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壹捌章 嫌隙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感谢谭咏侯同学地月票支持。

    ——————我是分割线,以上内容不收费,下面是正文——————

    应龙祠里面居然祭祀的是蜃龙,这种事情,本是肇裕薪几人意料之外的情况。不过,看着蜃龙那矫健的身形,完美的应龙身,以及预想之中可能存在的极为高深的修为。或许,蜃龙还真的就是除了镇区神兽之外,这世间唯一一只敢用应龙这个名字的龙族了吧。

    这样一想,似乎蜃龙有些乖张匪气,做事情霸道一些,也就更加容易让人接受了。就是,不知道懒踏京华那边,能不能也接受这个说辞了。

    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转眼之间,一天多的时间就过去。这期间,懒踏京华不止一次想要叫肇裕薪回去。可是,肇裕薪都推说任务没有完成,不方便离开。

    懒踏京华无奈,只能先召回其他人,开始宣讲战队已经进入了绝境的理念。甚至,他已经开始要求战队之中的成员,把以后的每一场战斗,都当做背水一战来对待了。

    而“唯二”逃避开了懒踏京华碎碎念得战队成员,就是肇裕薪跟揉揉。

    揉揉是因为被蜃龙选中,带去了轩辕丘,暂时回不来。至于肇裕薪,他则是固执地想要在应龙祠等待蜃龙把揉揉带回来。

    不然的话,就算是肇裕薪,也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懒踏京华。

    等待,总是最能熬炼人的。好在,肇裕薪现在不会出现困倦的感觉。可是,一直待在应龙祠周边,不断地刷一种名为“九黎鬼兵”的人形怪物,也确实足够无聊。

    游戏里面的日头,已经渐渐落向了西方。肇裕薪知道,自己就算要躲,也只剩下最后一个夜晚可以逃避了。

    其实,肇裕薪知道,他不可能永远这么逃避下去。如果揉揉在明天比赛开始之前还没有回来的话,肇裕薪无论如何也要与懒踏京华见面了。就算,见面就意味着请罪,肇裕薪也必须要面对。

    因为,战队失去了揉揉,已经使得实力打了折扣。如果他也躲避起来,恐怕就连最基本的参赛人数都不能保证了。

    公会里面的玩家,一个一个都下线了。肇裕薪望着自己已经一百二十五级的等级,叹了一口气,也开始向着盘古城的方向移动。

    他知道,自己需要跟懒踏京华谈一谈了。谈一谈,揉揉如果回不来,下一场比赛应该怎样进行。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已经召唤了无数遍肇裕薪的懒踏京华,也恰恰希望,能在下线之前,再完成一次对肇裕薪的召唤。

    两个人一拍即合,或者,应该说,肇裕薪终于接通了懒踏京华的私聊。

    动手清除了,懒踏京华这一天多以来,不断发给自己的私聊信息。肇裕薪苦笑一下,主动问懒踏京华:“京华,高楼残照他表现还行吧?”

    懒踏京华冷哼一声,问道:“任务结束了?揉揉呢?”

    肇裕薪表情更加苦,诚实地说道:“揉揉,她没回来。”

    懒踏京华一点惊讶的表现也没有,又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明天的比赛,你有把握么?”

    肇裕薪摸了摸头,说:“要是我能替揉揉出场,我就有把握。可是,规则上,好像不允许。”

    “你还知道规则!”懒踏京华大怒,“我说没说过,比赛期间不要去做任务?现在揉揉被带走了,你能保证她是离开一场比赛还是离开两场比赛?”

    肇裕薪尴尬地回答:“我不能,这次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不对?”懒踏京华似乎有着无名邪火无处发泄,“做错了事情就要弥补,你能不能保证,揉揉一定能赶回来参加比赛?”

    “这个……”肇裕薪有些犹豫。

    “你不能!”懒踏京华接话,“你什么都做不了!”

    肇裕薪咳嗽一声,试探着说道:“不如,先让高楼残照顶揉揉的位置。手续方面的事情,都办好了吧?”

    懒踏京华深呼吸一口,似乎更加气愤了:“你知不知道,临时增加人员多么麻烦。要不是……算了,你不会懂的,你压根就没有管过这个公会。”

    原本,无论懒踏京华如何不依不饶,肇裕薪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自己做错了事情,不要说被人家骂几句,就算是打几下,自己也应该站好了耐着。

    更何况,懒踏京华一直以来,确实是为公会付出得更多。让他说落几句,肇裕薪心里不委屈。

    可是,懒踏京华不知道是不是太愤怒了,已经从就事论事阶段,进入了迁怒一切的阶段。肇裕薪可不承认,他一点也没有为公会做事情。

    肇裕薪火气也上来了,对懒踏京华说道:“当初,是你说的,经营上面的事情你来做,我只需要充当形象代言就行了。现在,你觉得工作不好干,就回来找我撒气,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懒踏京华脸色大变,就好像一瞬间就罩上了一层寒霜。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算什么形象代言,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吉祥物罢了。”

    “你说什么?”肇裕薪怒喝。

    懒踏京华冷笑:“不要忘了,是谁把你捧上神坛。我能让你风光无限,我就能亲手毁了你。”

    肇裕薪一愣,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懒踏京华。他不知道,懒踏京华说得到底是气话,还是认真的威胁。

    肇裕薪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失败了。

    懒踏京华见肇裕薪不说话,再次开口说道:“你最好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是会长不假,但是,你不要天真的以为,你真的拥有这个公会。这个公会谁做主,你最好能认清了。我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会长。如果,你喜欢彪炳自己的特立独行,总是让我不痛快。我不介意,直接更换一个傀儡上来。至少,他会更听话一点。”

    懒踏京华的话,说得十分过分。这话已经深深地刺伤了,肇裕薪并不算坚强地心脏。他忽然觉得,自己与懒踏京华之间的距离,是那样的遥远。遥远到了,眼前的人,就好像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