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伍叁章 大卖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懒踏京华只是不熟悉基础经营,却并不是一个傻子。肇裕薪虽然给他出的是一早就已经用过的主意,却也成功地使得懒踏京华被一下点透。

    懒踏京华激动地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就依你说的,我这就安排人手去收购传说器。”

    “慢着!”肇裕薪拦了懒踏京华一下,说道:“收购时,最好能大张旗鼓,秒掉了藏宝阁里面的存货之后,最好能连发几个世界。但是,一定记着,不要收太多的装备,我们要炒的是材料的价格,可不能弄出太多传说器。”

    懒踏京华略一思索,便找到问题的关键,问道:“咱们直接卖材料,有直接卖成品利润大么?”

    肇裕薪知道,懒踏京华说得才是正经的经济原理,不过,他在游戏之中摸索了这么多年,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肇裕薪想了一下,开口道:“宣传这方面,是你的主场。你大张旗鼓地收购无双器,再用更加高调的姿态售卖传说器。给人一种,尽古公会传说器多得用不完的假象。”

    懒踏京华还是不太明白,问道:“这样,不会让咱们的传说器成品迅速贬值么?”

    肇裕薪嘴角挂上了招牌一般的邪魅笑容,懒踏京华知道,一般这个笑容出现,就意味着肇裕薪要坑人了。

    果然,肇裕薪邪邪地说道:“如果,咱们一直升级好了传说器卖出去,初始阶段,自然能赚得盆满钵满。但是,一旦到了后期,传说器泛滥,咱们有没有数量足够多的神器。不说,这个市场里面的利润最终会不会同样缩水,至少会给我们今后制霸应龙区带来障碍。平衡游戏难度与获得利益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再派人放出风去,直接告诉他们五色沙的妙用。”

    懒踏京华追问:“这样做,不会让咱们的秘密暴露出去么?”

    肇裕薪接口道:“这个秘密很值钱,但是,你不说,谁知道你掌握着秘密,又怎么才能把秘密变现?倒不如,将这个秘密公开,趁着别的公会来没有找到矿源,咱们直接开始高价起拍五色沙。”

    “你就说,这五色沙产量极低,必须要价高者得。到时候,咱们控制着流入市场的五色沙数量。就算是被一家都买去了,每一次都能成功,最终能多出几件传说器,还不都是我们说了算么?”

    肇裕薪的计划,为懒踏京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甚至,因为这个新世界实在是太广阔了,懒踏京华开了门之后,都没有犹豫,就扑进了新世界之中。

    这一次的练级计划,懒踏京华都没有时间参与。他将指挥权交给了肇裕薪,自己一个人投身到新世界的体验之中去了。

    依照肇裕薪的计划,懒踏京华很快就造就了适当的市场氛围。甚至,依靠自由发挥,懒踏京华将传说器的市场开发完善,价值挖掘得差不多干净了之后,才开始转卖五色沙。

    懒踏京华不得不佩服肇裕薪对于游戏情况把握的准确,能够依照玩家喜好,制造出适合每一个人的传说器的道具,显然比成品传说器更加好卖。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懒踏京华果断停止了无双器的收购。这一手动作,让许多跟风投机,囤积了大量无双器准备卖给懒踏京华的玩家,都赔了一个倾家荡产。

    懒踏京华十分精明,他知道之前售卖传说器,让传说器的市场需求变得有些疲软。他大胆的将五色沙的售卖,定义为了一天只出售一组。

    这样的做法,虽然让尽古公会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但是确实让五色沙的价格,无时无刻不在上涨。

    当天出手的第一份五色沙,被懒踏京华安排的人高价买走了。当然,精明的懒踏京华不会让这份五色沙被浪费掉。他安排好的玩家,开始直播使用五色沙制造传说器的过程。

    当尽古公会能大量出售传说器,是因为拥有五色沙的传言,被证实之后。第二天的拍卖活动,变得异常地火爆。

    不仅仅是五色沙的身价,在一天之内就连续翻了数个跟头,成功的锁定在了七位数的数字。甚至,就连尽古公会的玩家,也成了各方势力争抢的香饽饽。每一个人,都希望通过非正规的渠道,搞到一份五色沙,来看看它的神奇功效。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懒踏京华已经将易家村周围严密的防守了起来,甚至就连能那里开采五色沙的矿工玩家,都已经换成了他的心腹。

    懒踏京华许给了这些心腹玩家重利,就是害怕他们因为利益变节。

    当第三次五色沙的拍卖活动开始的时候,懒踏京华甚至没有时间出席四强赛的比赛现场。因为,他必须要亲自盯着刚刚走俏起来的五色沙的拍卖会。

    而五色沙拍卖会的举行,也让玩家们对于联赛变得兴趣平平。凡是有钱的跟喜欢热闹的,都去了五色沙的拍卖现场。这边代表着荣耀的竞技联赛,居然成了可有可无的消遣品。

    看到懒踏京华这么热衷于赚钱,肇裕薪也不仅哑然失笑。他简单的安排了一下对战表,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懒踏京华的名字,写在了最后一场单打比赛上面。

    为了保证懒踏京华不需要出战,第一场比赛依然是肇裕薪亲自出战。这一次,站在肇裕薪对手位置上的人,是唐诗公会的远上寒山。

    肇裕薪与院上寒山互相之间客气地见礼,就好像是老朋友一样在叙旧。

    肇裕薪说一句:“寒山会长好久不见,之前多谢您仗义出手。”

    远上寒山再回一句:“那是为了民族大义,我怎么可以不出手,翻尘会长不必放在心上。”

    ……

    这种场面,看得身为主持人的赖赖都有点困了。可是,她依然没有理由来催促这两个家伙。根据规则,他们就是这么聊道倒计时结束,也是符合规则的。因为,这是人家的自由。

    赖赖的好脾气,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因为之前翻尘小队极为抢眼的表现,以及最近尽古公会的出名。此刻来到这里看比赛的,不乏没有挤进拍卖会现场的人,他们可不是来看肇裕薪与院上寒山聊天叙旧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