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伍伍章 孤灯夺魂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完全没有料到的变化,让肇裕薪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补救措施。紧贴着魔神龙鳞甲移动的火焰刀,也杜绝了肇裕薪强行插入战戟的操作。

    实在没有办法了,肇裕薪只来得及向后撤退了半步。魔神龙鳞甲的领口部位,立即自发竖起,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尽管,有了魔神龙鳞甲遮挡,远上寒山这一击被弱化到了极限。但是,游戏始终是游戏,这一招致命弱点的攻击,还是为他带来了三倍伤害的收益。

    肇裕薪重新整理了一下架势,问道:“这一招,有什么名头?”

    远上寒山客气回答:“没什么,技能的么名字叫做孤灯夺魂。”

    “孤灯夺魂……”肇裕薪品味了一下,“不错,再来。”

    说着,肇裕薪主动抢攻,战戟一提,跟着就劈向了远上寒山的头顶。

    远上寒山早就已经意识到,绝不可以与肇裕薪的兵器硬碰。鬼知道,这看上去十分单薄的战戟,会不会拥有什么令天地惊鬼神泣的重量。

    更何况,就算单纯比拼攻击范围,火焰刀也占据着绝对的劣势。

    仔细考量了一下自己与肇裕薪之间的优势与劣势,远上寒山知道,自己不能再按照常规打法出招了。既然,孤灯夺魄的威力,已经在刚才得到了验证。那么,这就不由得远上寒山不冒险一试了。

    就见,远上寒山一抹头,矮身向前扑去。那样子,就好像完全不在乎肇裕薪劈落的战戟一般。

    要知道,远上寒山可是没有神器甲胄护身的。肇裕薪这一戟落下,不说直接击杀远上寒山,也绝对足以奠定这一场比赛的胜局。

    远上寒山也确实是艺高人胆大,微微侧着身子前扑,居然贴着戟刃躲开了战戟的攻击。

    肇裕薪一见远上寒山近身,当即也是心下一惊,立即就收回手中战戟,想要挡住对手。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远上寒山单刀的灵活了。一灯如豆与孤灯夺魂接连使出,肇裕薪只是觉得眼前火光一闪,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出现在脖颈间。

    迅速后撤几步,将自己送到了安全距离,肇裕薪伸手摸了摸脖子。多亏了魔神龙鳞甲的尽职尽责,只是有一点痛,并没有大碍。

    稍微活动了一下脖子,肇裕薪对远上寒山说道:“寒山老大果然好功夫,看来我也得使出点真本事了。”

    说罢,肇裕薪猛然手上一松,就丢掉了手中的画杆描金戟。紧接着,手中银光一吐,涯角亮银枪出手。

    不得不说,长枪才是肇裕薪的本命武器。至于说一直使用的战戟,一方面是因为一开始的比试不小心拿错了兵器,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有必要暂时隐藏实力才一直提着的。

    此刻,很显然是不能靠缩水的实力来对战远上寒山了。是以,肇裕薪再一次召唤出了涯角亮银枪。

    手中涯角亮银枪抖了一个枪花,肇裕薪快速进步,向着远上寒山杀来。

    远上寒山一件肇裕薪使用起长枪的熟练感觉,本身就先怯了几怯。下意识的后退半步,采取了守势。

    长枪如怪蟒一般,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突然向前一突,就刺向了远上寒山的胸口。远上寒山横刀招架,尖利的金属摩擦声响过,远上寒山硬是被推得倒退了数步。

    一击得势,肇裕薪再次向前迈步,长枪如蛟龙一般摇摆,直击远上寒山头顶。远上寒山立即歪头躲过,顺势将手中单刀压向长枪。

    刺目的火星四溅,远上寒山居然再次冒险,强行压着肇裕薪的长枪,就向着肇裕薪扑来。

    肇裕薪嘴角邪魅的笑容再一次浮现,右手攥住枪尾向怀里一拉,更拉进了几分自己与远上寒山的距离。随即,左手成掌猛击在了长枪的枪身之上。

    枪身的整体受力,以及受力的支点,一瞬间就发成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本身就需要一边压制抢身一边向前进步的远上寒山,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

    远上寒山不敢怠慢,立即就猛的一推手中单刀,想要离开抢身。

    即便如此,长枪依然如蛟龙摆尾一般,快速的抽向了远上寒山的侧脸。

    远山寒山举刀招架,却听着连续两声脆响,长枪与单刀一并压到了远上寒山的脸上。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被响亮的抽了耳光的远上寒山当即也打出了火气,借着惯性一转身就要扑上来拼命。

    肇裕薪刚刚击打抢身的左手,直接换掌成拳,一把就握住了抢身的正中部位。

    左手握住抢身之后,肇裕薪两手交替舞动枪花。一杆长枪在肇裕薪手中,既像是哨棒又好像是贴近舞动的双枪一般。

    远上寒山从没见过这样用枪的对手,当即腹诽着“还有这样的操作”,快步向着肇裕薪的攻击覆盖范围之外逃去。

    或许,是眼前的一幕太有震撼力了,远上寒山居然忘记了肇裕薪是使用长兵器的行家。

    左手一松,长枪如出水的蛟龙一般,快速向前吐了出去。顿时就让攻击覆盖范围扩张了一倍,恢复了长枪原本的威势。

    就肇裕薪个人而言,长枪与战戟相比,攻击范围基本相当,还具备更加轻巧的特点。长枪在肇裕薪手里时是一杆,舞动到远上寒山身前,就好像是密集的雨点一般繁复演化出无数重攻击。

    远上寒山立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策,明白自己刚刚不该后撤,为肇裕薪让出足够的攻击距离。为了弥补刚才的失误,他之能硬着头皮向着眼前密集的枪影之中斩出一刀。

    一刀过后,远上寒山借着兵器交击的机会,倾尽全身的力气压向肇裕薪的长枪。

    岂料,肇裕薪好像早有准备,手中长枪一抖,就抖出了五瓣梅花的影迹。顺便,还将火焰刀整个包裹了进去。

    一见火焰刀被圈,肇裕薪连续三次突刺。第一下将火焰刀击的高高扬起,第二下点中远上寒山肩窝,第三下眼看着就向着远上寒山的心窝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