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壹叁章 我看谁敢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白袍人没有说任何话,甚至,在这夜色的笼罩之下,他的任何一点表情,都无法传达到肇裕薪的眼中。

    不过,白袍人的肢体语言确实足够丰富。

    丰富到了,肇裕薪可以明确的感受到,白袍人动作之中的威胁之意。

    这不是没影的事么?

    肇裕薪心里一动,就想找白袍人理论一翻。

    就白袍人为什么找上他,进行一次亲切深入的会谈。

    不过,看白袍人这比凌嘉懿还不爱说话的样子,肇裕薪只能主动放弃了这个念头。

    面对此刻的情形,肇裕薪决定先说点什么稳住对方。

    肇裕薪主动开口说道:“这位大哥,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为了什么找我,总得给我撂句话吧?你放心,不管你画出什么道儿来,哥们我……”

    话还没说完,白袍人似乎是有些厌烦肇裕薪的呱噪。手上一加力,匕首的锋锐,已经激起了肇裕薪一身的鸡皮疙瘩。

    很显然,白袍人手中的匕首,此刻正处在即将割破肇裕薪脖子上的皮肤,却还没有割破的临界点。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游戏的好处了。

    肇裕薪虽然没有受到实际伤害,白袍人的这个动作,仍然扣减了他一点血量。

    这个强制扣除的减血数字飘起,提醒着肇裕薪,他与白袍人正处在敌对关系之中。甚至,对方还可以随时杀掉他。

    肇裕薪一直都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一瞬间就读懂了游戏规则之间透出的信息。

    顺便,他还在脑海之中复习了一遍游戏的各种规则。

    这个时候,肇裕薪是真的有了要感谢游戏的心思。

    正是因为他身处游戏之中,他才有了更多应变的可能。

    游戏之中咽喉中了一刀,不过就是三倍伤害罢了,并不一定真的会死。

    肇裕薪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刚才与白袍人交手时,那匕首的样子。

    说实话,真的看不出这匕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或许,这就是一件十分普通的匕首。更加有可能,眼前的这个白袍人就是个无名小卒。

    这般想着,肇裕薪当即就决定冒险一试。

    就见,肇裕薪快速向后一仰头,紧接着就是一个横移,拉开了与眼前白袍人的距离。

    那白袍人手中的匕首虽然朴素,下手却一点也不含糊。

    动作仅仅比肇裕薪满了一瞬间,匕首就在他手中完成了翻转。由倒握变成了正握的时刻,就是它刺向肇裕薪心口的时机。

    肇裕薪快速向回收取长枪,极其熟练的攥住了枪纂。

    长枪的枪头十分大,握着枪纂的肇裕薪,完全可以将枪纂之前的枪头部分,当做长剑来使用。

    手腕灵活的翻转,枪头拨挡之下,便防住了白袍人刺来的匕首。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到了这个时候,肇裕薪才有空扫一眼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与姗姗来迟的减血数字,同时证明了刚才肇裕薪拉开自己与白袍人的距离的时候,匕首只是轻轻划过了肇裕薪的咽喉。

    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有些刺痛的脖颈,肇裕薪长枪一挺,就逼退了想要再次扑上来的白袍人。

    白袍人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智商应该还算在线。他没有任何想要直接扑到长枪上的意图,很乖巧的站在了原地。

    除了,他好像睡落枕了一般,看似不经意地抽动的脖子。

    与肇裕薪对峙的白袍人的动作,就好像是余下的白袍人的行动号令。

    立即就有好几个白袍人冲了出来,打算从肇裕薪身后发动偷袭。

    看到白袍人仗着人多出手了,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高楼残照总算是找到了出手的机会。

    就听得高楼残照兴奋得怪叫了一声,手中双锤猛的一碰,带着这一路的火花,就杀到了白袍人中间。

    双锤挥舞之间,一次出手就推倒了四个白袍人。

    高楼残照就好像是一个乖张的战神一般,大声喝道:“我看谁敢?!”

    白袍人似乎是慑于高楼残照的威势,一瞬间甚至生出了退缩的意图。

    当然,他们也有可能是不太会处理眼前的局面。暂时的退却,只是在等待进一步的指令。

    果然,先前脖子抽动的白袍人再一次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似乎是用力过猛,白袍人的脖子发出了一声咯嘣脆响。

    伴随着这一声响,待命的白袍人们,就好像是听到了冲锋号一般,发疯似的向着肇裕薪与高楼残照扑来。

    高楼残照当然不会惯着他们,双锤抡圆了,一招飞星震天地就打了出来。

    好像是一颗“战斗陀螺”一般的高楼残照,呵呵笑着扑向了树林的方向。也不管自己能不能秒杀白袍人,只管一下一个将这边的白袍人打飞。

    另一边的肇裕薪,快速一挺长枪,一招蛟龙出海就扎在了白袍人的心脏上。

    白袍人还待还手,肇裕薪抽回长枪一压枪尾。枪头向上扬起,直接就刺穿了白袍人的头颅。

    一招毙敌之后,肇裕薪也不多看倒地的白袍人一眼。猛的一个转身,就将长枪刺入了另一个白袍人的脑袋。

    这等雷霆手段,很明显就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白袍人。

    原本冲向肇裕薪的白袍人,全部都有些迟疑,就像是在比赛谁跑得更慢。

    很显然,连续爆头两个白袍人,已经让肇裕薪的枪变成了猎杀出头鸟的神器。这些白袍人磨磨唧唧,就是不想当第三只出头鸟。

    肇裕薪见到这个场面,也是乐得清闲。

    他转过身来,看着被高楼残照大锤打飞的白袍人。

    突然,肇裕薪脚下一用劲,立即就跃上了半空。

    长枪抖动之间,如同西瓜破碎的“噗噗”声连响。

    那些白袍人,居然全部在半空之中被肇裕薪给打爆了脑袋。

    粉白色的肉糜,就好像是樱花一般飘落。

    高楼残照借着满天飘落的“樱花”,也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一切。

    随即,他就有意识的开始多向肇裕薪这边击飞白袍人。

    而肇裕薪,也尽职尽责地扮演好他“林木护理员”的角色。将这些趁手的素材,全部都加工成了满天飘落的“樱花”。

    或许,是此处的美景太过诱人,一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轻呼,突然就传到了肇裕薪的耳朵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