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叁玖章 谁是卧底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他们难道是不死的么?

    肇裕薪真切的认出了,这个脑袋好像是甜甜圈的家伙,就是之前一直用脸撞石头的家伙。【】

    虽然这个家伙没有了脸,肇裕薪也依然认得这么鲜明的特征。

    如果说,是一个巧合,让两个一模一样的环形脑袋出现。肇裕薪毫不犹豫的相信,这就是之前的那个环形脑袋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点。

    更何况,在这两个蛊人重新出现之后。地裂之中就好像种树一般,又“长出来”许许多多的蛊人。

    这些蛊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由墨绿色的甲虫组成的。当他们每一群都分到了一只金色甲虫之后,他们集体在一阵耀人眼目的金光之中变成了人形。

    肇裕薪点数了一下这些蛊人的数量,比刚才遭遇的那一波还是少了几个的。

    这么说来,这些蛊人只是能不断重生,却并非没有办法被杀死?

    这么想着,肇裕薪心里忽然一动。

    他发现,刚才差点被金色甲虫埋了的二贤,居然没事人一般站在原地。

    这不科学啊,肇裕薪暗自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按说,被金色甲虫终点照顾的二贤,就算不死,也得向二宫一样,缺条胳膊断个腿什么的。【】

    就算不受这样的罪,像肇裕薪这样少块肉总是难免的吧。

    这全须全尾的样子,不仅不合情理,还让人免不了心生几分妒忌。

    或许,是觉得肇裕薪等到目光太过暧昧诡异。

    二贤为了摆脱这种目光,决定主动出击。

    二贤一把揪住二宫的领子,大声喝道:“说,你是不是卧底!”

    二宫用一条胳膊用力推开二贤,冷笑一声,反问道:“怎么?恼羞成怒了?”

    二贤不甘示弱,再度伸手去抓二宫的领子。

    一边伸手一边喝问道:“你要不是卧底,你为什么要砍下一条胳膊让这些怪物复活?”

    二宫单手想要拦阻二贤,却因为左手不是他的利手而失败了。

    被二宫提着领子拎起来的二宫,一脸凛然地说道:“现在,你叫他们怪物了?刚才你不是还说过,你跟他们经历过一样的实验么?怎么?你的实验成功了,就看不起你自己的同类了么?我看,最有可能是卧底的是你才对吧!”

    “住口!”二贤恶狠狠地吼道,手上不自觉就加了几分力气。

    感觉到脖子被勒住了的二宫,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二贤也不管二宫已经因为缺氧,露出了一副噘嘴突眼的模样,疯狂摇晃着二宫逼问道:“你不是很能说么?你倒是说啊!说啊!”

    “呜,呜呜……”这不是哭声,是二宫此刻唯一能发出来的声音。

    二宫被迫沉默,却不代表别人也会沉默。

    一旁的美雅,原本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此刻,她却突然插话道:“你掐着人家的脖子,却拼命逼人家说话。你这真是好算计啊,他要是不能说话,就算是被你问了个哑口无言。他要真的还能说话,你是不是就要给他直接勒死?”

    二贤闻言,猛的松开了二宫,转身逼视美雅道:“幕后黑手的徒弟,已经迫不及待地往我身上泼脏水了么?”

    “呵呵!”美雅讥笑一声,“人家二宫就算再怎么像卧底,也是被袭击之后才断的臂。你身上干净不干净,就看你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没被金甲虫咬吧。”

    美雅这句话一出,二贤立即哑口无言。

    说实话,二贤自己也不知道,金甲虫为什么不咬他。

    憋了个满脸通红的二贤,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又不是虫子,我怎么会知道!”

    “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一个声音突然乱入,让互相争吵的三个人都有些恍惚。

    最终,还是美雅第一个反应过来,寻着声音喜欢来的方向看去,并惊喜地大叫了一声:“师父!”

    与美雅得激动不同,二贤看到了老巫医之后,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洗脱嫌疑得机会到了。

    二贤立即抓住了这个机会,对美雅说道:“你还说你师父不是幕后黑手?他被二健割喉都死不了,还不能说明他才是设计这些实验的人么?”

    美雅心情大起大落之间,导致了思绪的混乱。

    被二贤这么冷丁指责,居然有些无言以对。

    还是老巫医淡定,嘿嘿一笑,回答道:“你当时重伤昏迷,整个人就好像是个筛子。我一颗丹药给你喂下,你就能如现在这样生龙活虎。我就是脖子上开了个小口子,怎么就不能就着自己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老巫医三言两语,就说得二贤没了话。

    见到二贤不说话了,老巫医也不再纠缠卧底的事情,转而对肇裕薪说道:“这些蛊虫,金色的是虫王,必须要在打爆这些虫子变成的人的同时,恰好打爆虫王,才能阻止他们不断复活。”

    肇裕薪对着老巫医行礼,回答道:“小子受教了。”

    说完,回想了一下“甜甜圈”的虫王在什么位置。

    紧接着,涯角亮银枪快速出击,直接挑飞了甜甜圈的头盖骨。

    一丝几乎微不可查的金色光芒,随着甜甜圈头顶被掀飞一闪而过。

    随即,肇裕薪快速靠近甜甜圈,伸手凌空一抓,果然抓到了一丝金色的粉末。

    遗憾的是,这些金色的粉末,并不是一种可以使用的道具,并不能被肇裕薪收进背包。

    既然找到了灭杀这些蛊人的办法,肇裕薪也不着急继续出手。

    他转过身再次向着老巫医行礼,说道:“请恕在下冒昧,在下想问一下,老巫医是如何自救,还有自救之后是如何寻来这里的过程。”

    老巫医玩味地看着肇裕薪,不置可否反问道:“不知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能不能请你解释下为什么要这么问?”

    肇裕薪憨厚地一笑,说道:“看您对这些很是熟悉,在下想知道,您之前来没来过这个空间。”

    “你多虑了。”老巫医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只是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在追查这个事情,所以对蛊虫有些研究。对了,你不是看到了我书房里面的玉简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