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贰贰章 三个不够(一更)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感谢谭咏侯同学的月票支持。

    ——————我是分割线,以上内容不收费,下面是正文——————

    肇裕薪想要用激将法,刺激更多的白袍人出现。这当然不可能是因为,肇裕薪是一个受虐狂。

    真实的原因是,肇裕薪想要亲眼看一看,这个房间的大门,究竟是朝哪边开的。

    遗憾的是,白袍人秉持着一贯的缄默。就好像,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凌嘉懿的狂热粉丝一般。

    既然,白袍人不善于聊天,肇裕薪也便不再尝试着沟通。

    深吸一口气之后,肇裕薪便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决定,要用实际行动,逼出躲藏在暗处的白袍人。

    手中涯角亮银枪一挺,肇裕薪快步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白袍人。

    有过几次交手的经验,这名白袍人显然已经熟悉了肇裕薪的枪法。他脚步一错,匕首斜放,就摆出了一个防守的架势。

    肇裕薪此刻并不是在职业联赛的擂台上,他并不需要,与这个白袍人真刀真枪的切磋操作技巧。

    久违了的邪魅笑容再次挂上嘴角,肇裕薪一个遁隐技能就消失在了这名白袍人的眼前。

    等肇裕薪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另外一名白袍人的背后。

    长枪再一次被肇裕薪当做了长剑使用,枪头猛的贯入眼前白袍人的后脑。

    顺便,还一甩枪尾,将那正准备扑过来的第三名白袍人直接扫倒。

    此刻,第一名白袍人也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连忙转过身,就准备出手偷袭肇裕薪。

    肇裕薪再一次对着他邪魅一笑,冲撞技能发动,直接将他撞晕。

    似乎是担心,这个晕掉的白袍人内心一下子挤进太多绝望的情绪,肇裕薪再一次放过了他。一招霸王回头,直接就将正挣扎着准备爬起身来的白袍人击杀。

    当肇裕薪再一次转回身面对已经第三次与他近距离接触的白袍人的时候,这名白袍人突然就有些崩溃。

    心中完全提不起任何一丝与肇裕薪作对的想法,白袍人缓缓地向后移动着脚步。

    生活,终究是残酷的。有些事情,并不因为你的惧怕就不会到来。

    此刻,这名白袍人显然对这样的常识,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肇裕薪抬手一送涯角亮银枪,长枪破风如龙吟,呼啸钻入白袍人的脑海之中。

    随即,就如蹈海的蛟龙一般,将白袍人的脑海搅了一个天翻地覆。

    原本,狭小的空间是不利于长枪施展的。肇裕薪硬是凭借自己的操作,将狭小的空间转变为有利于自己战斗的条件。

    被涯角亮银枪追击得无处可逃的三个白袍人,接连被杀也不过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

    收起了架势重新站在房间正中间的肇裕薪,微微扬起头,看似高傲,实则是在寻找能与他交流的所在。

    淡淡地吐出一口浊气,肇裕薪对着不知存在于何处的对手说道:“才三四个人,明显不够杀的。还有没更多的?索性大方一点,全部一起上来吧。”

    嘴上说着没杀够人,肇裕薪脸上的表情,也是要多欠打就有多欠打。

    他相信,如果有人看到了他的这张脸孔,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蹦出来准备撕碎他的表情。

    果不其然,肇裕薪身后忽然传来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全神戒备的肇裕薪,想都没想,直接转身向后刺出了手中的涯角亮银枪。

    长枪震颤,却只是刺中了地板。

    刚刚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活人。

    肇裕薪扫了一眼天花板上缓缓关闭的门扉,心想,这门跑到了天花板上面去了么?

    来不及细想,身后劲风袭来,肇裕薪急忙倒背长枪,来了一招“苏秦背剑”,挡住了这次偷袭。

    顺势,再来一个“鹞子翻身”。等肇裕薪转过身来的时候,长枪已经快速刺入偷袭者的眉心。

    从这名白袍人出现,到他被肇裕薪刺死,一共也不过就是过去三五个呼吸的时间。

    长枪的劲气不仅刺破了白袍人的头颅,顺便还撕碎了他罩头的帽子。

    肇裕薪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个缺了半边头颅的男人,是带着一脸诡异的微笑向后倒去的。

    我去,这一脸的求仁得仁是什么鬼?这人难道是主动跑来送死的?

    肇裕薪心里的腹诽还没有完全结束,身后“咚咚”几声,很明显又下来几个人。

    连忙转回身看去,身后已经凭空多出来七个白袍人。而房顶上的那扇门户,却已经关闭到了只剩下了一条很小的缝隙。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肇裕薪自然看出来,之前那个一落下来就直接摸到他后面的白袍人的任务是什么了。

    那一脸诡异微笑的意思,自然是来自于已经成功吸引到肇裕薪转身。为自己的同伴出现,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七个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人,肇裕薪在心里为他们编上了从一号到七号的序号。

    心说,这莫不是葫芦兄弟救爷爷的戏份?

    再看那七个白袍人,还真的就有一种葫芦兄弟的气势,排成了一个一共三排的球形阵型,一同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

    肇裕薪戒备地向后退出半步,立即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举动。

    站在房间中心的肇裕薪,虽然因为距离对方过近,不好展开攻势。也比退到房间角落里面,要强上许多。

    真的到了房间的角落里面,肇裕薪的长枪便只能送出,很难收回了。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立即一送手中长枪,将涯角亮银枪从白袍一号与白袍二号之间刺入。

    紧接着,肇裕薪长枪化棍,向着旁边一甩一带,就将白袍二号击倒。

    倒地的白袍二号,立即就无法在遮挡他身后的白袍三号。

    肇裕薪手中长枪兜了一个枪花,直接就刺向了白袍三号的面门。

    白袍三号明显有些傻眼,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躲闪。多亏了白袍四号与白袍七号机灵,向着左后方一拉白袍三号,他才躲过了这一劫。

    肇裕薪也不停顿,长枪横扫,紧贴着白袍四号的头顶扫过。顺势再向下一落,便鞭打向了白袍五号的头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