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零伍章 强行击杀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凌嘉懿再度发起攻击,辛荑自然已经看出,凌嘉懿得武器,就是一副拳套。

    尽管,与身材火爆的美女近身缠斗,与辛荑心里的绅士情结有些不相符合。不过,他仍旧还是亮出了手中的长剑,开始了反击。

    事实上,辛荑大可不必有这么大的心里负担。因为,现如今“绅士”这个词,已经有了全新的含义。

    就是不知道,辛荑真正知道了绅士的另一个意思,会不会觉得内心崩塌,就很难说了。

    近身缠斗,很难让辛荑发挥出长剑的优势。甚至,就连辛荑想要施展技能,都缺少蓄力得机会。

    从来没有与凌嘉懿交过手得辛荑,此刻只得被凌嘉懿牵着鼻子走,根本就无法掌握主动。

    pk的时候陷入被动,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至少,现在陷入被动的辛荑,就阻碍了紫苏的发挥。

    紫苏锁定凌嘉懿释放的技能,虽然如预想那样打在了凌嘉懿的身上,却绝大部分都是先击中了辛荑,随后才穿透辛荑的身体,打在凌嘉懿身上。

    如此一来,依照系统对于攻击的判定。在紫苏的技能打到身为友军得辛荑得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一切杀伤力。

    可是,为什么是紫苏的技能先击中凌嘉懿?细叶谁裁的飞刀,为什么没有击中辛荑呢?

    那是因为,细叶谁裁的鬼吻飞刀,走的就是诡异莫测得路子。他一开始攻击紫苏的时候,目的十分明确,飞刀也仍旧走了弧线轨迹。

    这一次,细叶谁裁虽然是对着辛荑的方向出刀。可是,他的目标仍旧是紫苏。

    当紫苏发现飞刀是奔着她来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躲闪的最佳时机。

    急忙跳了一下,强行打断了自己正在揉搓的技能。紫苏立即转身,想要向后逃跑。

    令她感到极度的无奈与绝望的是,就在她后背被飞刀命中的同时,她得面前也出现了一张令她十分不想看到的脸孔。

    是的,这张脸孔就是属于细叶谁裁的。此刻的他,早已经射出全部的飞刀,并绕路来到了紫苏的近前。

    当紫苏注意到细叶谁裁的时候,他已经搓好了一招流沙,当面打在了紫苏得腿上。

    被流沙限制了移动速度的紫苏,如细叶谁裁预想那般,直接被接连到来的飞刀打成了空血。

    紫苏可怜巴巴地回头望了一眼辛荑,只来得及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紧接着,紫苏就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竞技场之中。

    目送着紫苏离去,细叶谁裁才突然开始大口呼吸。【】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刚才的偷袭之中,消耗了太多的力气一样。

    事实上,细叶谁裁的轻功值,此刻确实已经见底。

    解决了紫苏之后,他立即盘腿坐下,开始恢复自己的轻功。

    与此同时,正在与凌嘉懿缠斗的辛荑,也接到了紫苏阵亡的系统提示。

    无奈,他仍旧被凌嘉懿死死缠住,一刻也无法脱身。

    愤怒的他,只能将满腔的愤恨,全部都发泄在望向细叶谁裁的眼神之中。

    辛荑的眼神之中有火,有仿佛能焚烧天地的大火。

    借着内心的愤怒,辛荑直接起手一招“夜战八方”。

    这其实是一招群攻技能,说实话,用在此处并不是十分合适。

    只不过,一直被凌嘉懿牵着走,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拖到了细叶谁裁完全恢复过来,到时候以一敌二,还不能掌握主动,辛荑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一招夜战八方,让辛荑周身就好像是被剑光完全包裹起来一般。凌嘉懿自知自家兵器在这种情况下十分吃亏,当即也不纠缠,立即离开了辛荑身边。

    原以为,辛荑摆脱了纠缠之后,会逆转刚才的局面,迎头抢攻。

    哪成想,辛荑根本就没有多看凌嘉懿一眼,直接就扑向了一旁盘膝而坐的细叶谁裁。

    果然,谁都知道,柿子要找软的捏。就连辛荑,也知道近身战斗的时候,贤士玩家更容易对付。

    仓促起身的细叶谁裁,果然有些慌乱。他原本在物理攻击上就不占便宜,此刻虽然持着远程攻击的兵器,却只能像匕首一般运用,就更加显得捉襟见肘。

    反观辛荑,终于能够施展开手脚之后,却显得生龙活虎起来。

    “白虹贯日”、“仙人指路”、“怀中抱月”,各种技能层出不穷,直杀得细叶谁裁连连败退。

    另一边的凌嘉懿,刚刚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便快速向着这边扑来。

    再也无惧辛荑的长剑,凌嘉懿发了疯一般想要将辛荑的攻击吸引到自己身上。

    奈何,辛荑并不是boss,他的仇恨并不依照某一个人对他的伤害量而发生转移。

    一心击杀细叶谁裁的辛荑,硬是抗住了凌嘉懿如狂风暴雨的攻击,强行击杀了细叶谁裁。

    此情此景,虽然与紫苏死时不尽相同。却仍旧可以看做,是硬扛着攻击,强杀了对手的远程职业。

    只不过,凌嘉懿与细叶谁裁是两人配合行动,而辛荑是个人独立完成罢了。

    强行击杀细叶谁裁之后,辛荑再也没有与凌嘉懿战斗下去的可能。

    在凌嘉懿复仇一般的怒涛攻势之下,辛荑只剩下了面对死亡之前的坦然。

    似乎,击杀了细叶谁裁,替紫苏报了仇,他的人生,就已经完满了。

    这种完满,完全可以让人在真实世界不惧死亡。就更不要说,仅仅是一个游戏里面的比赛了。

    遗憾的是,就在凌嘉懿帮助辛荑求仁得仁,直接送上最后的杀招的时候。凌嘉懿得拳头,却好像击中了幻影一般,从辛荑等到影子里面穿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声警报一般的提示音响起。

    紧随其后的,是赖赖那好像蜜枣粽子一般软糯甜腻的声音:“第二场比赛计时结束,由于双方均有玩家在场,这一场以平局结束,双方都不能得分。”

    作为围观群众出现的懒踏京华,当时就遗憾得用拳头直捶手掌。

    他完全不顾形象,大声哀嚎:“就差几秒,就差几秒啊!”

    肇裕薪主动走过来安慰他道:“没事,下一场谭咏侯一定会拿下的。”

    懒踏京华转头看向谭咏侯,激动地说:“都看你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