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壹壹章 三斧子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双方商量已定,自然是不可能推翻之前的决定,在现在动手了。【】赖赖也已经得到了组织方的意见,直接宣布了中草药战队的胜利。

    这样一来,双方因为出现了一场平局,便不得不进入了第二阶段的比赛。这让赖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幸运,毕竟,不是总能碰巧,在第一场比赛时,就能演示出全部的赛制形式的情况。终归没有让这场比赛,终结在刚才的尴尬情形下。

    最后一场一对一比试并没有真的动手,已经引起了观众席的小骚动。已经吃过一次亏的赖赖,十分机灵的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直接宣布了第二阶段的比赛正式开始。

    第二阶段的比赛,是团队战。并没有任何改变的pk台上,会站上双方全部的十四个队员。

    说实话,原本在二对二的时候,还能显得地方足够宽敞的擂台,此刻已经显得十分局促了。

    好在,参赛的双方,都采取了密集的阵型。肇裕薪一方,是将懒踏京华包围在了中间。肇裕薪与谭咏侯站在最前面,凌嘉懿与沐春风站在两侧,揉揉与细叶谁裁站在了最后面。

    对方的国医馆,则是将木槿包裹在了正中间。当归与京墨当仁不让的站在了最前面,陆英与辛荑站在了两边,川穹与紫苏站在了最后面。

    京墨神色复杂的看了肇裕薪一眼,开口说道:“翻尘会长,真没想到,你我之间再见面,居然是在pk台上。”

    翻尘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道:“这样不是挺好么?就算京墨会长忍不住要杀我,也不会扣减我的死亡次数。比野外pk,可是安全了不少啊。”

    京墨也跟着笑了笑,不过却并没有显出多少诚意。那笑容,比皮笑肉不笑,也好不了多少。

    干笑了几声,京墨说道:“翻尘会长是真性情,我也早就想要与翻尘会长过几招了。今天,还真是个好机会。不如,一会咱们脱团单练?”

    肇裕薪回头看了看懒踏京华,又戒备地看了看木槿。盘算了一下之后,肇裕薪觉得,集中作战,似乎并不占便宜。木槿只要再来一回那个紫雨技能,完全可以直接锁定团战的胜局。

    这么想着,肇裕薪点了点头,说:“京墨会长愿意这样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在照顾小子。这个脸,我得兜着。就这么说定了!”

    “好!”京墨答应一声,直接一挥手,身后的国医馆玩家立即向饿狼一般扑了上来。

    肇裕薪主动向一旁横移出去几步,对着京墨招了招手。

    京墨长笑一声,紧追几步,手中寒光一闪,长剑就刺向了肇裕薪的胸口。

    肇裕薪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特意将武器更换为战戟,这个时候,他仍旧没有来得及换回长枪。

    肇裕薪凭空一抓,画杆描金戟就出现在了手中。战戟在肇裕薪两手之间流动,直接就在他胸前形成了一个护盾一般的影子。

    京墨长剑用老,来不及收手,直接就刺入了那一片盾牌一般的光影之中。

    侥幸,京墨的长剑没有刺中战戟,而是从战戟中空的部分刺了进去。不过,战戟的妙用,却不仅仅在于它的横斩、竖劈与突刺。也在于它某些精巧的设计,所带来的诸多变化与妙用上面。

    肇裕薪双手较劲,战戟一翻,直接就将京墨的长剑带脱了手。

    骤然失去了兵刃,京墨脸色当即就是一变。探手想要抓回兵器,却怎么也追不上肇裕薪的动作。

    肇裕薪得势不让人,手中战戟抡动,就想将京墨的长剑甩飞出去。

    哪成想,京墨更加光棍,原地用力一踏地面,猛的跃起。紧接着凌空一个空翻,就翻到了肇裕薪的身后。

    此刻,京墨的手距离自己的长剑,只有数寸的距离。京墨只要抬起右手,就能拿回自己的长剑。

    肇裕薪转头瞥见了这一幕,心下当时就是一阵紧张。仓促之间他只来得及将战戟再一次翻转,把长剑转向了京墨的另一只手那边。

    京墨嘴角噙上一丝坏笑,直接抬起左手,顺势就抽回了长剑。紧接着,京墨再度凌空一翻,脚在战戟上面一点,就回到了肇裕薪的正面。

    急忙转回头的肇裕薪,见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京墨刺向他眉心的一剑。

    眼见着长剑已经到了眼前,肇裕薪猛的向后一倒。这一次,他并没有施展出铁板桥的功夫,而是聪明的用战戟撑了一下地面。

    京墨见肇裕薪向后躲去,直刺的长剑立即转为劈砍。肇裕薪大喝一声:“来得好!”用战戟一撑地面,就好像是一个圆规一般,以脚尖为圆心旋转了出去。

    来到了京墨身后的肇裕薪,手中战戟一抖,大喝一声“看招!”斩首式发动,径直取向京墨的后脖颈。

    京墨听到肇裕薪大喝,又感觉到自己后颈传来阵阵寒意。猛的向前公布探身,悬而又悬地避开了这一招。

    随即,京墨拧身回手,居然用出了一招叶底藏花,将长剑刺向了肇裕薪的小腹。

    此刻的肇裕薪,自然也没有闲着。见到斩首式没有起效,立即就接了一个腰斩式。

    哪成想,腰斩式与叶底藏花直接碰上。京墨借助这一次碰撞的机会,主动与肇裕薪拉开了距离。

    看起来,京墨很是深入的研究了肇裕薪的第一场比赛。居然已经有针对性的,准备好了对应的剑招。

    肇裕薪不信邪,再次震动战戟,猛地向前一突,剜心式发动,直刺京墨的胸口。

    拥有了足够的距离,也便拥有了足够的准备时间。重新让自信回到身上的京墨,笑着说道:“翻尘老大,你这战戟上的功夫,不会像是程咬金的板斧一般,只记住了三斧子吧?”

    说着,长剑横起一架肇裕薪的战戟,京墨旋身闪向一边,就避开了肇裕薪这一招。

    与肇裕薪擦肩而过的京墨,小声对肇裕薪说道:“就凭这几招,可打不赢我。”

    说罢,京墨手中长剑一抖,就刺向了肇裕薪的后腰。

    肇裕薪大喝一声:“来!”

    手中战戟猛的向回一带,戟柄嘭的一声,点中京墨的肚皮。京墨吃痛倒退,已经刺出的长剑,自然也失去了威力。

    化解了京墨这一次的攻击,肇裕薪回过身来,双手交替舞动战戟,戟影直接将京墨笼罩了进去。

    肇裕薪与地狱杀来的修罗一般,用森冷的声音说道:“我还有一招,叫凌迟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