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贰贰章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呸,没种!”随意点评了一下对手的表现,肇裕薪从地上拔出战戟,也跟谭咏侯一起离开了pk台。【】

    伴随着赖赖呼唤第三场比赛的参赛选手入场的声音,高楼残照已经准备入场了。

    这个时候,懒踏京华突然拉住了高楼残照,对他说:“打开交易界面,有好东西给你。”

    高楼残照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装备,全部都是懒踏京华出资为他新添置的。是以,也没有任何客套,直接就打开了交易界面。懒踏京华放上来的,居然是一对大锤。

    高楼残照点了确认交易之后,直接装备上了大锤,一手一个在身体两侧挽了一双锤花。看起来,他十分满意这对名为“擂鼓瓮金锤”的传说器大锤。

    倒提大锤向着懒踏京华行礼说道:“大恩不言谢!”

    懒踏京华摆了摆手说:“别说没用的,要赢!”

    “好!”高楼残照将双锤一碰,在漫天火花之中,走上了pk台。

    上台之后的高楼残照,高举双锤,做了一个仰天怒啸的造型。顺便,目光也逡巡了一下观众席,似乎在找什么人。

    等候区的众人都知道,高楼残照在找小美。遗憾的是,pk台上,并不能看清楚每一个观众的脸孔。

    不过,观众席上的所有人,却全部都看清了,获得了传说器锤子之后,一脸难以掩盖的轻松与自信的高楼残照。

    等候区的肇裕薪等人,此刻显然没有高楼残照这么轻松。他们都在等着看,夜魇公会会派谁出战。

    如果,夜魇的会长,绿杨芳草与肇裕薪几人想的一样的话,这一场肯定会是亲自上阵。不过,从第二场的两个人果断放弃的样子来看,夜魇工会一开始的计划,似乎应该是打满五场。

    肇裕薪几人不知道的是,此刻的绿杨芳草,正在臭骂刚刚输了比赛的两个人。原本,输掉五场比赛之中的某一场,并不能算是什么大事。可是,看绿浅深与采绿洲边刚刚输掉的,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他们两个的认输,直接将夜魇公会,逼上了输不起的绝路。

    看绿浅深被骂得急了,小声咕哝道:“是您说的,双打不重要。您也看见了,对方是神一般的阵容。不要说我俩,这区里能赢过他俩的人,还真不多。”

    绿杨芳草火气上来,大吼道:“我说得是这么?你们俩赢不了他们俩很正常,也没人要你们赢。你们两个拖到计时结束,刷一个平局不好么?”

    采绿洲边见看绿浅深被怼回去了,连忙帮腔道:“会长您别生气,看他们这阵势,三大主力都出完了,后面弄不好就只剩菜瓜了。绿水队长他……他一定能赢的。”

    绿杨芳草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愿吧。”

    随即,绿杨芳草又转向了白毛绿水那边,说道:“全靠你了,一定要赢下来一场啊。”

    白毛绿水打量了一下正在台上举着锤子望天的高楼残照,说道:“放心吧,一个抡双锤的,翻不起大风浪来。”

    说罢,白毛绿水脚步轻松地走上了pk台。

    高楼残照一见对手上台,手中双锤再次一碰,就算是与对方见过了礼。白毛绿水也不含糊,直接抽出兵器一亮,算是还礼。

    双方问礼结束,高楼残照猛的一震手中双锤就率先发动的攻击。

    白毛绿水不给高楼残照强攻的机会,直接一个遁隐技能,从高楼残照身后冒出。

    高楼残照兵器沉重,来不及转身。白毛绿水手中寒光一闪,短刀出手,在高楼残照背上留下了一个狰狞的伤口。

    白毛绿水手中短刀的名字,叫做“新亭”。刀身上不知因为何故,有许多泪滴一般的凸起。也正是这些凸起,让中刀的高楼残照,多了一道不规则的伤口。

    高楼残照背后吃痛,大声骂了一句粗口。紧接着,纠结着疼痛拧动身形。右手锤点地,整个人凌空翻起,一招“跨海洗天”,就转过了身来。

    白毛绿水大喝一声:“来得好!”直接一提短刀,径直刺向高楼残照的胸口。

    高楼残照急忙抽回左手大锤,一招“护心锤”,就挡住了白毛绿水的攻击。紧接着,右手大锤向下一沉,一招“肘底锤”,从左臂下面探出,直接撞在了白毛绿水的小腹上。

    白毛绿水没料到,双锤这般沉重的兵器,到了高楼残照手里,还能有这么精巧的妙用。当时,就被打蒙了。

    高楼残照得势不让人,又起了一招“劈风锤”,整个人跃起,直接砸向了白毛绿水。

    白毛绿水被砸中了肩膀,猛的向后倒飞出去。高楼残照双锤横着一抡,居然凌空翻身而起,一个旋转就追上了倒飞的白毛绿水。

    紧接着,高楼残照稳住身形,双锤高举,一个云手翻出,猛的向着白毛绿水打来。赫然,就是一招“泰山压顶”。

    白毛绿水躲闪不及,直接被锤到了pk台上面。且不说这一次扣减多少血量,光是这腰上传来的痛感,就让白毛绿水一时片刻,难以站起身来。

    此刻,挥舞着双锤的高楼残照,乍一看上去,还真有点“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李元霸的架势。

    高楼残照右手大锤猛抡,嘣的一声砸在了白毛绿水的左脸旁边。高楼残照大喝一声,问道:“你可服了?”

    白毛绿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发现已经损失了接近三分之二的血量。他猛的一咬牙,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身来。

    站起来之后,白毛绿水腰上一紧,又吃痛弯下腰去。

    借着弯腰的功夫,白毛绿水手中新亭快速挥动,直接就奔着高楼残照的下三路偷去。

    白毛绿水这做法虽然有些阴毒,却专攻高楼残照的软肋。通常似大锤这样的武器,基本上都鲜少有能护住下盘的招式。

    可是,高楼残照却不同。他先是一招“护身锤”,让自己尽量与白毛绿水拉开距离。紧接着,一招“断子绝孙锤”打出,直接攻向了白毛绿水的命根子。

    大锤重量极沉,直接就将新亭刀撞得倒翻,直直地斩向了白毛绿水的两腿之间。看台上的男性玩家,不由自主的一夹双腿。似乎是有一股怪风吹过,让所有的男性玩家都不由自主地觉得胯下一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