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捌贰章 气吹的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说实话,肇裕薪没有在相柳区进行过游戏。甚至,他从来都没有逛过相柳区的游戏论坛。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相柳语不过关,阅读起来比较困难。更加重要的是,应龙区的事(情qing),就已经够他忙活的,实在也是分(身shen)乏术。

    是以,这布都御魂究竟是什么鬼,肇裕薪根本就不知道。

    好在,肇裕薪能猜出这应该是一种兵器的名字。只不过,翻译之中用的仍旧是相柳语的音译,又或者翻译过来就是这几个字。

    至于说,相柳区玩家的兵器,无外乎就是一长一短两柄,刀不像刀剑不像剑的兵器。对付这种兵器,肇裕薪有着绝对的自信。

    肇裕薪手中银光一泻,涯角亮银枪亮出,也不废话,当(胸xiong)一枪就刺了过去。

    海天垣石“哇哇”怪叫一声,手中长刀下压,短刀竖着一封,居然稳稳地接住了肇裕薪的这一枪。

    肇裕薪本能的想要收回长枪再刺,却发现长枪好像被治住了一般,收回地速度非常缓慢。

    与此同时,海天垣石嘴角带上一抹得意之色,对着肇裕薪说道:“这一招,就是你死的缘由?”

    “死的缘由”?他是想说取死之道么?

    肇裕薪心下忍不住吐槽这个同声传译的功能,手上的动作自然就慢了一分。就看那海天垣石两只手快速的交叠推进,居然好像是攀援一般,快速向着肇裕薪接近过来。

    肇裕薪哪能吃这种亏,长枪猛的一震,就震开了海天垣石的双刀。紧接着,长枪向右一扫,就扫向了海天垣石的(胸xiong)膛。

    不得不说,海天垣石的角色(身shen)材并不算高大。肇裕薪平(日ri)里与应龙区玩家对战时,一般都是攻击腰胯位置的技能,基本上全部都集中在了海天垣石的(胸xiong)腹位置。

    海天垣石眼见自己已经躲不开这一招,突然收刀进腰侧。随即,双手结印,口中振振有词,似乎是在念着什么咒语。

    什么(情qing)况?居然还有这样的((操cao)cao)作?这货究竟是侠士还是贤士?

    一连三个问题在肇裕薪的心底升起,其难度的递进关系,完全不亚于“早上吃什么?中午吃设么?晚上吃什么?”这一世纪大拷问。

    拷问了自己三个问题,也给了海天垣石一个施展的机会。就见,海天垣石原本待的位置,一下子就弥漫起了一股烟尘。

    心说,这货莫不是要跟我玩消失?肇裕薪也就没有上前,耐心的等待着烟尘的散去。

    可是,烟尘是散去了,海天垣石不仅没有消失,还带了几个多胞胎兄弟一起上来。

    肇裕薪心里一下就恍然起来,这货用的是分(身shen)技能。

    在此之前,肇裕薪并没有亲眼见过分(身shen)技能。这种技能,是尽古公会一个普通玩家,偶然看到相柳区玩家施展过的。

    依据那名玩家所说,相柳区玩家的分(身shen),每一个都拥有真(身shen)一半的攻击力。如果被他们同时击中,很有可能直接造成数倍于真(身shen)的伤害力。

    当时,肇裕薪就判断这种技能就是人海战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

    今天,近距离亲眼见到分(身shen)技能,肇裕薪更加笃定,这个需要先收起武器才能使用的技能,根本就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这么想着,肇裕薪长枪一震,就已经挑翻一个分(身shen)。不得不说,分(身shen)除了攻击力只有真(身shen)的一半以外,血量甚至只有一点。只要遭受一点细微的攻击,就会被打成一团烟尘飘散。

    原来,这些分(身shen)都是“气吹的”啊。这么想着,肇裕薪更加放松了几分。长枪连续点出,再次击破了三个海天垣石的分(身shen)。

    或许,分(身shen)最大的好处除了跟真(身shen)长得一模一样以外,就只有分(身shen)死了真(身shen)不扣血这一个优点了。

    也正是仗着不怕分(身shen)死的“大无畏”精神,海天垣石指挥着自己的分(身shen),快速的将肇裕薪包围了起来。

    分(身shen)整齐划一的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无数长短刀招呼在肇裕薪的魔神龙鳞甲上面,带给肇裕薪一种浑(身shen)麻痒的感觉。

    不自觉的拧动了一下(身shen)体,肇裕薪长枪在腰上一盘。刚刚还生猛地发动偷袭的分(身shen),全部都被肇裕薪这一招给打回了圆形。

    而他们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够破开魔神龙鳞甲的防御。肇裕薪只是象征(性xing)地被扣减了几十点血量。

    然而,海天垣石的最终目的,也并非仅仅是这样。他的真(身shen),也伴随着分(身shen)的消失,躲藏进了烟气之中。

    肇裕薪原地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海天垣石的踪迹。却因为后背一(热re),借着受创的机会,发现了海天垣石的长刀。

    追寻着长刀袭来的角度,肇裕薪一招霸王回头刺出,一枪击中了海天垣石的大腿。

    这一下,海天垣石总算是暂时不能跑得太快了。

    肇裕薪扫了一眼战斗信息,赫然发现自己刚刚被海天垣石打出了一个五位数的伤害。看着已经空了接近四分之一血条,肇裕薪心下一紧,判断出海天垣石所谓的布都御魂,极有可能是一件相柳区的神器。

    正这般推测着,海天垣石再一次翻(身shen)杀来。

    这一次,肇裕薪可不敢再与海天垣石硬拼。穿插式走位法乍现乍收,肇裕薪就好像瞬移一般,来到了海天垣石的(身shen)后。

    手中长枪一摆,一招“长河落(日ri)”击出,直接打掉了海天垣石一半左右的血量。

    看起来,这海天垣石虽然手中兵刃杀伤力惊人,(身shen)上的甲胄却多半是样子货。看着虽然唬人,却并没有多高的防御能力。

    海天垣石吃痛,顺势向前一扑。这一举动却正中了肇裕薪下怀,一招夜叉探海出去,直接将海天垣石的血量锁定在了还剩五分之一左右。

    海天垣石故技重施,趴在地上结印一招分(身shen)术。一瞬间擂台之上就并排爬满了不下十个海天垣石,看台上的观众们哄笑出声,大声喊着:“翻尘老大,别急着杀死他,挨个打他们(屁pi)股!”

    看起来,相柳区玩家确实是十分不得人心。不管他们因为什么出现在应龙区,都会被应龙区玩家玩坏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