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叁捌章 不死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肇裕薪万万没有想到,看着十分柔弱的美雅,竟有着这样的气性。【】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嘴皮子都磨薄了两层,才将差一点掐起来的美雅与二贤分开。

    作为一个资深玩家,肇裕薪很清楚,npc是不会平白无故吵架的。

    如果,npc反复谈笑,或许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为了让游戏里多一些喧闹。那么,吵架这种事情,一定代表着之后即将出现剧情。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像二贤说的,老巫医才是小镇上最坏的坏人。还是说,美雅的据理力争,只是为了衬托出二贤是混入革命队伍之中的卧底。

    目前来看,既然老巫医已经死了,肇裕薪还是倾向于美雅说得更可信。

    毕竟,美雅大小也是个美女,在印象分上,就要比之前还是个“筛子”的二贤,卖相好多了。

    更为重要的是,肇裕薪觉得,老巫医最大的人生污点,应该是养成干女儿,并真的睡了人家。

    如果,老巫医再是个喜好做人体实验的变态,这剧情是不是太悲惨了点?

    能这么设计剧情的人,不用说,肯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

    反倒是二贤是卧底这种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得多。

    美雅维护老巫医的心情十分急切,没有找到反驳二贤的重要切入点。

    肇裕薪可没有糊涂,在他看来,一切怪事的发生,都是在二贤被送到老巫医家里之后。

    如果不是二贤趴在了镇口,老巫医现在应该还搂着美里,睡得正舒服呢。

    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局势,肇裕薪在更加倾向美雅的同时,仍旧为美雅的坚持感到不值。

    算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看着就好了。

    摇了摇头,顺便在心里开导了自己一句,肇裕薪便当先向前行去。

    虽然经过了之前的小插曲,五人的行进阵型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仍旧是肇裕薪打头阵,高楼残照紧随其后,压阵的是三个npc。

    这样的阵型,可以说是肇裕薪眼下可以调动的人太少。也可以说是他被之前的事情干扰了思绪,出现了排兵布阵上的失误。

    身为排头的肇裕薪,在探路时固然可以做到小心谨慎。

    可是,压阵的npc,就显得有些闲散,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此刻,五个人身后刚刚才熄灭火焰的土地上,满布着一条又一条沟壑。

    这是大火炙烤之后,土壤里面的水分流失蒸发,所形成的龟裂。

    就在这些龟裂下面,一些灵巧的金光正在蠢蠢欲动。

    一个又一个金色的甲壳虫钻出了裂缝,他们谨慎的原地转了几圈,才开始快速地追着肇裕薪几人离开的方向爬去。

    三对胸足快速移动,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串串细不可闻的沙沙声。

    龟裂得大地很好的吸收了这种沙沙声,让这些甲虫仿佛开了静音一般,快速地接近着队伍最末尾的三个npc。

    当npc发现这种甲虫的时候,他们已经爬到了二贤的身上。

    受到惊吓的二贤,不断跳跃拍打着身体。

    那模样,活像一个被蟑螂袭击了的小媳妇。

    而真正扮演小媳妇形象的,却是不断尖叫着的美雅。

    美雅的尖叫声,一下子就吸引了走在前边的肇裕薪与高楼残照的注意。

    等他们回过头来,看到引发尖叫与跳跃的,其实是金色的甲虫的时候,都不由得有些泄气。

    是的,这甲虫看上去金碧辉煌,颇有甲虫之中的王者的风范。

    可是,它仍旧是甲虫啊。

    就算,它们在这个时刻出现,很有可能与之前的蛊虫有关。

    可是,他们仍旧是甲虫啊。

    肇裕薪之前被墨绿色的甲虫差点毒死,也没见他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或许,是觉得因为甲虫闹一个鸡飞狗跳的局面,实在有些丢人。

    还没等肇裕薪有所行动,二宫已经率先忍不住吼道:“好啦,不就是几个虫子么?这么大呼小叫的,平白让人家笑话!”

    说着,二宫就伸出手去帮二贤拍打身上的甲虫。

    哪成想,金色的甲虫不仅行动迅速,而且如墨绿色的甲虫一般会飞。

    两只甲虫,透明的金色翅膀一张,就躲开了二宫的拍击,飞到了他的手背上。

    随后,在美雅愈发惊恐的尖叫声之中,甲虫直接就钻进了二宫的手背。

    还没等二宫采取措施,他的手在金色甲虫钻入的地方,直接开始溃烂。

    几个呼吸之后,二宫的右手,就变成了一副光洁的白骨。

    与此同时,溃烂的趋势,开始经由手腕,向着二宫的小臂蔓延。

    二宫一咬牙,左手从腰后摸出大斧,对着右臂用力一挥,就将自己的右臂从胳膊肘的地方斩断。

    古有壮士断腕,今有二宫断臂。

    显然,断臂比断腕需要的勇气更大,也更加痛苦。

    二宫的果断,在为他带来极大的痛苦的同时,也真的带来了收益。

    美雅快速帮二宫包扎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二宫手臂上的溃烂趋势,也终于被控制在了斩断的那条手臂上面。

    手忙脚乱的忙了一阵之后,二宫切掉的手臂也早已经烂干净了。

    两只金色的甲虫从干净光滑得白骨上飞起,随后一头就扎进了地面上的一条沟壑。

    就在大家都在思考,那两只甲虫是不是吃饱了回到了巢穴里面的时候。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沙沙声传来,如同潮水一般的墨绿色甲虫突然从金色甲虫消失的地裂之中涌出。

    密密麻麻的墨绿色甲虫,就像推举着冲浪运动员的海浪一般,推举着两只金色的甲虫浮浮沉沉。

    与此同时,两只金色的甲虫却好像是下蛋一般,不断地生出新的墨绿色的甲虫。

    这繁殖能力,也太逆天了吧。

    就在肇裕薪暗地感叹金色甲虫的繁殖能力的时候。

    墨绿色的甲虫突然分成了两个部分,并且,自发的玩起了叠罗汉。

    墨绿色的甲虫们叠成了两个形态不同的人形,唯一相同的地方,应该是他们都把金色甲虫顶在了最上面。

    一阵金光从金色的甲虫身上闪过,原本是甲虫组成的两个人形,很快就变得好像是血肉之躯一般。

    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一个缺了一截小腿,而另一个,整个脑袋就好像是面包圈一般。

    “我去,这些怪物是不死的么?”肇裕薪终于也忍不住吐槽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