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壹贰章 凌迟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感谢pc叔的打赏,这么客气,叫我情何以堪。【】

    ——————我是分割线,以上内容不收费,下面是正文——————

    凌迟,就是俗称的千刀万剐,其目的,自然是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零割碎剐成一地的骨肉筋皮。

    据传说,一个好的刽子手,如果手段高明,往往要依照一个定数将犯人割碎。原本一个整体的活人,在这种手段高超的刽子手手下,到死之前一般会被切成三千六百多块大小不一的零碎。

    天知道,犯人究竟是怎么活到那一刻的。

    肇裕薪,自然不是那种手段高明的刽子手。即便肇裕薪有心当一个这样的刽子手,对面的京墨,也绝对不会当那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肇裕薪这一个技能,之所以叫做凌迟式,是取了凌迟的两重意思。

    凌迟,原本写作“陵迟”,意思大概是“缓慢的山丘”。理解起来,就是缓慢变化的山丘。用在刑罚上,才是缓慢致人死亡的一种刑罚。

    肇裕薪这一招凌迟式,并不一定真的会抡动三千五百多次战戟。不过,漫天舞动的戟影,却真的是在缓慢压缩京墨的活动空间。

    从肇裕薪镇定自若的神态,以及战戟轻描淡写地舞动之中。不难看出,一旦战戟击中了京墨,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一击致命的伤害。

    或许,这一招确实与肇裕薪一直以来追求简单粗暴一击毙命的战斗理念相违背。要不然,肇裕薪为什么不愿意时常拿出来使用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是被这种完全没有弱点攻击的攻击慢慢折磨死,京墨还真的就好像是被凌迟了一般。这技能的名字,起得还真是有些贴切。

    京墨原本并不在意这种好像是胡乱攻来的攻击,他只是偶尔使用手中长剑拨挡一下战戟,就能为自己争夺出足够的生存空间。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战戟有条不紊的层层压缩着京墨的生存空间。京墨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逼上绝路了。

    此刻,原本看似无害的戟影,忽然就变成了死神手中夺命的镰刀。京墨已经拼命应对,却每每都是一个疏忽,就会被战戟击中。

    京墨本想快速向后避开,却感觉到眼前的肇裕薪仿佛是用了什么魔法一般。战戟与长剑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紧紧拥抱不肯分开。

    肇裕薪当然没有什么魔法,京墨自然也是十分清楚这一点。造成京墨眼前这一幕的,实际上就是肇裕薪绵绵密密仿佛无穷无尽的攻势。

    抽空看了看,自己被频繁攻击之后,仍旧剩下一多半的血量。京墨强行将自己已经有些不稳的心态,重新压制成铁板一块。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乱,更加不能气馁与认输。就算,手中的长剑原本就在攻击范围上不如战戟,此刻又被对方压制了活动空间。京墨仍旧要进了牙关,尽可能地与肇裕薪周旋。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要死,也一定要尽可能晚死一点。

    京墨不是对自己有信心,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全身而退。此刻,他相信的,只有时间。

    如果,时间不能让肇裕薪的技能早点结束,给京墨一个反击的机会。京墨相信,时间一定会让他属下的玩家们,每一个人都高过对手三十级的属性,显现出应有的力量。

    不要小看这在高手眼中,分分钟就可以被弥补与追赶的三十级属性。它在一对一的时候显不出多大的差距,在七对七的时候,却已经足够迸发出各种各样的火花的了。

    人在什么时候,最容易感觉疲劳?当然,是在已经到达了某一个极限,却仍旧想要继续坚持一件事情的时候。

    此刻的京墨,就是到了这样的一种阶段。游戏之中的角色还好一点,至少他不会显露出明显的疲惫。只要游戏外面的玩家还能动作,角色就会忠实的跟随动作。

    可是,此刻游戏外面的京墨,早就已经一身淋漓大汗。他觉得,自己在对抗翻尘这个技能的时候,简直比让他同时对抗几个壮汉,还要困难需许多倍。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肇裕薪的技能到底还是有持续时间限制的。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兵器交击声,凌迟式这个技能,也到此结束。

    京墨长舒一口气,讪笑着:“我还以为,要这么扛到死了呢。”说着,就不自觉的活动了一下自己酸软的肩膀。

    对面的肇裕薪,冷冷一笑,反问道:“不可以么?”

    说着,手中战戟一抖,再一次送出了一个凌迟式。

    之前的一幕再一次上演,京墨开始用默默计数时间的方式,来减轻自己对于肌肉酸痛的关注。试图以这种方式,撑到这一波攻击的结束。

    两次凌迟式过后,京墨只剩下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血量。似乎,相差这三十级的属性,让肇裕薪的技能威力,在京墨这里大打了折扣。

    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肇裕薪如何肯放弃?他再震手中战戟,第三次送出凌迟式。

    京墨暗骂一声混蛋,大吼道:“你还有完没完,你不累啊?”

    笑话,肇裕薪现在是一段数据。只要关闭了痛感设定,他怎么可能因为疲惫出现任何问题?他至多算是,在认认真真地重复执行一个无聊的命令罢了。

    肇裕薪一面挥舞战戟,一面戏谑着回答道:“你不是喜欢研究别人的技能么?我这是为了给你加深印象。”

    这一次,无论利用什么样的心理暗示,京墨都已经无法摆脱疲惫对于自己的影响了。他反复的看着时间,似乎是在比较,自己阵亡的时间,与整场比赛结束的时间,究竟能差多久。

    当京墨注意到,整场比赛的时间就如同自己的血量一般,不剩下多少了的时候。他果断的放弃了抵抗,在自己的队伍频道里面大吼一声:“动手吧!”

    伴随着京墨化作一道白光离开pk台,肇裕薪眼前也被耀眼的紫光全部填满。直到此刻,肇裕薪才知道,近距离观看到紫雨技能,是多么的震慑人心。

    来不及仔细体会紫雨技能的绚烂,作为自己小队一方最后一个可以自由移动的人,肇裕薪拎着战戟,就冲向了国医馆玩家聚集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