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零壹章 无人可敌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何来无敌?

    任何诈称无敌之辈,多半是暂时没有遇到对手,或者是暂时没有遇到克制他的人罢了。

    揉揉的传承不可谓不强,揉揉的操作技巧也不可谓不高超。

    只不过,揉揉并不适应与尾压原下这样的对手对战,所以才不小心被推下了擂台。

    肇裕薪来到揉揉身边,轻声说道:“一点小失误罢了,没有人有资格责备你。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个人把他打下去。”

    说着,肇裕薪看了一眼源战队的等候区。

    此刻,源战队那边的面孔,已经全部都变成了肇裕薪的熟脸。很显然,源战队一共就只有七名队员。

    换句话来说,还剩下四个人没有上过场的翻尘的小队,只要成功把尾压原下磨死就能获胜。

    当然,前提是懒踏京华在揉揉回来之后便不再闹别扭,愿意上场比赛。

    想到了懒踏京华,肇裕薪忽然发现懒踏京华很久没有说话了。他原地转了一圈,似乎是在寻找懒踏京华的身影。

    遗憾的是,懒踏京华就好像失踪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在等候区候场。

    平时需要懒踏京华上场的机会也不算多,他不在等候区并没有让肇裕薪觉得多么意外。肇裕薪唯一有些不满的,只是懒踏京华没有跟他打招呼便离开了这里。

    想了想,觉得懒踏京华有可能是在自己上场比赛的时候离开的等候区。

    为了不冤枉懒踏京华,肇裕薪问身边的人说:“对了,你们谁看见京华老大了?”

    众人都是摇头,只有沐春风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回答道:“刚才我看他一个人走了,我以为是公会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就没有问他去哪里。”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肇裕薪追问。

    沐春风十分笃定地说:“刚走不久,大概就在揉揉掉下擂台之前。”

    “这样……”肇裕薪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无妨,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比赛,你们谁愿意上去应战?”

    身为队长,肇裕薪这个时候按理来说应该点将。只是肇裕薪的性格就是这般,不太愿意逼迫别人。

    所以,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询问。

    只是,这样询问,还在候场的选手就有些不太愿意主动上去。

    任谁都能看出来,只要用车轮战的战法,是有可能磨死尾压原下的。可是,由谁打头阵,又应该由谁收尾,这就需要身为队长的肇裕薪拿主意了。

    话一出口,肇裕薪就意识到了气愤的诡异。等到没有人主动应战,肇裕薪便明白了大家的想法。

    “没有人愿意主动出战,我可就……”肇裕薪本打算说“可就点将了”,却忽然看到一个倩影一跃而起。

    原来,是不爱说话的凌嘉懿,直接跃上了擂台。

    这样的举动,比说话更加有力。在明确地表示了自己愿意上场的同时,也是狠狠地刺激了一下没有动作的人。

    另外两个没有上过场的人,分别是谭咏侯与高楼残照。他们身为两个男子汉,在看到一个女人二话不说就跃上擂台之后,脸上都不由得有点发烧。

    凌嘉懿上了擂台之后什么都没有说,快步扑向盘膝而坐的尾压原下。

    她知道,自己在攻击范围上尚且不如使用轩辕剑的揉揉。她没有时间更加没有底气与尾压原下客套,她所能做的就是尽快消耗掉尾压原下一点血量。

    此刻,尾压原下的血量,事实上只剩下了不到一半。凌嘉懿觉得,凭借自己的攻击力,至少能将威压原下的血量打到四分之一以下。

    只是,凌嘉懿着急上场,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战斗特点。如果她能摸到尾压原下,基本上就是尾压原下直接离开擂台的时刻。

    而尾压原下,明显不会想让凌嘉懿摸到他。

    揉揉感觉到的诡异阻力,再一次出现在了凌嘉懿的面前。

    在炼体这个属性上做单一比较,凌嘉懿显然比揉揉更加占据优势。身为使用拳套作为武器的玩家,凌嘉懿需要大量的炼体与炼兵点数来增加战斗力。

    遗憾的是,尾压原下这个名为“八汰”的技能,并不是只要力量大就能解决问题的。

    凌嘉懿的拳头刚刚递出,就好像是被吸进了旋涡一般,整条胳膊就跟着扭动了起来。

    进而,由胳膊带动整个身子,都跟着一起律动了起来。

    知道的,认为凌嘉懿这是在pk。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新潮的现代舞比赛现场。

    凌嘉懿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沉默地对抗着这股乱涌一般的力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凌嘉懿或许是累了,她感觉到自己对抗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势。

    终于,凌嘉懿的胳膊上传来了不堪重负的声音。伴随着胳膊诡异地扭曲成了一个独特的角度,凌嘉懿也步了揉揉的后尘。

    倩影如御风而起的天鹅,匆匆而来,又优美而去。

    重新回到了等候区的凌嘉懿,没等同伴们开口,直接说道:“确实诡异,堪称无敌。”

    大家知道,凌嘉懿能一次说八个字,已经算是很多了。是以,也没有人追问凌嘉懿其他的细节。

    众人的焦点,都集中在谭咏侯与高楼残照争先恐后的争抢上台机会的拉扯之中。

    有了凌嘉懿的榜样作用,谁先上台的事情自然不需要再纠结。可是,谁先不上台就成为了新的难题。

    难题的解决,得益于高楼残照的一句话:“谭老大,在力量上还是我更占优势一些,不如上我上去再试试。要是我也被丢了下来,那就不是力量的问题。技巧上面,我自认比你差的太远。如果需要技巧才能获胜,你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谭咏侯找不到任何辩驳高楼残照的理由,只得让高楼残照走上了擂台。

    招牌式的火星再一次出现,大锤对撞之间,高楼残照就冲向了尾压原下。

    或许,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大力出奇迹。高楼残照的凶猛,显然是尾压原下不曾预想过的。

    擂鼓瓮金锤一出,成功的印在了尾压原下脸上。给他来了一个,“真·打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