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壹零章 利息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两个美女贤士玩家双双殒命,顿时就让围观的观众们有些傻眼。

    就连从来都没有接到过,如何处理限时之内双方参战玩家一并阵亡情况预案的赖赖,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围观的玩家,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路人甲说:“我觉得,这场也应该算作是平局。”

    路人乙说:“不对,就算她俩都死了,也应该分个先后,先死的输。”

    路人丙说:“你说的更不对,要是能分出先后,系统早就宣布是哪一方获胜了。”

    ……

    围观的玩家,并不是规则的制定者。他们说这些话,其实只是单纯地发表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也正是因为,玩家都是一种畅所欲言的姿态。这个情况,在围观的玩家那里越吵越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行的意见。

    有那些脾气暴躁的玩家,已经开始相互拉帮结派的争论。更有甚者,已经开始相互约时间,打算自己也依靠pk来解决问题。

    就算是那些冷静睿智的玩家,也在观察场内的情况。似乎是在寻找,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线索遗落在了pk台上。

    已经返回等待区的沐春风,一面打量着pk台上的情况,一面问肇裕薪:“老大,你说系统会不会处理不了刚才的信息,bug了?”

    肇裕薪死死地盯着pk台上的一处位置,随口回答道:“系统要是卡住了,赖赖早说话了。”

    “等!”凌嘉懿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似乎也在盯着pk台上的一处地方。

    “等什么?”沐春风有些疑惑。

    肇裕薪没好气地说:“你一个当事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等,我们还能干什么?你要是记性好一点,这会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了。”

    “这跟记性有什么关系?”沐春风小声嘀咕着。

    是的,沐春风确实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此刻的pk台上,并非像观众想象的那般,没有人在了。事实上,还是有一个人在的。

    只不过,这个人此刻正趴在pk台上面,并不是很显眼罢了。再加上,他刚才其实是被打翻在地。远处围观的观众,一早就以为他死掉了。

    虽然,没有人看到他化作白光飞走。却因为之后的比赛太过扣人心弦,以至于大家都已经疏忽掉了,以为那道白光被紫雨技能的绚烂电光遮盖住了。

    此刻,那个人就好像是因为赖床迟到的孩子,刚刚睡醒过来一般。并不清楚自己即将面对怎样情况的川穹,激灵灵地从地上翻身跃起。随即,就是仔细向着四周一阵地打量。

    当他确定,整个pk台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缓缓地站直了身体,并长出了一口气。

    伴随着他松了一口气的表现,迟到的系统提示,也如姗姗来迟的真相一般,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赖赖在接到了系统提示之后,第一时间用昭告天下的高傲口吻,宣布了整个结果。

    只是,围观的观众们,却似乎并不买账。

    在观众看来,力挽狂澜以一敌二的木槿,才是这一场比赛的英雄。甚至,就连作为失败方的揉揉与沐春风,也足以凭借精妙的配合成为这一场比赛的亮点。

    唯独,趴在地上“捡”了便宜的川穹,并不能算是最出彩的那一个。就算,他主动保护了木槿,不让木槿的技能被打断,也不行。

    可是,最终这一场的胜利,就是以川穹的重新站起,作为了判断的标准。

    要说不满,或许真的轮不到观众。最终以为对手只剩下了木槿的揉揉,才应该觉得自己拼命也要拉着木槿一起死的做法,看起来多少有一点傻。

    似乎是注意到了揉揉的失落,沐春风一改嘴贱的风格,主动安慰揉揉道:“不要有压力,你也不想的。那么多人看着,不也都被这小子骗过去了么?”

    揉揉先是微微抬头,看向了沐春风的眼睛。当她从沐春风的眼中读出了足够的真诚之后,她自己却调皮的一笑,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道:“失误了就是失误了,找什么客观理由?!”

    “你……还教训起……”沐春风正要反驳,却忽然注意到了揉揉匆忙隐藏起来的俏皮,改口道:“好啊,你还知道故意跟我抬杠,肯定是没有吃味。”

    这边两个人正在笑闹,赖赖已经开始催促第一阶段最后一场比赛的参赛选手入场了。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对于观众来说,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悬念。双方唯一没有出战过的玩家,只有懒踏京华与京墨了。

    国医馆这边,将会长留到最后出场,自然是为了在前期遇到形势不妙的情况时,好让会长力挽狂澜。而肇裕薪几人这边,则是因为最后一场实在没有人选,才派出的懒踏京华。

    懒踏京华与京墨相互见礼,由于是经常会有合作的公会管理者的身份,他们还热络的寒暄了几句。

    正在京墨为难,要如何与熟人动手,应不应该多少留几分力让大家脸上都好看的时候。懒踏京华突然主动再一次对着京墨行礼,随后,也不给京墨说话的机会,直接对着赖赖说道:“主持人,这一场,我们认输。”

    “这……”同样的犹豫声,从赖赖与京墨口中同时发出。

    完全没有理会主持人的卡壳,懒踏京华转回头对京墨说道:“你我之间的实力,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的。我能看出京墨会长亲自压轴的用意,不如,节省点体力与时间吧。再说,真的打起来,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京墨自然知道懒踏京华说得是实话,却仍旧想要客气几句:“这不好吧……”

    懒踏京华打断他的话说道:“毕竟,我们会长曾经跟贵会有一些小摩擦。我知道道歉没有用,这个就当是一点小利息吧。以后共事的机会还多,互相留个面子,不要总是剑拔弩张的。”

    懒踏京华说得共事,自然指的是一起反击相柳区。那张配方肇裕薪一定是不会还了,多给京墨几分面子,不要在之后的大事上面遇到阻力,也就算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京墨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