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柒肆章 玩赖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应该是沐春风在之前的比赛之中表现太过抢眼了,导致了宋词公会那边一直想要先击杀沐春风。

    此刻,双飞燕与青玉案的夹击,让沐春风再也没有了幸存的理由。

    唯一有机会救援沐春风的,就只有高楼残照。可是,正被各种虚弱与缓速技能折磨得不堪重负的高楼残照。

    眼见着沐春风有难,高楼残照咬牙挥动双锤,一锤一个,将两柄大锤分别砸在了双飞燕与青玉案的后背上。

    双飞燕与青玉案齐齐呼痛,借着惯性向前一扑,算是暂避锋芒一个回合。

    不过,沐春风却没能躲过这一劫,直接化作了一道不甘的白光。

    此刻,距离团战结束,只剩下大约一半左右的时间。而双方的比分,却停留在宋词公会七人存活,肇裕薪一方仅剩四人的尴尬境地。

    眼见着沐春风被杀,肇裕薪立即高呼一声:“春风!”

    不想,却被满江红与点绛唇联手偷袭,打得倒跌了一个跟斗。

    翻身爬起的肇裕薪,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变化。对着一直阻拦他的两个人就是一声大吼:“来啊!”

    随即,肇裕薪手中长枪如蛟龙出海一般,扭摆着快速攻向了眼前的两个人。

    满江红与点绛唇对视一眼,再一次故技重施。【】满江红在前面招架肇裕薪的攻击,点绛唇找机会偷袭。

    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这一次还没等点绛唇偷袭肇裕薪,肇裕薪便突然一松手,将长枪甩向了点绛唇。

    躲闪不及的点绛唇肩头中枪,立即就倒翻了出去。

    原地留下的满江红冷哼了一声,奸声道:“没了武器,我看你拿什么抵抗!”

    “幼稚!”肇裕薪反讥一声,嘴角再一次挂上招牌似得邪魅笑容。

    紧接着,也不等满江红攻来的长枪到近前,便从武器空间之中抽出了画杆描金戟。

    战戟出手,一上来直接就是凌迟式。

    距离肇裕薪过近的满江红,一个躲闪不及,直接就被打飞了出去。

    凌迟式过后,满江红的血条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

    肇裕薪看准方向,猛的将战戟当做标枪丢了出去。

    很快,一声惨嚎从满江红口中传出,他成为了宋词公会第一个被击杀的玩家。

    另一边的点绛唇,刚刚起身就看到了这一幕。

    《大荒》这游戏,对于兵器的使用没有任何职业限制。只是对拿得起兵器的最低属性值,有一定的限制。

    说实话,点绛唇并不是没有见到过,有些故意炫装备的玩家,今天拿个大枪,明天就换成双刀。

    不过,在战斗之中直接丢下一杆兵器,换成另外一杆还耍得虎虎生风的。点绛唇玩了这么久的游戏,就只见过肇裕薪一个。

    毕竟,不实每个人都像肇裕薪这样拥有神奇的兵器空间。背包里面背着太多的武器,实在是太影响负重。

    这也要说是点绛唇自己功课做得不充分了。其实,肇裕薪在之前对战远上寒山的时候就已经换过兵器了。如果点绛唇能像远上寒山那样,热心关注每一场比赛的录像。或许,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惊讶了。

    当然,型点绛唇现在的表现上来看,他也有可能会因为见到了肇裕薪当面表演的更换兵器,直接就傻在原地。

    点绛唇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哆哆嗦嗦地堆肇裕薪说道:“你这是开挂,是玩赖。”

    也那怪点绛唇这么说。如果是将战戟背在背包里面,所增加的负重,已经足以影响玩家的行动了。

    而玩家如果想通过增加炼境属性,获得更多的耐力与轻功值消弭这种影响。势必就会在战戟类兵器最需要的练体属性上有所亏欠。

    而如果想兼顾这两种属性,只有完全不去点增加物理攻击的炼兵属性。

    想要三者兼顾,在普通玩家眼里,除了开挂,已经不做其他设想了。

    也就是肇裕薪这种拥有神兵空间的人,才能完全忽略这个问题。因为,他并不需要考虑负重。

    面对点绛唇的指摘,肇裕薪没有反驳,反而是邪魅地说道:“玩赖么?后面还有更玩赖的呢!”

    说着,肇裕薪手中各种兵器层出不穷,被他当做暗器一般,快速丢向了所有他想让他们出现的位置。

    点绛唇一开始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当他挨了两下之后,才忽然清醒过来。

    “怪,怪物!”点绛唇大声呼喊着“怪物”,完全放弃了继续与肇裕薪对抗的念头。

    似乎是丢够了兵器,肇裕薪右脚狠狠一踏地面,将涯角亮银枪收回到自己手中。

    紧接着,冲撞发动快步追上了点绛唇。

    二人错身而过,肇裕薪一招霸王回头,杀了点绛唇一个回马枪。

    点绛唇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直接就被肇裕薪钉死在了地上。

    连续击杀两个对手,肇裕薪右手持枪,左手高高一举,刚才被他丢出的兵器全部都聚集在他头顶之上。

    随后,肇裕薪最后快速向着仍旧在混战的玩家一指。紧接着,自己也快速冲了上去。

    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兵器雨,再一次出现。这一次它要对付的并不是千军万马,而是宋词公会的五个玩家。

    宋词公会唯一对眼前这一幕略有耳闻的,就只有莺啼序。

    只是,就连他当面看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感叹。

    不得不说,任谁在第一次见到这一幕的事后,都会由衷的感到赞叹。

    如果这样的玩家能多几个,玩家与boss之间的差距,不知道会不会逐渐被模糊掉。

    在宋词公会的时候玩家疲于应对兵器雨的时候,翻尘的小队的队员却因为早已习惯了在这种环境作战,而变得如鱼得水。

    而发动兵器雨的肇裕薪,则早早找上了破阵子。一枪探出,直刺破阵子的要害。

    有了上一次的交手经验,肇裕薪先是试探一击击碎了破阵子的雨幕技能。随后,手腕再次发力,直接将长枪刺入了破阵子的胸膛。

    整个过程简单粗暴,破阵子一点有效的抵抗也没有做出。

    由此,肇裕薪也终于明白,莺啼序为什么不让破阵子参加前面的比赛了。他不要说pk的能力,就连自保都难以做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