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陆伍章 一起给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真要说起来,肇裕薪才是比高楼残照更加有理由推脱工资的人。

    因为,肇裕薪根本就不需要吃喝,给他钱他也只能收金币。

    就算是为了掩人耳目,肇裕薪故意让懒踏京华把钱打进他以前的账户。到时候,也一样是会被他换成游戏币在游戏里面买各种道具用掉。

    其实,钱这个东西,对于现在的肇裕薪来说,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肇裕薪有底气说不着急,等以后一块给。

    不过,高楼残照显然不是这个意思。甚至,他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十分鲜明的表情。

    那是一种,不想给肇裕薪现金,更加不想帮肇裕薪挂账的复杂表情。

    尴尬到咳嗽出声,懒踏京华才终于捋顺了自己的语言。

    他对肇裕薪说道:“翻尘老大,其实咱们能不能商量着,换一种支付方式?”

    肇裕薪饶有兴趣地追问道:“不知道,京华兄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懒踏京华酝酿了许久,连着深呼吸了十几次,才鼓起勇气说道:“能不能用五色沙抵账?”

    说完,懒踏京华赶紧低下头,似乎根本就不敢看肇裕薪的眼睛。

    看起来,他也觉得自己说的这个话,有一些过分了。

    肇裕薪一如既往的冷静,甚至比以往更加带出了几分冷淡的感觉。

    他对高楼残照说道:“我希望,你能给我说说你的理由。”

    是的,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肇裕薪没有计较多余的任何东西。

    没有宣告,五色沙的发现者,其实就是他本人;

    没有辩驳,炒高五色沙价格的法子,恰恰出自他的手笔;

    甚至,都没有质问,五色沙便宜的时候,懒踏京华为什么没有说要用五色沙抵他的工资。

    肇裕薪只想要一个理由,一个能帮着懒踏京华说服自己的理由。

    懒踏京华依旧低着头,他试探着说道:“我知道,这点五色沙不能代表一切。你为公会做得实在是太多了,我已经给你记了大量的出勤积分。可是,你在联赛之中的表现仍旧十分抢眼,就算是奖金,也早就已经累计到了恐怖的数字。”

    说着说着,懒踏京华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小。最终,他嗫喏道:“眼下,公会里最值钱的道具,就是五色沙了。我觉得,三份五色沙,应该能够的上你的奖金了。”

    说到这里,懒踏京华抬眼瞟了一眼肇裕薪。见到肇裕薪面罩寒霜的样子,试探着问道:“要不,我把数量,加到五份?”

    也不知道,是不是懒踏京华这副胆怯的样子,让肇裕薪有些心软了。肇裕薪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有些缓和。

    不过,这种缓和,并不足以让人看出,肇裕薪究竟是怎样的心思。是以,大家还统一都将自己的目光,紧盯着肇裕薪,希望能快点等来肇裕薪的回答。

    或许,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太过集中。居然,没有人发现,高楼残照早已经将这一切都录了像。并且,他还特意将录像分段,转发给了小美。

    说实话,如果高楼残照是在扮演一个好好先生,接长不短就要向自己的老婆汇报行踪的话。这种惧内的表现虽然会成为兄弟们酒后的谈资,却并不会真的觉得这是个问题。

    真正的问题,或许就连高楼残照都没有意识到。那就是,跟小美一起坐在电脑前面看这些视频的人,恰恰就是肖朗。

    如果,让高楼残照知道,自己在给肖朗“戴绿帽”之后,又被肖朗“反戴绿帽”。就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如现在这般淡定的录像了。

    不得不说,这肖朗与小美两个,还真的是能算的上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个女人,能在两个男人之间飘来荡去。一个男人,还能接受背叛过自己的女人回来。

    如果,这里不是另有什么隐情的话。想来,这肖朗与小美,已经算得上这人间少有的精品了。

    小美与肖朗之间,丝毫没有生疏的感觉。她放浪地委身在肖朗怀中,甜腻地叫了一声:“肖~少~~”

    肖朗伸出左手,宠溺地捏了一下小美的脸蛋。右手在小美身下偷偷一捏,问道:“什么事?”

    “讨厌!”小美俏脸一红,娇嗔一句后问道,“他们这是在聊什么?”

    肖少好像十分开心,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带着怀中那身材夸张的小美,也抖成了阵阵海浪的模样。

    笑够了之后,肖朗为小美解释道:“这个懒踏京华,打了一手好算盘啊。”

    “怎么说?”小美追问道。

    肖朗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低头吻上了小美的唇。一阵汁液四溅的法式长吻过后,肖朗开口说道:“这懒踏京华现在算是翻尘的半个老板,是老板就应该给员工发工资。可是,这翻尘不是一般的员工。他已经混成了老板的合伙人,工作能力还隐隐压过老板一头。”

    “然后呢?”小美急切地追问。

    肖朗用左手揉了揉小美的脸蛋,止住她的追问。

    继续说道:“身为老板的懒踏京华,既想让翻尘留下继续干活,又不想再出让手中的利益。所以,他想了个阴招,想要直接拴住翻尘。”

    “他们说的五色沙,是现在最紧俏的尖货。按理来说,翻尘拿到这个,只要转手倒卖。如果他不傻的话,只可能得到比他应得的工资更高的收益。可是,他不敢卖。”

    肖朗一下没注意,小美从她魔掌下探出头来问道:“为什么?”

    肖朗脸上带上几分猥亵的表情,双手齐动,捏的小美喘息连连,眼看是再也问不出什么问题了。

    随后,肖朗才回答道:“翻尘出手五色沙,就得背上从非正式渠道流出五色沙的罪名。到时候,如果五色沙贬值了,或者不再是最炙手可热的尖货了,都需要翻尘背这个锅。”

    “懒踏京华要是有心,把某一天拍卖所得直接转给翻尘当工资就是了。他像现在这么做,只不过就是想要表现得自己做事公允,又想让翻尘吃下这个哑巴亏。”

    小美急促地喘息了几声,似乎是要说话。

    肖朗眸光一闪,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可是,我们等的,不就是翻尘忍受不了,直接反出尽古工会这个时机么?到时候,我就可以放开手脚,专门对付他一个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