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叁捌陆章 通灵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冰凉的触感,让肇裕薪的心神都为之一凛。

    定睛一看,居然是又一个透明的影子在抱着涯角亮银枪。随着肇裕薪将目光投注到它的身上,肇裕薪居然看到了翩翩飘落的雪花。

    我去,这是气象节目么?怎么还有小雨转雨夹雪的天气?这么恶略的天气,天气预报也不说提前报一下呢?

    正在心底吐槽,肇裕薪忽然发觉,似乎有哪里显得不合理。左右看了看,却并没有发觉哪里是不合理的。

    随然,眼前这些透明的影子,看起来是真的有点吓人。此刻的肇裕薪,毕竟是身处游戏之中。就算是遇到了什么鬼呀神的,也不应该是什么大问题。

    是以,就算是有两个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玩意,抱着肇裕薪的大腿死命地往下拖。他也权当是叫了两个姑娘给他做足底按摩了,完全就强制当做正常情况忽略了过去。

    就连这种情况都能直接忽略掉的肇裕薪,仍旧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这种不对,已经不是白日见鬼这种玄幻的事情能解释的范畴。

    严格来讲的话,或许是一种存在逻辑漏洞的情况。

    百思不得其解之间,肇裕薪只能将周围发生的一切,重新打量了一遍。

    这一打量,你还别说,他顿时就感觉茅塞顿开。

    肇裕薪心心念念一直惦记的逻辑漏洞,其实十分明显。只不过身为当局者的他,一直都不自觉的给忽略了过去。

    那就是,凭什么雨点子小到了看得见摸不着的小雨,能直接浇出一条河来啊?

    不知道现在这个季节都供暖了么?这种小雨要么连地皮儿都浇不湿,要么早就应该被刚才看见到雪花同化,直接把地给冻住。

    这哗啦哗啦淌水的河,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啊。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对盘腿坐着的山平室小说道:“你这技能有bug啊,你这不符合逻辑跟自然规律啊。”

    山平室小可能也是没有见过肇裕薪这么较劲地对手,立即就急了。反驳道:“你们家通灵术符合自然规律啊?我上哪知道她们出来为什么自己还带着场景特效啊?抱着你大腿那俩姑娘,一个叫溺女,一个叫桥姬。你要是想知道她们的逻辑是啥,你自己找他俩问问呗。”

    一听山平室小这么说,肇裕薪重新低头打量起给他做足疗的那两个影子。

    心说,这俩姐姐长得也太像了,我也分不出来谁是谁啊。

    你说她俩一个叫溺女一个叫桥姬,那她俩就真是溺女跟桥姬了?

    溺女咱们暂且不提,反正她俩现在都在水里泡着呢。这也没有桥啊,咋证明她俩谁是桥姬啊?

    这么想着,肇裕薪就又问:“吹啥桥姬呢,桥搁哪呢?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看?”

    山平室小也是气得够呛,直接开怼:“我说你咋那么多废话呢,你就不能自己找找啊。再说了,抱着你左腿的姑娘就叫桥姬了,有没有桥能咋的?能死啊?”

    终于弄明白了哪个是桥姬,哪个是溺女,肇裕薪却高兴不起来。

    心说,你倒是希望我找桥直接找死呢,可是这不现实啊。这俩姐姐明显更喜欢做足疗,根本就拉不动我。这俩不会是冒牌的溺女跟桥姬吧?

    想了想,自己刚才确实有点讨厌。更何况,这话要是说出口,容易让同声传译软禁翻译成脏话。

    所以,肇裕薪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你整这玩意干啥?你说我现在直接扎你一枪,你怨不怨得慌?”

    哪成想,山平室小特别强势地回答道:“你扎一个试试?”

    那小模样,就跟叫嚣着让范伟没病走两步的赵本上似的。

    肇裕薪心说,我这就给你走两步看看。

    哎呀,没动。

    看起来,这两个做足疗的姐姐不是没有力气。人家的本质工作其实是限制,并不是真的要把他拉到水下面淹死。

    这么想着,肇裕薪忽然感觉到不妙。

    这俩小姐姐要是过来限制自己的,那另外一个小姐姐呢?

    想着,肇裕薪就想再来一个标枪绝技。哪成想,整条右胳膊就跟冻木了似的。除了冷是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难不成,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除了左手跟第五肢以外,哪都不能动了。

    可是,这只有左手跟第五肢一起活动的画面,是不是有点太少儿不宜了?

    这么想着,肇裕薪就想抬起左手,指着山平室小来了一句:“你赶紧给我松开。”

    可是,话是真说出来,左手却没有如约抬起来。

    这一下,肇裕薪可是真慌了。

    心说,我这左手要是在不能用了,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这时候,山平室小似乎也休息好了。她站起身来说道:“你以为,这蒙蒙细雨是无害的么?你现在除了嘴,恐怕哪都动不了了。”

    肇裕薪心说,难不成你这雨里还埋伏着小姐姐呢?搁哪呢?赶紧叫我看看。

    想着,就想抬头去找。可是,这眼珠子使了半天劲,脑袋硬是一点没动。

    肇裕薪对山平室小说道:“你说错了,我眼珠子也能动。”

    山平室小突然有点后悔限制住肇裕薪的行动,毕竟,在能动的时候,他的话还真没有现在多。

    似乎是为了让肇裕薪闭嘴,山平室小也从虚空之中抓出来一副弓箭,弯弓搭箭就瞄准了肇裕薪的要害。

    想了想,似乎直接这么杀了不解恨。山平室小又问肇裕薪道:“你还有什么遗言想说么?”

    肇裕薪确实有话想说,他想说你这女人戏真多,在擂台上死了连死亡次数都不扣。要什么遗言啊,你咋不要手表跟自行车呢?

    转念一想,又怕惹得这个整天跟鬼在一起混,简称鬼混的神经病。嘴巴张了张,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山平室小一见肇裕薪不说话,一箭就射向肇裕薪的心脏位置。

    肇裕薪眼珠一动,擂台上插着的一把宝剑立即就跳了起来,一下劈断了这根箭矢。

    山平室小一看还有这种操作,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再生变化,立即就快速拉动起弓弦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