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因为内心的纷乱,有些理不清从何说起的头绪。

    易男上前一小步,以一种诡异的仰视姿态看着肇裕薪。尖叫着说道:“究竟是这些金家村的杂种不该死,还是这些死鬼活着的时候,哪一个没有欺负过我?还不是,一个个男人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主动跑来争着与我上床;一个个女人都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只会来欺负我?你说说,这样的金家村,留着有什么用?”

    在易男都逼问下,肇裕薪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一直说不出话来。等到易男稍微停住攻势,肇裕薪才挤出一句无力的辩驳:“现在金刀卯死了,随便你怎么说!”

    易男冷笑一声,说道:“我被人欺负,不是你亲眼看到的么?要不是我的大姐姐及时赶到,你知不知道,我会被那六个老头子折磨成什么样子?”

    肇裕薪没有反驳的话语,只是苍白的说道:“这并不是你杀人的理由!”

    “理由?”易男面上冷意更胜,“杀人如果有理由,易家村的老老小小们,又管谁去要理由?莫非,中了蛊毒就不算是人了么?就算他们是蛊人,他们也是我的家人。你的家人被杀了,你不想着去报复么?”

    肇裕薪似乎终于抓住了易男的一个漏洞,大声吼道:“你把她们当家人,你为什么要把小姐姐绑在石柱上?这就是你对待家人的方式?”

    “呵!”易男轻蔑一笑,“我承认,我是用小姐姐欺骗了金刀卯。要不是把金家村的战士都调动出来,大姐姐怎么能将金家村屠杀一个干干净净呢?”

    说着,易男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肇裕薪:“这全都要怪金刀卯傻,他真的以为我找到了易家村的漏网之鱼,轻易就相信了我。他若是真的像他自己说得那么伟大,为什么肯带人回来伏击我的两个姐姐?还不就是,觉得当年斩草没有除根么?”

    肇裕薪忽然开口问道:“这样说来,刚才金刀卯的话,你都听见了。”

    “是的,我早就跟过来了。”易男近乎咆哮地说道,“可是,我从没欺骗过你,包括现在也没有。我最多……最多只是有些事情,不想让你太早知道罢了……”

    易男越说声音越小,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这话说得不可能太过理直气壮。

    肇裕薪叹息一声,对易男说道:“冤冤相报,你这又是何苦呢!”

    “何苦?”易男脸罩寒霜,“那金刀卯可曾跟你说过,他救我大姐姐,只是为了得到她的身子。我大姐姐第一次被他治好的当天夜里,他就要与我大姐姐欢好。完全没有顾忌到,大姐姐当时奄奄一息的状态。”

    肇裕薪听到易男这样说,也无奈得变得沉默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个问题。

    易男继续说道:“你真的以为,他拿出来穷奇毛发,是为了当救世主?你错了!他根本就不敢告诉你,他其实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以为,为什么是我们三姐妹先得救?他仗着自己有解药,点名要求优先医治年轻貌美的女子。目的,自然是为了与她们欢好。”

    “呵呵!”易男突然冷笑,“我们之前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可我们有自己的尊严与骨气。难道,就为了能重新变回普通人,就要通过卖身的方式么?这样没有骨气与尊严的人,谁要去做?你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