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陆贰章 这可能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没有人理会高楼残照心底的那一声呐喊,因为,那是只能出现在他一个人心底的呐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花烂漫如前几次那样,一击得手,直接向后退步。看起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高楼残照如蛮牛一般的冲锋。若不是擂台拥有边界的话,想来山花烂漫已经放了高楼残照很远的风筝了。就算是擂台有边界,她也已经带着高楼残照绕这擂台跑了整整一圈了。反观高楼残照,就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般,再一次架起双锤,就追了上去。实话实,在高楼残照的意识里,今这一战,是他获得这一对传器双锤之后,最艰难的一战。而且,还是在对付重量与破坏力远远比不上擂鼓瓮金锤的月下美人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对面的玩家,看起来还是一个基本无害的姑娘。这一次要是输了,高楼残照这脸,绝对是丢到了奶奶家。甚至,有可能被被人当做人生污点耻笑一辈子。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更傻,高楼残照只能傻傻地追着山花烂漫进招。而山花烂漫显然就要轻松地多,她一招鲜吃遍,只需要不断地粉碎那个好像是无限次出现的分身一般的自己,就可以不断在高楼残照身上制造新的伤口。尽管,这些伤口并不深,甚至都没有任何一个是弱点攻击。可是,这好像是钝刀子割肉的感觉,让高楼残照比被凌迟碎剐都要痛苦。即便是痛苦,也一定要忍耐下来。因为,不忍耐的话,高楼残照一样没有任何机会。甚至,还有可能给山花烂漫真正攻击他弱点的机会。山花烂漫也不着急,就这样一刀一刀的磨着高楼残照的血量。似乎对于山花烂漫来,已经是十分有趣的一个游戏了。终于,在自己的血量还剩下大约三分之一的时候,高楼残照终于停住了脚步,对山花烂漫道:“累了,不玩了。”“大叔就是大叔,真不中用。”山花烂漫嬉笑着,“跑这几步路就累了。”高楼残照没有理会,而是直接收起了大锤。那样子,就好像是大锤的重量,影响了他真实实力的发挥一般。山花烂漫又笑,开口道:“大叔,你要是累了,不如就换我追你吧。”高楼残照不置可否,重新起了一个新的话题,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爱笑?”“emmm……”山花烂漫思考了一下,“因为,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看着山花烂漫笃定的样子,高楼残照真的很难把她想象成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高手。或许,这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吧。高楼残照的心里这般想着。一走神的功夫,山花烂漫已经虎视眈眈拎着月下美人刀来到了高楼残照的近前。山花烂漫手速极快,月下美人刀一举起来,立即就好像消失了一般,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高楼残照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又看到了两个山花烂漫。紧接着,就感觉到肩膀一热,立即就中了一刀。高楼残照冷漠的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伤口,就好像是受伤已经变成了他的家常便饭。随即,就借着刀势,向后退出了半步。山花烂漫得势不让人,再次重复之前的伎俩。这一次,她的攻击目标,是高楼残照的另一边肩膀。岂料,还没等她手中单刀命中高楼残照的肩膀。高楼残照肩膀一沉,却率先发动了攻击。山花烂漫就感觉自己胸口一沉,随后整个人就好像是炮弹一般被送了出去。紧接着,出现在山花烂漫眼前的,就是高楼残照乘胜追击的一锤。山花烂漫如之前一般,右手一抬,就想要避过这一次的攻击。哪成想,高楼残照这一锤也是虚晃一招。直接就荡开山花烂漫的单刀,随后一锤直接捶在了山花烂漫的脑门上。“这不可能!”这一次,发出“不可能宣言”的,是山花烂漫。“这,有可能!”高楼残照学着肇裕薪的样子,一脸邪恶的笑容望着眼前的山花烂漫。山花烂漫似乎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怒吼着问道:“这怎么可能?”不知不觉之间,山花烂漫已经用上了高楼残照之前的句式。而两个人分别出这句话,却只间隔了很短的一段时间。高楼残照真的对于眼前的少女有一些狠不下心,没有办法的他,耐心地解释道:“我不得不,你的月下美人刀,有一个极为好用的隐藏属性。”“可是,你应该知道,月下美人刀复制的,只有你的面容。对于游戏里面的一种玩法或者是技能,这样应该是够用了的。毕竟,游戏是公平的,不可能出现一种没有任何漏洞的设计。”“你的这个手段,最大的漏洞就是,在你的两张脸同时出现的时候,你却只有一个身体。”“虽然,你自己掩饰的很好。每一次你都尽可能的将自己真实的面孔,藏在刀身映照出的面容之后。可是,你仍旧无法改变,你的身体遭受到的攻击,是真实的攻击这一点。”“简单来,就是只要攻击你的身体,你的这个手段,就完全没有作用了。”高楼残照得很多,还总是在换气。似乎,是在不断观察山花烂漫的状态,不希望直接激怒他。山花烂漫确实没有高楼残照想象之中那么气,她只是陷入了深沉的思考之中。不一会儿,山花烂漫开口道:“我故意将刀身暴露在你的面前,一般人在攻击刀身几次之后,很容易就会发现我有一张脸是幻象。进而,也就会联想着,我的身体也会拥有一重幻象。将一切归咎于幻象,这才应该是最和逻辑的推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识破这一切的。”高楼残照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我足够皮糙肉厚吧。”“不错,你的确实是正常的推理方向,足以见得,你还是很仔细的设计过这个技能的。”高楼残照先是表达肯定,然后才话锋一转,“不过,一方面是你给了我太多次猜测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听力真的还不错。”“怎么讲?”山花烂漫追问。高楼残照邪邪一笑,道:“因为,我每一锤打出去,都能听见月下美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