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叁叁章 寒冰地狱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奢比尸的动作,十分普通。普通到了,就在不久之前,玩家们还见过奢比尸做这个动作。

    奢比尸做的动作,赫然就是仰天怒吼。也正是因为奢比尸前不久才做了这个动作,每一个玩家都清楚的记得,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意义。

    那就是,奢比尸又要放大招了。

    暗蓝色的光芒从奢比尸身上闪过,这意味着奢比尸动用的技能,应该是冰属性的。

    冰属性,在《大荒》之中有着特殊的意义。有道是,冰,水为之,却寒于水。冰属性,在游戏里面也被称为阴五行之中的阴~水属性。

    是的,在《大荒》这款游戏之中,五行也是分阴阳的。如果,所有的贤士玩家,都是专门精修某一系属性的技能。那么,仅凭这阴阳五行的十种属性,就能让玩家们自动被划分成十种职业。

    玩家们玩游戏,总是喜欢堆砌极端的属性。目的是,借此获得更加极端的战斗力。

    而npc显然就不是这样,他们无论是技能属性还是自身属性,都追求极端的复杂化。就比如说奢比尸,从它刚才的表现上来看,它所掌握的技能属性,就已经不下五种之多。

    莫非,传说之中说奢比尸一身兼具全部十种属性,是真的么?

    作为游戏的终极 boss,这种设定显然并不过分。而奢比尸好像永远也变不完花样的大招,似乎也在间接作证这一点。

    肇裕薪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打了一个寒战。刺骨的冰寒,一瞬间就刺激得肇裕薪清醒了许多。

    此时此刻,奢比尸的冰属性技能,已经开始起作用了。仅仅只是肇裕薪一晃神的功夫,奢比尸周围的的空间,就好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变成了一整片的冰蓝色。

    如水晶镜面一般的空间,顿时就让玩家们感觉到一阵头晕眼花。差一点,就要因为没有可供注视的焦点,得上了雪盲症。

    如果,在此种情境下,受到的伤害仅仅是雪盲症的话,或许这事情就简单多了。肇裕薪惊奇的发现,自己处在一种持续掉血的状态之中。

    在形势并为明朗化的现在,被附加一个持续掉血的状态,显然是非常危险的。是以,肇裕薪主动清了一下自己的负面状态。

    可是,技能过后,肇裕薪不仅没能清除这个持续减血的负面状态,还多出了一个新的负面状态。

    这个新出现的负面状态,就是减速。

    减速加持续减血,这负面技能搭配得,还真是有够黑暗。看来奢比尸是不打算放身边的这四群玩家离开了。

    看了看自己的血量,顺手就灌下了一罐止咳糖浆。肇裕薪转头对身边的伙伴说:“控制住脚步,咱们开始缓慢撤退。记住,不要贸然消除负面状态。”

    尽管,并不清楚肇裕薪的实际意图,尽古公会的玩家们,还是严格的执行着肇裕薪的命令。

    再看另外三个大区的玩家,此刻已经近乎被各种清除负面状态的技能淹没了。

    肇裕薪并不清楚,这些玩家注意到了异常的时候,最多会叠加几重负面状态。不过,越是这样,才越显得尽古公会玩家优势更大。肇裕薪才不会傻到,去替敌人鸣不平呢。

    首先显现出不妥的,是刚才斗争最激烈的夔牛区与鲲鹏区的玩家。尽管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不妥,可是他们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的阵营之中快速地飞出白光。

    此刻,这些各自公会乃至大区里面,近乎天之骄子一般玩家们。空有一身的本事,却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他们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尽可能快的拖着疲乏的身躯离开这个寒冰组成的地狱。而在路途上,他们与曾经被他们瞧不起的菜鸟一模一样。除了拼血量比运气,什么也做不了。

    肇裕薪对于这些“伪队友”,已经失去了一切的兴趣。在他看来,就是不去管他们,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此刻的肇裕薪,除了尽可能带着团队逃离寒冰地狱意外。最大的心病,恐怕就是曾经向他挥动过屠刀的鱼人区玩家了。

    一个寒冰地狱过后,场上剩余的玩家一下子就减少了百分之六十。肇裕薪一面吩咐尽古公会的玩家尽快恢复生命值,另一面也十分不友善地盯紧了鱼人区的玩家。

    在肇裕薪的世界观里面,有了前科没关系,只要不再犯就是好同志。在肇裕薪这里,有前科者,唯一需要为前科付出的代价,就是肇裕薪的提防。

    此刻,鱼人区的玩家,很显然就被肇裕薪视作了需要提防的人。尤其是,刚才跟肇裕薪交过手的那个春江水暖。

    此刻,春江水暖明显并不好过。仅凭血量判断的话,他的生命,已经好似风中残烛一般。

    更为重要的是,春江水暖身边的鱼人区玩家,明显要少于之前冷眼旁观的那些鱼人区玩家。很显然,那些热心的鱼人区玩家,为了救助春江水暖,一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一次,春江水暖没有任何表示。他果断的一挥手,带着自己身边的鱼人区玩家离开了。

    紧紧追随着春江水暖的脚步的,还有刚才袖手旁观的那些鱼人区玩家。似乎是因为比春江水暖晚逃走一瞬间,生出了一种好似五十步笑百步的优越感。

    后面的鱼人区玩家之中,有人大声推卸着责任:“春江水暖,你怂了,这一次的失败,你必须负主要责任。”

    春江水暖头也没回,继续大步向前走着。似乎,这些同伴的言语,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无意义的噪音。

    这种冷处理的态度,极大的滋长了后面鱼人区玩家的气焰。他们说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近乎肆无忌惮的地步。

    但是,那毕竟是别人的家事,肇裕薪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管。既然,主要的竞争对手都已经离开了,肇裕薪刚好可以带着尽古公会的玩家,杀一下奢比尸看看。

    转过身来,肇裕薪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尽快调整状态,boss可不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