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壹肆章 巨响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发出轻呼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刚刚扶着二健父子进去找老巫医的二英。

    肇裕薪向着那边望了一眼,心说这二英还真是哪有事就去哪。

    再次出手之后,肇裕薪借着落地休整的机会,问二英道:“你不好好在老巫医那呆着,出来干什么?”

    二英似乎是一个贤士类的职业,他手里揉搓了一个好像漩涡一般流动着的火团,猛的就丢到了一个白袍人的脸上。

    随后,二英委屈地回答道:“我听二宫说他们爷俩刚才是被一路追杀到老巫医这里的,就想去看看追杀他的是什么人……”

    说到这里,肇裕薪打断了二英的话头。

    肇裕薪匆忙地说道:“不用看了,八成就是这些白袍。我们刚出来,还什么也不知道呢,他们一上来就要杀人。”

    二英一听,心说,这还了得?

    今天晚上,整个小镇的安危,可都在二英一个人的手里。这些白袍人在二英执勤的时候惹事,摆明了是不打算让二英好过。

    越想越气的二英,手上火球连发,就开始找白袍人的晦气。

    要说,这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就是再厉害,用的也是冷兵器。

    这冷兵器的杀伤力如何暂且不说,动手的时候的光影效果,就是没有热武器吸引人。

    而二英这样的贤士玩家,明显就是游戏之中的热武器持有者。

    越来越多的白袍被二英吸引了注意了,肇裕薪与高楼残照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开始大幅度减轻。

    肇裕薪快速杀到了高楼残照身边,轻声对高楼残照说道:“敌人太多,咱们先退回老巫医那里再做打算。”

    高楼残照答应一声,双锤收回身侧,当先向着老巫医的院子开路。

    肇裕薪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高楼残照,倒退着开始断后。

    好在,他们两个与白袍人交手的地方,距离老巫医的院门也就几步远。

    也就是一会的功夫,高楼残照便已经直接推开了老巫医的院门。

    肇裕薪经过二英身边的时候,忽然看到,刚刚出门不久的二英,正在被一个白袍人按在地上。

    肇裕薪闪电一般送出一枪,帮二英解决了白袍人。随即大声招呼二英道:“快爬起来,咱们先回院子里。”

    二英猛的一起身,忽然觉得左肩一痛。原来,刚才的白袍人已经将匕首刺入了二英的肩窝。

    二英猛地拔下了匕首,向地上随手一丢,就跟着肇裕薪进了院门。

    顺便,还一回身将院门重重的关上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院门被锁好了,二英才一步三晃地向着老巫医是的房间走去。

    说实话,这半夜的忙碌,二英虽然是第一次负伤。可是,无论是心力还是体力,二英都已经亏耗得十分严重了。

    二英一进门,老巫医便发现了二英身上的伤势。

    老巫医关切的询问二英道:“这是怎么弄得?”

    二英不在乎地说道:“没什么,遇到了刚才追杀二健爷俩的人。对了,他们爷俩……”

    二英本来想问问二宫爷俩的情况,哪成想,最后半句话还没出口,突然眼前一黑就想着旁边栽倒了过去。

    好在肇裕薪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二英,才没有让二英真的摔倒在地。

    即便是这样,二英也已经休克过去。肇裕薪无奈,只能招呼了一下高楼残照,将二英送到了二贤的身边躺着。

    安顿好了二英之后,肇裕薪忽然发现老巫医的卧房里面有些拥挤。

    不仅有之前送来的二贤,以及照顾二贤的美里。

    还有刚刚被二贤扶进来的,二建与二宫父子。

    此刻,又加进来二英,以及搀扶着二英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三人。

    这也就是多亏了美雅要去照顾依洁,暂时没在这房间里。二宫又主要是精神有些恍惚,身上没有伤,只需要坐着就好。

    要不然,这屋子里面,恐怕是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即便是这样,屋里的这七个人倒是该躺的躺,该坐的坐。门外的老巫医,却真的是有些进不来了。

    那样子,到好像原本是主人的老巫医,反倒变成了来访的客人。

    老巫医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二健,带你儿子去隔壁休息吧。他就是惊吓过度,暂时只需要休息好就能逐渐恢复。”

    二健答应了一声,拉着二宫就出了门。轻车熟路地推来隔壁屋子的门,二健也不跟老巫医客气,直接就扶着二宫进去了。

    老巫医这才挤进自己的卧房,对着美里说道:“看来我今天是不能睡觉了,你也警醒点,照顾好这两个倒卧。”

    美里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才答应道:“好,好。”

    老巫医也不理会美里的态度,再次取出药钵,摸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送进了二英嘴里。

    已经见识过一次老巫医“药到病除”的表演,肇裕薪很顺理成章地就已经认为二英一定会好起来了。

    放下了二英的事情,肇裕薪问老巫医道:“门外那些白袍人,老巫医可有什么好的对策解决?”

    老巫医左右看了看,说道:“这里不是商量事情的地方,二位小友跟我来。”

    说着,老巫医就领着肇裕薪与高楼残照来到了一间客房。

    肇裕薪从老巫医与自己说话的用词上,明显感觉到了老巫医的态度有改观。

    客气的等老巫医坐下之后,肇裕薪主动开口道:“您有什么事要与我们商量?”

    老巫医客气了两句才说道:“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院子外面的情况。”

    “这个容易……”肇裕薪将自己看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老巫医摸着胡子,沉吟着说道:“这样啊,看来确实有些棘手。不过……”

    老巫医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好似地震的震动便传了过来。

    不等肇裕薪三人有反应,一声巨响也同步传来。

    老巫医素着一张脸说道:“不好,是我的卧房那里。”

    肇裕薪跟高楼残照一听,立即起身来到了走廊里。

    此刻,走廊里面已经被烟尘灌满。勉强凭借记忆辨认了一下方向,肇裕薪大步向着主卧房的方向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