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叁柒章 好人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看到美雅这个样子,肇裕薪也有点无奈,只得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提醒了一下美雅。【】

    美雅一脸尴尬,也跟着轻咳两声,回答道:“咳咳,呃,我师傅啊,他是一个好人!”

    看着美雅十分用力,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肇裕薪不禁莞尔。

    他故意逗弄美雅道:“说说看,都哪里好?对你好这种事,可不能作数哦。”

    美雅突然又脸红起来,嗫喏道:“师父他老人家,对我们姐妹也确实很好。自从他的亲生女儿去世之后,他就收养了我们。这些年来,他对我们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

    说着,美雅的眼睛也红了起来,似乎是打算当场落泪的节奏。

    肇裕薪看着美雅的样子,也不由得升起一丝心疼的感觉。

    不过,他却并没有去安慰美雅。

    因为,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什么是“亲生女儿”?就是美里那样,夜宿在老巫医的房间里,然后伺候老巫医么?

    真是笑话!哪个父亲会跟成年的亲生女儿睡在同一张卧榻上?

    看美雅之前一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莫非相柳区一直就有这种风俗?

    这究竟是相柳区的游戏设计者疯了,还是相柳区的玩家全都疯了?

    接连深呼吸几口,才算是控制住自己即将发作的情绪。

    毕竟,真的算得上是疯子与变态的,还是老巫医。肇裕薪总不好,将怒气发作在美雅身上。

    肇裕薪再次深呼吸,问美雅道:“老巫医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肇裕薪有些迟疑,他是真的在怕,怕听到老巫医自己弄死了自己的女儿。

    美雅想了想才回答道:“好像是一个以外,师傅他老人家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情,似乎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看护好女儿,一直在自责?”肇裕薪接口问道。

    “不不不,”美雅连忙否认,“师父他老人家一直忙着帮镇上的大家看病,所以才疏忽了照看自己的女儿。”

    否认过后,美雅就好像害怕肇裕薪之后会有什么犀利的问题一般。喘了口气,立即再次开口道:“而且,师父的亲生女儿死了之后,镇上就爆发了瘟疫,死了很多人。一定是之前就有了端倪,师傅想要阻止瘟疫爆发,才疏忽了看顾女儿的。一定是这样的!”

    看着美雅坚定的样子,肇裕薪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肇裕薪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样啊,看他焦急想救回依洁的样子,还真的是一个大好人呢。”

    美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泣着说道:“师父,师傅他,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呜呜!”

    看到美雅又想起了老巫医的死,肇裕薪只得结束了话题。

    搂住美雅的肩膀,肇裕薪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的话才好。

    不过,肇裕薪想要结束话题,有些人却不这么想。

    一直因为头痛而抱着头没说话的二贤,突然就跳了出来,不屑地说道:“好人?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他要不是装作一副济世救人的样子,怎么掩盖他做得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看,他就是缺德事干多了,收养你们最多是用来赎罪!”

    二贤的话确实有些过分,甚至都有些伤人。也正是因为如此,美雅的情绪一度有些失控。

    “够啦!”美雅大吼一声,“你怎么能这么说师父他老人家?不要忘了,师父之前才救了你一命!你能站在这说他坏话,全都仰赖于他老人家的无私!”

    “无私?救命?”二贤一副讥讽的口吻,“真是笑话了!”

    说到这里,二贤突然一甩手,将什么东西丢向了美雅的方向。

    美雅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二贤再次开口说道:“我要是说,我之前那一身伤,都是你师父弄得,你肯定不信。你自己看看这玉简里面的内容,看看他都干过些什么吧!”

    美雅不疑有他,直接将精神沉入了玉简之中。

    只是一瞬间,美雅得脸色就变得惨白。

    很显然,玉简里面记在的信息,有些超过了美雅得心理承受能力。

    不过,为了弄清楚二贤说的是真是假,美雅依旧咬牙坚持饭看着那些实验记录。

    与此同时,二贤也在侃侃而谈,他之前失去的记忆。

    二贤对肇裕薪说道:“多谢这位冒险者朋友,找到了这个玉简。要不然,我还想不起来那充满苦难与痛苦的经历。老巫医?他要是活着,应该觉得自己愧对这个称号!他最该获得的称谓,应该是是以折磨人为乐的魔鬼!”

    控诉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持续到了美雅满头大汗地完玉简里面的信息。

    死死地咬住嘴唇,美雅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失控。

    终于将软弱关进了内心深处之后,美雅冷静地找到了二贤换气的机会,插话说道:“我对你的经历表示同情,但是,你没有证据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证据?”二贤一脸滑稽地神色,“冒险者翻尘从老巫医的工作室找到这个玉简,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美雅用力看向了肇裕薪,却并没有向肇裕薪求证玉简的来源。

    冷冷地盯着二贤,美雅用颤抖地声音说道:“就算,是在药房找到的玉简,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最多……最多……最多能说明,师父他老人家正在调查这件事情。”

    看到美雅气得发抖的样子,二贤也有心心疼,却仍旧没能管住嘴巴。

    他脱口而出道:“如果不是他,他的院子下面,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地下室?你忘了刚才那些人的模样了么?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实验记录里面有记载!”

    美雅声嘶力竭地咆哮道:“那又能怎么样!你难道又失忆了么?这里是一个扭曲的空间,鬼只道它真正存在哪个犄角旮旯?!”

    叹了口气,二贤对美雅说道:“咱们也不用争了,继续走下去,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二贤有心退让,美雅却步步紧逼似地说道:“如果你错了,我一定要在这件事情结束后,押着你去他老人家坟前道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