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肆叁章 虎尾剪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忽然感到头顶一阵恶风袭来,恶来来不及抬头细看,身前弓着的左腿直接向着地上一跪,右腿直直向后一滑,居然顺势劈了一个叉。【】

    再一次躲过了战戟的横斩,恶来身子向左边一斜,右手大斧回收,斧头收在腰间。

    紧接着,恶来就地来了一个扫堂腿,右腿如贴地扫过的鞭子,径直扫向肇裕薪的脚踝。

    与此同时,收到腰间的大斧,斧柄旋风击出,竟是打向了肇裕薪的膝弯。

    斧柄与右腿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剪刀结构,若是肇裕薪不小心被这一招剪到,绝对难逃一个双腿残废的下场。

    这种亏,肇裕薪显然是不肯吃的。他一个遁隐技能出去,就从恶来身后钻了出来。

    如同固定定式的剜心式,这一次直直地刺向了恶来的后心。

    原本,肇裕薪这仿佛回马枪一般的突然袭击,应该是势在必得的。可是,恶来也绝非是一般的高手。他是上古战神公会,不折不扣的老牌打手。

    就见,恶来突然停止了扫堂腿的动作。紧跟着,双腿肌肉瞬间膨胀。饱含肌肉力量额双腿猛的一蹬,整个人突然跃起离地一人多高的高度。

    这一跃,不仅仅是躲开了肇裕薪的剜心式,还成功的控制了攻击高度。就见,恶来猛的一回身,直接爆喝一声:“虎尾剪!”

    右手猛然按住大斧的斧头,斧柄快速甩出,居然反过来抽向了肇裕薪的脑袋。

    不得不说,虎尾剪这个名字,当真是极为形象的。恶来这一斧柄甩出,顿时就带起了呼呼地风声。若是仅听这声音,就算是武松在景阳冈上打死的那只吊睛白额老虎,也不过就是这般威势了。

    肇裕薪不敢怠慢,吐气开声,立即就使出了凌迟式。战戟化作满天的残影,径直攻向了恶来。原本是进攻方的恶来,居然没能打破凌迟式的戟影,直接被肇裕薪将斧柄推了回来。

    就连凌空而起的恶来,也借着斧柄被退回的力度,向着远离肇裕薪的位置,平移出去一段距离。

    眼见着一招不成,恶来居然不死心。从半空落向地面的过程之中,大喝连连。每喝一声,便在出一次虎尾剪。等到恶来落到地面之时,恰好出到了第七次虎尾剪。

    七次虎尾剪,成功的让恶来顶住了肇裕薪凌迟式的攻势,没有再被推向远方。

    等到恶来双脚重新站稳在地面之上,他顿时就好像找到了依靠一般,舒展了一下肌肉。

    舒展肌肉,只需要一瞬间的功夫。肌肉舒展之后,恶来大声提醒肇裕薪:“小子,看招!”

    说罢,恶来将腰间大斧抛上半空。随后,整个人猛踏一下地面,再次凌空跃起。

    半空之中的恶来伸手抓住大斧的斧柄,“哎呀呀”大喝一声,抡圆了大斧就劈向了肇裕薪。

    大斧一边下落,恶来一边大声喊道:“吃我一招独劈华山!”

    即便只是被大斧劈中战戟的虚影,肇裕薪依然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澎湃的力量向着自己涌来。

    看来,恶来这套斧法,是专门修炼肉身的武技。恶来每一招都在半空施展,实际上只是在掩人耳目。事实上,他每一招出手之前,都必须要双脚在地面上站稳,借助“大地的力量”,才能发挥威势绝伦的攻击。

    肇裕薪虽然看穿了恶来的运功方式,但是,看穿是一回事,应对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肇裕薪虽然是也是一个一流高手,却也不能在见到任何新的招式之时,就碰巧想出应对的办法。

    更为重要的是,肇裕薪分神去思索恶来运功的特点,手上挥舞战戟的动作便慢了半拍。恶来这一招独劈华山落下,居然直接就打散了肇裕薪挥舞出来的漫天戟影。

    凌迟式被破,肇裕薪接连后退了三步,这才站稳了身形。

    待到恶来重新落回地面,肇裕薪手中战戟向身后一翻,对恶来说道:“看来,不出点压箱底的招数,是战你不下了。”

    本来正打算趁势追击的恶来,一听说肇裕薪还有压箱底的绝招没有用出,生生止住了向前冲的势头。看那架势,似乎是不想废话,想要直接看到肇裕薪压箱底的功夫。

    就见,肇裕薪战戟浮起,居然是用御兵术操纵起了战戟。

    恶来见到这一幕,也是心下一惊。不过,他对于自己的大斧以及斧法有着绝对的自信,随即就强行压制住了先下手为强的冲动。

    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肇裕薪身边的戟猛的出动,径直攻向恶来的头颅。

    恶来轻松地用大斧一挡,就挡住了这一次的攻击。奈何,完全脱离了双手掌控的战戟,划过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弧线,再一次刺向了恶来的后脑。

    恶来顿觉脑后一寒,赶忙用大斧拨挡。战戟被逼退之后,再一次转回了恶来的太阳穴,似乎是不将恶来开瓢,决不罢休。

    恶来手中战戟,就好像是自由市场里面,卖服装的老板手中那根杆子。不断地捅向自己的头顶,又再收回来到身边。

    叮叮当当声之中,战戟与大斧已经相互交击了三十六次,却根本就分不出一决胜负。战戟悠忽来去,似乎是一定要将恶来的脑浆与魂魄一并搅碎。恶来手中的大斧,却尽职尽责的保护着恶来,不让他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三十六招过后,肇裕薪猛的向前踏上一步,双目圆睁,大喝一声:“诛魂灭魄!”

    伴随着这一声大喝,战戟陡然增加了攻击的速度。一波紧似一波的叮叮当当声再一次传来,恶来手中的大斧,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而袭击恶来的战戟,却一早就已经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此刻,恶来与肇裕薪交手,已经从手眼协调能力的比拼,上升到了经验与判断能力的比拼。

    唯一能为他们提供参考的信息,或许仅仅是战戟割裂空气的时候,带出来的破风声。

    伴随着战斗的激烈进行,肇裕薪与恶来所在的擂台,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有观战的玩家,特意从自己的之前的房间退出,涌向了这边的擂台。目的就是为了观看,肇裕薪与恶来之间的比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