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贰柒章 断后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一道白光飞起,再一次换来了身后一个伙伴的自由身。没有等肇裕薪吩咐,那人自觉地离开了断后的队伍。

    这不仅仅是在执行肇裕薪之前下达的命令,这名玩家更多的,或许是想为肇裕薪减轻一些负担。

    肇裕薪微微侧头,用余光观察了一下身后的情况。看到身后的同伴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也便放心了许多。

    手中涯角亮银枪一转,又钉在了一个相柳区玩家的身上。

    这一次,这名相柳区玩家的剩余血量比较多,肇裕薪没能第一时间击杀对方。对方手中长刀虚晃,短刀直奔肇裕薪胸口袭来。

    肇裕薪侧身一闪,贴着短刀避开了这一次的攻击。随即一抖手中长枪,以对面相柳区玩家胸口为中心,接连又开出了五个透明窟窿。

    这样一来,这名相柳区玩家,终于不甘的再一次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连着解决了三个对手,肇裕薪深呼吸一下,似乎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当然,对面的相柳区玩家,也在调整自己的状态。

    已经有人意识到了,肇裕薪才是这一片战场之中,最关键的对手。是以,大量的相柳区玩家向着这边用涌来。使得原本只是在断后的玩家,直接陷入了包围圈。

    一见这个架势,肇裕薪首先确认的,不是自己的个人状态,却是身后同伴的信息。

    杀到了现在,身后还没有完全脱离战斗的同伴,仍旧有三个人。肇裕薪把心一横,随他们说道:“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要是杀不完敌人,今天就给你们一个舍生取义的机会。”

    肇裕薪这话一说完,身后的三个人哄的一下,就笑了出来。其中一个昵称叫“残寒病酒”的说道:“会长,我们本来就是来保护你的,却一直被你照顾着。舍生取义什么,名头是不是太大了?你放心吧,我们三个一定拼命把你送出去。”

    肇裕薪手中涯角亮银枪舞得好像风车一般,接连当下四五次偷袭。他嬉笑着说道:“拼命就是到了拼命的时候,不过你们给我记好了,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拼命。我不管你们的任务是什么,不到我要死了的时候,最好离我远一点。”

    说完,肇裕薪不再废话,专心应对起围攻他的相柳区玩家。

    看着越来越多聚集起来的相柳区玩家,肇裕薪知道,自己今天要想全须全尾地离开这里,恐怕很难办到了。

    难就难,谁怕谁!

    这般想着,手中涯角亮银枪真的如一条银光闪烁的巨龙一般,开始张牙舞爪的出击。所过之处,正面之敌必然难逃身上被刺出几个透明窟窿的下场。侧面之敌,虽然不至于当场惨死,也一定难逃一个人仰马翻的结果。

    此刻的肇裕薪就好像是化身成为了战场上面的主宰一般,所过之处,相柳区玩家的生杀予夺,全部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而对于相柳区的玩家来说,肇裕薪则是一种恐怖的瘟疫。他就好像是可以快速致人死亡的传染病一般,既令相柳区的玩家畏惧,又处在相柳区玩家不得不处理的名单上面。

    肇裕薪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技术进化了,还是眼前的相柳区玩家,全部都是菜鸡。冲杀了几轮之后,仗着恐惧气氛在相柳区玩家之间的蔓延,肇裕薪已经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无人之境一般。

    相柳区的玩家虽然多,对于肇裕薪来说,也不过就是几颗菜瓜。肇裕薪长枪所过之处,就好像是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往往在瞬间就能清理出来一大片的地方。

    一时间,相柳区的玩家当真是被杀了一个哭爹喊娘,屁滚尿流。

    或许,相柳区的玩家已经意识到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纷纷停止了继续扑向肇裕薪的行动,开始拼命呼叫支援。或许,之前在肇裕薪眼中不怕死的相柳区玩家。这一次,要失信于他了。

    当然,仅凭一己之力,就让相柳区的玩家呼叫了支援,肇裕薪也足以自傲了。

    这一次出现的相柳区玩家,比上一次增援部队,看起来人数更少,行动上却更加的敏捷与自然。

    肇裕薪在这一瞬间,甚至猜测,这才是主攻奢比尸的相柳区团队。

    等这些人离得近了,肇裕薪才发现自己刚才想错了。因为,这些作为第二支援梯队出现的相柳区玩家,其实是肇裕薪的熟人。

    为首的相柳区玩家,赫然就是丹波先生。在他的身后,是宛转蛾眉与悠然经年。再往后,宰中、高森、野星等人,个个都在。

    这一队人马,事实上就是入侵应龙区的相柳区玩家。

    丹波先生一看见肇裕薪,当时也是一愣。随即,他呵呵一笑说道:“翻尘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肇裕薪没好气地回答道:“别别别,跟你见面,就没有过好事。”

    丹波先生也不生气,玩味地看着肇裕薪,说道:“这一次,翻尘先生是来找我分胜负的么?在这里,你可能要吃亏了。”

    肇裕薪手中长枪一横,啐道:“少废话了,以多欺少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也就只有你能做的到了吧?”

    丹波先生眼底地笑意更胜,他说:“翻尘先生,你们应龙区有句话,叫做‘形势比人强’。你是一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早就看出来了,眼下这种状态,就算是车轮战,也已经足够累死你了。”

    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肇裕薪知道,丹波先生说得是实情。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到了这么凄惨的地步,为什么丹波先生不直接动手呢?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丹波先生在拖延时间,另一种则是丹波先生有绝对的自信,已经能保证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从丹波先生的话语之中,肇裕薪已经读出了他刻意营造出的胸有成竹的感觉。肇裕薪相信,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一定是眼前的这个人。

    肇裕薪猛然抬头,对丹波先生说道:“你这人,废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