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贰叁章 不是小金刚(二更)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白袍五号显然要比白袍三号更加机灵,他一错步就离开了阵型。【】“啪”的一声,肇裕薪这一招,就击打在了空处。

    肇裕薪一击落空,白袍一号与白袍二号立即发力,快速绕到了肇裕薪的侧后方。一个用匕首刺向肇裕薪的后腰,另一个,则用匕首割向肇裕薪的脚踝。

    肇裕薪心下当时就是一惊,心说,这白袍人莫不是用同时行动的人数来区分实力等级?

    这七个人一起行动的葫芦兄弟,明显就不是那四个人一起行动的忍者神龟,可以拿来比较的。

    白袍一号与白袍二号挑选的出手位置极为刁钻,两个都是肇裕薪极为不好防守的位置。

    尽管,肇裕薪已经做得很好,努力占据了最适合他出手的位置。不过,他近身的这些要害部位,还是极难用长枪来防守的。

    好在,肇裕薪一开始就不只有一种使用长枪的方法。

    嘴角带上一丝冷笑,肇裕薪双手交互握住长枪的正中间。随后,长枪翻转之间,既像是一根长棍,又像是两根短枪。

    枪头攻向了向着脚踝扑来的白袍二号,而枪尾,则扫向了偷袭后腰的白袍一号。

    “噗噗”,两声闷响响过。

    第一声,是白袍二号躲避枪尖不小心撞在了右边的墙上。

    第二声,是白袍一号被肇裕薪枪尾点中,直接顶在了肇裕薪身后的墙壁上。

    见到同伴吃瘪,余下的五个白袍人快速向着肇裕薪扑来。

    肇裕薪松开白袍一号,长枪如蛟龙探海,快速刺入白袍四号与白袍五号之间的空隙。

    紧接着,长枪一阵搅动。白袍人的阵型就好像是从果冻一下子变成了果冻爽一般,快速的分崩离析了。

    场上的局面,一下子就变成了之前的样子。

    葫芦兄弟也同忍者神龟一般分散开来,将肇裕薪包裹在了中间。

    这样的阵型,对于肇裕薪来说,简直就没有了任何难度。

    回身一枪将重新扑向自己的白袍一号再一次贴上墙壁,同时也宣告了七人再也无法接近肇裕薪这一铁的事实。

    长枪如游龙一般在肇裕薪身旁游走,七个白袍人无论从任何角度发动攻击,都会被肇裕薪重新送到身后的墙壁边去罚站。

    打着打着,肇裕薪忽然就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他忍不住吐槽道:“葫芦兄弟再强,毕竟不是葫芦小金刚啊。”

    这没头没尾的感慨,一下子就弄得七个白袍人更加摸不着头脑。【】

    好在,他们都是沉默寡言之辈,总不至于因为疑惑而引发辩论。也同时杜绝了,因为肇裕薪的吐槽而引发骂战。

    渐渐地,白袍人们已经开始消极怠工。只有白袍一号,好像不知疲倦一般,反复冲向肇裕薪。

    肇裕薪被白袍一号弄烦了之后,回身闪电般刺出一枪,直接将加多了辣椒油的豆腐脑,泼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白袍一号的阵亡,刺激了他的六个兄弟。余下的六个白袍人,一同发动了反扑。

    肇裕薪神色冷峻,调转长枪连扫带挡,一下子就封住了五个白袍人的行动。

    顺便,在白袍二号接近的时候,长枪一吐,就将白袍二号钉在了地板之上。

    可怜的白袍二号,只来得及如痉挛一般紧紧保住涯角亮银枪,什么攻击都没有来得及发动。

    洒脱的一甩手中长枪,肇裕薪就想将白袍二号的尸体甩掉。

    奈何,白袍二号就好像是长在了长枪上面一般,纹丝未动。

    眼看着余下的五个白袍人又发动了一轮反扑,无可奈何的肇裕薪直接用长枪挑起白袍二号的尸体,向着前方刺去。

    余下的五个白袍人,似乎也将目标锁定了白袍二号的尸体。他们快速拉扯住白袍二号的白袍,用力向着怀里一扯。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肇裕薪,马步拉开,沉腰曲肘,就开始与对方争抢起涯角亮银枪。

    哪成想,对过的五个人颇有几分蛮力,肇裕薪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拉得扑倒在地。

    倒地的肇裕薪,再也无法发挥长枪的威力。五个手持匕首的白袍人,终于找到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机会。

    迅速体会到了割伤与疼痛,肇裕薪知道,只需要片刻功夫,自己就会被这些狂热的白袍,片成一地的肉片涮了火锅。

    为了杜绝自己死后肉身还要被人扔到铜锅里面去煮,肇裕薪奋力挣脱双臂,开始快速结出印决。

    这印决不是别的什么技能,恰恰就是御兵术的起手式。

    御兵术快速发动,本来不算小的房间,很快就被兵器填满。

    作为技能的发动者,这些兵器还算是克制,始终没有允许弑主的情况出现。

    而作为敌人的白袍人,就难以避免的,被直接剁成了肉馅。

    密集的兵器,也摧毁了老巫医的整个工作间。那些有可能是用作药引的活着的生物,刚刚被从笼子里面解放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去舔食地上的碎肉,随后便被混进了那些碎肉之中。

    望着眼前的这一片狼藉,作为始作俑者的肇裕薪,自己都忍不住干呕了两口。

    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的肇裕薪,御兵术再度发动,猛地向着房间的房顶一冲。

    一个巨大的门户,就被肇裕薪轻易的制造了出来。

    膝盖微弯,脚下用劲,肇裕薪一跃就离开了这间屋子。

    离开房间的门户,就好像是改变空间的传送门一般。

    肇裕薪一出来,周围的空间就发生了一阵扭曲,恢复了正常的情况。

    原本感觉自己是在向上跳跃的肇裕薪,直接趴在了走廊的地板之上。那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这副模样,似乎并没有被熟人看到。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肇裕薪快步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肇裕薪也一边在思考,刚才那险些让他被人凌迟的一幕。

    从出来的情形上看,肇裕薪多少已经捕捉到了一丝头绪。只不过,他暂时还不能梳理清楚自己的遭遇罢了。

    快速的转过走廊的拐角,肇裕薪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关键的点。

    兴奋得抓住了自己的思绪,肇裕薪终于明白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