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零捌章 远走他乡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咽喉被制,肇裕薪自然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他果断的将长枪收进兵器空间,随后也不看那黑袍人,直接将头转向懒踏京华。

    肇裕薪说道:“我知道我输了,输得很彻底。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

    懒踏京华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开口说道:“不需要单独谈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肇裕薪没有接话,等待懒踏京华继续说下去。

    “没错,你看到的这个人就是启兴!”懒踏京华肯定了肇裕薪的疑问,“我知道你要问我,他为什么会出现。”

    肇裕薪艰难地点了点头,示意懒踏京华继续。

    懒踏京华故作神秘地说道:“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一切疑问都有可能是真的。只不过,我觉得你暂时没有必要知道全部的真相。”

    肇裕薪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黑袍人立即压了一下战斧,让肇裕薪冷静了下来。

    懒踏京华满脸笑意地说道:“作为老搭档,我友情提示你一句,你最好想清楚,我是如何让启兴来为我卖命的。这事,事关你的生死存亡,你最好能想清楚了再决定之后的行动。”

    “哦,对了!”懒踏京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现在野战之神回来了,他将接替你成为公会的新形象代言。你这个所谓的野战之王,想必已经看出来人与神之间的差距了。”

    说到这里,懒踏京华转头对黑袍人吩咐道:“启兴,那个废物没用了,送他一程吧。以后,如果在应龙区再看到他,给我看见一次就杀他一次。”

    黑袍人仍旧没有说话,右手向回一收,战斧就被他提起蓄力。随后,就见他肩膀一松,战斧就劈向了肇裕薪的咽喉要害。

    肇裕薪知道,只要这一斧子落下来,自己重生之后的一血,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很明显,他感觉到了不甘心,而且是极其强烈的不甘心。

    死死地盯着懒踏京华,肇裕薪手上印决快速变换。

    肇裕薪并没有任何贤士职业的技能,他唯一一个需要变换印决施展的技能,就是双心一线。

    “哥哥!”双心一线技能发动,盼儿直接出现在肇裕薪的面前。与她同来的,还有那温婉俏皮的声音。

    由于肇裕薪此刻正躺在地上,盼儿一出来就趴到了他的身上。

    从来没有这般近距离接触过彼此的两个人,都不由得脸红心跳了起来。

    肇裕薪并不知道,这个技能是一定会将盼儿召唤到自己的正对面。

    这时忽然想起自己正在战斗之中,高声叫道:“盼儿小心!”

    虽然已经主动出言提醒,却还是有些晚了。盼儿的右肩处重重的受到了一次攻击,痛的盼儿全身都是一真抖动。

    美人在怀的感觉,原本总是不会太坏的。可是,这美人如过贴在身上快速的一阵扭动,就不是每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都能消受得起的了。

    肇裕薪迅速的绷紧了身体,生怕做出什么令盼儿误会的举动。

    盼儿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肇裕薪的异常,快速的转身坐起身来。

    就这么坐在肇裕薪的肚皮上对黑袍人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盼儿的哥哥?”

    黑袍人仍旧没有说话,手中战斧一横,直接就攻向了盼儿的咽喉。

    盼儿恍然大悟地说道:“盼儿知道了,你是坏人!”

    说罢,手上印决一掐,一个心形的火团凭空出现。

    黑袍人的战斧收束不及,直接就切进了这个心形的火团。

    看着战斧从火团之中一透而过,黑袍人得意的舒展了一下肩膀。

    与此同时,盼儿的嘴角上,带起了一个与肇裕薪平时最喜欢的邪魅笑容一般无二的笑容。

    被战斧穿透的火团并没有消散,反而好像是找到了巢穴的蜜蜂一般,快速扑到了黑袍人的手臂上。

    接下来,黑袍人浑身一抖,大火很快就吞噬了黑袍人。

    这一次,就算黑袍人没有痛感,也不得不开始想办法先扑灭蔓延至全身的大火了。

    盼儿根本就没有多看黑袍人一眼,一击击退了对手之后,她转过身来对肇裕薪说道:“哥哥快看看,盼儿的新招式厉不厉害?”

    肇裕薪宠溺地伸手刮了一下盼儿的鼻子,说道:“很厉害,叫什么名字?”

    “心如烈火!”盼儿开心的回答道。

    “不要在那里打情骂俏了,你现在的处境恐怕没有这么乐观吧?”懒踏京华阴阳怪气的声音,是此刻最煞风景的噪声。

    肇裕薪本能地将盼儿护在了身后,对懒踏京华说道:“你千方百计的挤走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懒踏京华冷笑:“怎么,连我们的翻尘老大也学会了反咬一口么?”

    肇裕薪正色说道:“反咬一口?你敢说,你不是早就生出了把我挤兑走的心思?要不是之前职业联赛没有打完,你能让我在尽古公会待到现在?”

    懒踏京华并不肯正面回答问题,顾左右而言它道:“现在,你赌斗输了,就不用履行诺言么?”

    “好,道不同不相为谋,算我信错了人,我走!”说着,拉起盼儿的小手,就要离开。

    “老大,不要走!”沐春风连忙站出来说道,“京华老大,你就真的要逼老大离开么?”

    懒踏京华冷哼一声,说道:“是他自己立的fg,我不过是不想限制人家的自由罢了。”

    “如果翻尘老大离开,我也不会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说话的是谭咏侯。

    懒踏京华略微有些差异,问道:“你也要离开这里么?”

    谭咏侯说话很有分寸,回答道:“我之前留下,是为了能随时挑战翻尘。如今他离开了,我自然要去大荒之中寻找新的对手,留在这里只会让我的技术停滞不前。”

    懒踏京华知道谭咏侯去意已决,也不再阻拦。他转过头来对揉揉道:“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就挨个问问吧。揉揉,你怎么想的?”

    揉揉抬头看了一眼黑袍人,问道:“你真的是老大?”

    黑袍人没有说话,揉揉当做他默认了,回答懒踏京华道:“我很久没有见到老大了,我暂时想先跟他待在一起。”

    懒踏京华点了点头,问沐春风道:“春风,你的意思?”

    沐春风为难的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对着肇裕薪鞠了一躬,说道:“老大,对不起,揉揉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肇裕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懒踏京华得意的瞟了一眼肇裕薪,问细叶谁裁道:“细叶,你怎么说。”

    细叶谁裁什么也没说,直接站到了沐春风的身后。

    懒踏京华似乎十分喜欢这种报复肇裕薪的快感,他更加自得地问凌嘉懿到:“凌姐,你可有打算?”

    凌嘉懿不动声色地提醒了懒踏京华一句:“来去自由!”

    一路问下来,除了谭咏侯与凌嘉懿表示要单飞,居然所有人都想要留下来。

    当最后剩下一个高楼残照的时候,他没等懒踏京华发问,直接站到了肇裕薪的身后。

    懒踏京华十分诧异地看着高楼残照,高楼残照十分正式地说道:“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是翻尘老大带我进的公会。这公会里我谁也不认,就认翻尘老大!”

    肇裕薪没有想到,最终愿意跟他一起离开的,只有高楼残照。

    他拥抱了高楼残照一下,说道:“兄弟,咱们走吧。”

    高楼残照答应了一声,跟着肇裕薪一起离开了拍卖行外边的空地。顺便,也退出了尽古公会。

    在即将走进传送阵的一瞬间,高楼残照问肇裕薪:“翻尘老大,咱们要去哪里?”

    肇裕薪若有所思地说道:“去相柳区……”

    (第二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