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贰玖贰章 接二连三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传说器武器,当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有趣、好用。此刻肇裕薪对于手中涯角亮银枪的喜爱,几乎就可以用爱不释手来形容。整个人的都好像被手中这杆长枪吸引住了,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境地。

    只是,再怎么无法自拔,也终究要拔。因为,第三场比试开始的系统提示,已经出现在了肇裕薪的眼前。

    我去,不是吧?莫非只要我装备上缴获的武器,就会开启下一场比试?

    肇裕薪这么想着,手下可不敢怠慢。因为,第三个蚩尤之影,以比第二个再高一级的等级,再一次刷新在了肇裕薪的面前。

    这一次,蚩尤之影抬手招来的,不再是长兵器。居然是一双护手钩。

    双钩一入手,蚩尤之影直接将其在胸前做出一个铰剪的动作。随即,垫步上前,就向肇裕薪攻来。

    肇裕薪对于护手双钩这路兵器,没有什么认识。只能仗着对手中长枪的熟悉,上前迎敌。

    双钩与长枪相碰,带起串串火星。肇裕薪仗着手中长枪是长兵器,挟“一寸长一寸强”之威势,主动抢攻。

    在攻击范围上吃瘪的蚩尤之影,一开始似乎有些招架不住,被打得节节败退。

    奈何,好景不长,蚩尤之影节节败退的样子,似装出来的。待一个破绽过后,觑得肇裕薪长枪招式用老,双钩交错一剪,居然直接扣住了长枪。

    肇裕薪双臂向怀中较力,竟然没有拉动长枪。

    看来,这蚩尤之影的力气,并没有随着使用兵器的不同而改变。反而身法上因为兵器越来越轻便,而变得更加灵活。

    之前的长枪对决,肇裕薪的获胜,还真的是有些侥幸。

    既然无法将手中长枪夺回,肇裕薪所幸将长枪向前一送。

    正在与肇裕薪角力的蚩尤之影,一下子就被晃得连连倒退。手中双钩却兀自死死锁住长枪,不肯松懈分毫。

    见此场景,肇裕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抖手腕将长枪震向前去。待松开长枪之后,还不忘飞起一脚,踢在长枪尾部。

    长枪受到连番大力的催动,整个抢身顿时抖动起来。那挣扎的样子,活像是一条受困的蛟龙。

    如此威势的长枪,自然再也不能被蚩尤之影钳制。就见到蚩尤之影双臂一抖,双钩就被弹起。

    失去了双钩的钳制,长枪如奔雷一般,带起阵阵风声,呼啸着刺向了蚩尤之影的胸膛。

    如果,蚩尤之影被肇裕薪这一枪当胸贯穿,很显然这一场也将以肇裕薪的胜利而告终。

    可是,那蚩尤之影又哪是省油的灯。就见他双臂舞得好像车轮一般,双钩不断在长枪上面点出火星。居然强行改变了长枪的攻击轨迹,自身也顺着长枪扑向了肇裕薪的位置。

    “当啷”一声,是长枪落地的声音。

    此时此刻,肇裕薪与他欣喜的传说器长枪之间,再次割断了联系。而且,它们之间,还强行插入了一个挥舞着双钩的蚩尤之影。

    蚩尤之影眼看着就要杀到,没有兵器防身的肇裕薪,很显然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吃亏。

    前面两场,肇裕薪都是因为技高一筹,以一招半式的优势获得了胜利。他才不相信,如果自己被蚩尤之影攻击到,系统会按照外功值的扣减,来计算他的生命呢。

    就算,系统真的更加偏爱肇裕薪。肇裕薪自己也觉得,随便出手都是传说器的蚩尤之影,随随便便的一招,都不可能是自己能接得下来的。

    既然,已经无路可逃,不如就坦然赴死。肇裕薪此刻并不在乎自己的这条性命,因为,他仍旧觉得,自己是在玩一个游戏。就算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大不了就是重新练号。

    此刻,肇裕薪最舍不得的是,如果重新练号,刚刚入手的两件传说器兵器,就要与自己说再见了。背包里面的战戟还不算太心疼,肇裕薪是当真喜欢刚才那把涯角亮银枪。

    这般想着,肇裕薪就希望能在临死之前再看一眼涯角亮银枪。眼神死死的盯着那杆躺在地上的长枪,肇裕薪心中想的是,它要是能飞过来该有多好啊。

    这么想着,肇裕薪就有样学样的学着蚩尤之影的样子,对涯角亮银枪招了招手。

    哪成想,这一招手,还真的就成了。

    涯角亮银枪就好像有生命一般,左右滚动了一下,随即在地上一弹,如游龙一般闪电回到了肇裕薪手里。

    肇裕薪一枪在手,自信瞬间又回到了自己的心中。眼看着蚩尤之影的护手双钩就要击中自己,肇裕薪奋力举枪防御。

    兵器相撞的脆响,就好像是是欢送时的礼乐,将肇裕薪直接送到了划分竞技场范围的透明结界边上。

    肇裕薪感受着后背传来的压迫感,屈腿在透明结界上一蹬,整个歌人直接跃上半空,旋转着就向着蚩尤之影扑来。

    此刻的蚩尤之影,刚刚收回刚才是势在必得的一击,正在抬头观瞧肇裕薪的位置在哪。却不想,他眼前最先看到的,居然是涯角亮银枪的枪头。

    随着枪头的不断放大,蚩尤之影只来得及提起双钩,微微改变长枪的运行轨迹,作为对自己的防御。

    可是,长枪究竟是刺入蚩尤之影的眉心还是胸膛,其造成的效果并没有多少分别。

    伴随着肇裕薪的双脚落回地面,第三场比试获胜的系统提示,再一次出现。

    肇裕薪冷冷的看着自己脚边的护手双钩,就算明知道它有可能是传说器,也没有去捡。

    此刻肇裕薪已经生出了一种与影之竞技场的对抗感,心说,我就是不去捡,看你怎么办。

    看来,肇裕薪是铁了心的想要知道,自己不去捡地上的传说器护手双钩,还能不能开始第四场比试。

    可是,肇裕薪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算是他的坚持取得了胜利,他不开启接下来的比试,又能成功离开这里的可能,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个影之竞技场,一共就只有三场比试。可是,这真的可能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