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捌柒章 跌落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站在土丘上面的时候,肇裕薪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土丘内部的空间,会有多么的巨大。

    在肇裕薪一开始的设想之中,土丘如果足以埋下数个村子的全部村民,就已经算是十分巨大了。可是,他还是想错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肇裕薪基于土丘应该是一座大坟这个设想做出的。如果土丘是一个乱葬岗的话,他的规模越大,里面埋的人自然也就越多。

    要说,是有什么原因限制了肇裕薪对于土丘的想象的话,那一定是对于真相的恐惧。

    遗憾的是,想象之中的恐怖情形,并没有如约出现。当肇裕薪经过一段,足以让她从突然跌落感觉之中冷静下来的时间之后。他的双脚,终于重新接触到了地面。

    此刻的肇裕薪,十分庆幸自己身在一个游戏之中。因为,只有游戏之中的冒险者,才能拥有高深的修为,从极高处掉落,也不会摔伤。若是在现实之中,肇裕薪从这么高的地方掉落下来,就算不死,也早就摔得骨断筋折了。

    放眼向四周望去,周围哪里有什么胡乱堆积的村民尸体。入眼所见的地方,仅仅是一间普通的石室。石室之中的陈设虽然简陋到任何人看见,第一反应都会觉得这是一间库房或者陈列室。但是,它里面,确实没有任何值得惊悚的地方。

    不要说,肇裕薪之前对于土丘是一座大坟的恐怖设想。这样看来,这土丘就算真的是一座大坟,也绝对是一座王公贵族的大墓。而且,肇裕薪并没有碰巧出现在在殉葬坑之中。

    如果,硬要说,肇裕薪这一次遭遇,有什么值得惊悚的遭遇。或许,就只有正在观察环境的他,被主动随他而来的盼儿砸到了这一点。

    这真的是惊悚的事情么?将盼儿如公主一般抱在怀中,感受着盼儿身上传来的柔滑与温暖的肇裕薪,自己便不太相信。

    如果,这也能算作是惊悚的话,肇裕薪很希望,这种惊悚可以多来几次。

    沉迷于温香软玉抱满怀的美妙感觉无法自拔的肇裕薪,久久不舍得放开怀中的盼儿。起先,盼儿因为害羞,还只是将自己羞红的脸蛋不断地向着肇裕薪的怀中埋去。

    许久过后,就连盼儿都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她轻轻的用头拱了拱肇裕薪的胸膛,小声说道:“哥哥,盼儿没事,可以自己走啦。”

    肇裕薪之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半蹲下身子,让盼儿的双脚可以落地。

    被肇裕薪“公主抱”了那么久,盼儿的一双小腿,早就已经有了麻痒的感觉。一双小脚甫一落地,居然没有站稳。

    摇摇晃晃的盼儿,转了个身,直接就扑到了肇裕薪的怀中。一对饱满的胸脯,直接正面扑在了肇裕薪的脸上。

    肇裕薪一呆,心中暗道,这npc会的就是多,这“洗面奶”的功夫,也不知道是哪个屌丝程序员给她设计进程序里面的。

    正这么想着,肇裕薪忽然听到了盼儿的一声尖叫。

    原本以为有什么变故发生的肇裕薪,急忙定了定神向着盼儿的方向看了过去。却看到,盼儿正红着一张俏脸,低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原来,她是害羞了!

    心怀大畅的肇裕薪,伸手将盼儿的肩膀揽到自己怀中,轻轻笑着说道:“怎么害羞成这个样子?别怕,咱们都是老夫老妻了!”

    原本,肇裕薪的一句“别怕”出口,盼儿还满脸希望的扬起头,等着肇裕薪开解。等肇裕薪那句“老夫老妻”说出口,盼儿刚刚有些变得正常的粉面,瞬间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

    “哎呀!”轻叫一声,盼儿直接推开肇裕薪,向着旁边逃出两步。

    连连深呼吸几口,盼儿用有些喘息的声音,背对着肇裕薪说道:“哥哥不正经,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你不去探路,却来欺负人家!”

    娇喘?这是肇裕薪脑海之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过,肇裕薪随即就掐灭了这个念头。

    盼儿虽然是害羞时情急所说的托词,却当真说得很对。肇裕薪只是觉得盼儿可爱,才忍不住要与她嬉戏。其实,他心中对于土丘内部的戒备与恐慌的感觉,仍旧蛰伏在心底。此刻,盼儿一提起,它们就再度活跃了起来。

    肇裕薪伸手轻轻摸了摸身边的墙壁,发现这些墙壁上的岩石,全部都是人工雕琢之后,堆砌起来的。肇裕薪知道,这是一种被称为“磨砖对缝”的建筑工艺。

    使用了这种工艺,虽然石室是人力建造的造物,却能让石墙好似天然的岩壁一般,难以被破坏。

    心中思考着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座土丘,居然值得人族花费大量的人力这般修造。肇裕薪转头问盼儿道:“盼儿,你知不知道,这个土丘里面,究竟是什么地方?”

    盼儿歪着脑袋想了想,似乎陷入了长时间的回忆之中。

    良久过后,盼儿才摇了摇头说道:“有一些片段的记忆,只是觉得这里很危险。哥哥,咱们要不直接回去吧?”

    肇裕薪叹了口气,说:“你觉得,从刚才的洞口再上去,易男会不会让咱们轻松地离开?”

    “那个小姑娘么?”盼儿喃喃,“她为什么要拦住咱们?”

    肇裕薪苦笑,却没有正面回答盼儿的问题:“我也许不该介入金家村与易家村的纷争,这样,就不会与易男有交集了。此刻,她作为两个村子里面,最后一个能说人话的生灵。却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蛊。我怎么能把咱们是否可以平安离开的希望,交到一个人蛊的手中去呢?”

    “人蛊?”盼儿歪着头,用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那样子,看上去有些呆,却更加让肇裕薪觉得十足的可爱。

    就在肇裕薪因为盼儿可爱的样子,发出会心的微笑的时候。盼儿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对肇裕薪说道:“人蛊这个东西,盼儿好像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