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柒玖章 助纣为虐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在今天之前,宛转蛾眉就曾经与肇裕薪有过交手的经验。

    那一次,肇裕薪还没有真正满级,还不算是一个大高手;

    那一次,肇裕薪也没有获得兵神传承,还仅仅只能勉强算作是一个普通的侠士玩家;

    那一次,宛转蛾眉也与今天一样的作战勇猛;

    那一次,宛转蛾眉败了,败得非常彻底。

    没有人统计过,肇裕薪在满级之前,究竟打败过多少个已经满级的玩家。而依照满级玩家特有的骄傲,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只要没能杀死肇裕薪,就算是失败。

    偏偏,肇裕薪一直都是那个创造奇迹的人。他纵横捭阖,戏耍满级高手玩家于鼓掌之间。所需要的,也不过就是一条长枪。

    涯角亮银枪,从头至尾都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势。

    这并非是这杆长枪本身的气势,如果长枪可以有气势,那一定是用枪的人在潜移默化之间,所造成的影响。

    在大荒之中,这杆枪只跟过两任主人。

    前一任主人蚩尤,以及现在这一任主人肇裕薪。

    两任主人并没有可比性,却有着一个共性。

    那便是,他们都是桀骜不驯之辈。

    一个性喜以下犯上,另一个则喜欢以弱胜强。

    带着这般孤高桀骜的气势的一杆长枪,无论如何也是不甘落于其它兵器之后的。

    就算,是落在大刀后面,也不行。

    大刀漫卷,刀锋所过之处,似梨花白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世间,落下了久违的霜雪。

    然而,这刀光,却欺霜胜雪,自有自己的一份冷冽与高傲。

    兵器如人,招式,亦如人。

    委身于丹波先生羽翼之下,甚至偶尔会成为对方的胯下玩物的宛转蛾眉。其内心,一直住着一个强大的自己。

    那个“宛转蛾眉”,才是真正的宛转蛾眉。是那个急于证明自己,摆脱束缚的宛转蛾眉。

    而这种真我,在漫天席卷的刀光之中,总是存在的。

    在这名称就叫做霜天花雪的技能之中,也是存在的。

    肇裕薪读懂了这种真我,就想读懂自己一般笃定这就是宛转蛾眉的真我。

    所以,他不肯轻易出手击杀宛转蛾眉。甚至,就连让婉转峨眉受伤,都变得有些舍不得。

    肇裕薪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想要用手中桀骜的长枪,直接压制住那向往着自由的大刀。

    对于自由的向往,便代表着从未接触过真正的自由。【】它的渴望是如此的强烈,却并没有做好为了追寻自由需要付出一切的准备。

    这在先天上,便不如已经拥有自由的人有优势。

    长枪翻转之间,大刀已经雌伏。肇裕薪开口劝说宛转蛾眉,道:“何必助纣为虐,早日回头是岸才好。”

    婉转峨眉奋力使长刀挣脱压制,落寞地回答:“有些事情,错了就不能回头了。我的事,还不用你管!”

    眼见着宛转蛾眉久战肇裕薪不下,悠然经年也无法再袖手旁观了。

    这毕竟是一场竞技,它只讲究规则,并不追求所谓的江湖道义。既然是二对二的比赛,就允许偶尔出现二对一的局面。

    悠然经年的兵器,是一柄吴钩。它有一个高冷的名字,就叫做“绝情勾”。

    这种兵器,如刀似剑,在顶端还有一个兼具弧形刃口的弯钩。若是运用得法,显然也会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兵器。

    悠然经年突然跃入战局,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一声断喝过后,直接用绝情勾勾住涯角亮银枪。

    看悠然经年那卖力的样子,似乎是想要控制住肇裕薪的兵器。

    细叶谁裁眼见肇裕薪兵器受制,立即双手齐发,八柄飞刀划过弧线,快速向着悠然经年袭去。

    悠然经年转头看了一眼袭来的飞刀,狠狠一咬牙,宁可舍命也不愿放开肇裕薪的长枪。

    重新拉开架势的宛转蛾眉看到了这凶险的一幕,就地一滚就来到了悠然经年的身前。手中大刀抡动,就挡下了八柄飞刀。

    随后,似乎是看出肇裕薪兵器受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就见她手中大刀一横,一招“磨腰盘根”就斩向肇裕薪的腰间。

    肇裕薪嘴角邪魅笑容再现,立即就丢下手中较力的长枪。

    自从继承了兵神传承之后,还没有人能真的限制住肇裕薪的兵器。

    眼看着自己拼死也要控制住的涯角亮银枪向着自己这边飞来,悠然经年居然一点也不开心。如果,这长枪对于肇裕薪来说并不重要,那么她的努力不就白费了么?

    带着不甘的情绪,悠然经年向后一仰,就要躺倒在地。

    涯角亮银枪对于肇裕薪当然重要,只不过,身处自由之中的他,并不希望被人限制罢了。

    画杆描金戟再度出现,无声的提醒着悠然经年,肇裕薪是可以随意更换兵器的。

    一招斩首式迫退宛转蛾眉,肇裕薪手中战戟向着悠然经年一抄。居然借着涯角亮银枪,将悠然经年拉了过去。

    战戟灵活的跳动,将涯角亮银枪挑得飞向了宛转蛾眉那边。肇裕薪抬手一招诛魂灭魄出手,直接强行击杀了悠然经年。

    悠然经年的死,似乎刺激到了宛转蛾眉,她大喊一声向着肇裕薪冲杀过来。

    此刻,肇裕薪刚刚完成击杀,笨重的战戟还来不及收回护体。眼看着宛转蛾眉的大刀,就要砍中肇裕薪的身体。

    原本打算仗着魔神龙鳞甲强势,硬吃下这一击的肇裕薪,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土黄色的光芒。

    原来,是细叶谁裁的流沙技能发动了。

    细叶谁裁这一招,不在于杀伤力多高,更加不在于宛转蛾眉中招之后,会被缓速多少秒。

    他的珍贵就在于,技能出现的恰到好处。有了这个减速状态,肇裕薪终于多出了收回战戟的那一瞬间时间。

    战戟收回,肇裕薪一刻也不敢停留,一招腰斩式发动,径直攻向宛转蛾眉腰间。

    宛转蛾眉大刀向下一压,便带偏了战戟的走向。

    肇裕薪随身就势,战戟猛的往地上一贯,反而将宛转蛾眉带了一个趔趄。

    松开战戟之后向后一跃,肇裕薪一招手,长枪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肇裕薪冷声喝问:“我再问你一次,可愿回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