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肆零章 早有预谋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老巫医的回答,可谓是滴水不漏。肇裕薪即便有心观察,也没能找到任何刻意的地方。

    思考了一下,肇裕薪追问老巫医,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您是否查出了什么线索?”

    老巫医显得有些不耐,回答道:“此时,岂是聊这些事情的时候?在我看来,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比任何所谓的真相都要重要。”

    “非也!”肇裕薪不依不饶,“此刻的事件,已经将所有人都卷入了其中。我们只是过路的冒险者,尚且难以脱身。若是放任不管,本就人口稀少的小镇,恐怕再难留下任何一个活人。”

    有些时候,人越是上了年纪,就越会忌讳与人谈论生死。老巫医年事已高,偏偏还就是一个这样的老人。

    他神色十分不悦,就好像是打算要用目光撕碎眼前的肇裕薪一般。

    肇裕薪怡然不惧,睁大双眼,不屈地回瞪着老巫医。

    此刻,在这一老一少之间,什么不死的蛊人以及这地下空间的秘密,都显得不是很重要了。

    最重要的,似乎是这两个人之间的观念的对错。

    最终,还是上了年纪的老巫医,不再适合这种长时间固定不动的姿势,率先败下阵来。

    “也罢!”老巫医叹息一声,对肇裕薪说道:“既然你执着于追寻真相,我倒想看看你要如何来面对真相。”

    说到这里,老巫医转过身来面对着二宫说道:“二宫,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老巫医这样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二宫的身上。

    这个刚刚恢复活力不久的年轻npc,完全处在懵逼的状态之中。

    他喃喃自语似的对老巫医说道:“您说的是哪里话?我哪有装什么?”

    老巫医向前迈出半步,逼视着二宫,诘问道:“反复袭击冒险者的白袍人,你敢说不是你引来的?”

    “不是……”二宫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先不要急着辩解!”老巫医拦住了二宫的话头,接着说,“你父亲一来到我这里,就趁乱挟持住了依洁。眼下,你又主动引着大家来到了地下。你敢说,这一切不是提前就计划好的?”

    老巫医说到这里,二宫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变。他是觉得,老巫医这是早有预谋,准备往他身上泼脏水了。

    可是,这样的变脸,在其他人眼中,就读出了一些不好的意思。

    众人全都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不得不说,二宫的嫌疑真的很大。

    第一个发现阶梯的是二宫,第一个表态要下到楼梯下面找父亲的,仍旧是二宫。

    然而,这还不算完。老巫医见到二宫不再说话,又上前半步。

    几乎贴到了二宫身上的老巫医,似乎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的父亲借着挟持依洁的机会想要杀掉我,你敢说,这不是你们早有预谋,准备夺取话语权的行为?”

    说到这里,老巫医转过头看了一眼肇裕薪,才接着说道:“多亏了又两个冒险者恰好在这里,要不然,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被你们父子找理由支出去害死了?”

    “没有!不是这样的!你撒谎!”二宫显得更加崩溃,他已经顾不上对老巫医应有的基本礼貌了。

    “呵呵!”老巫医讥讽地一笑,“我撒谎?我倒想听听看,你有什么不同的说辞。”

    老巫医摆出一副,“给你一个机会辩解,我好好看看你如何狡辩”的姿态。重新将话语权,交还到了二宫的手里。

    突然得回了话语权的二宫,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压力,颓然地坐倒在了地面上。全然没有顾忌,那块地方,之前才被密密麻麻的甲虫潮淹没过。

    老巫医低着头,不屑地看向了二宫。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二宫此刻的样子,低声催促道:“怎么?又要装疯卖傻?这招你已经用过一次了,再用就难免显得有些弱智了。”

    二宫依然用他那好似喃喃自语的声音叙述着什么,那样子,既像是在绝望之中为自己辩解,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讲着故事。

    好在,肇裕薪拥有玩家的身份,他可以随意调整任何一个npc的语音音量大小。是以,就算二宫说话的声音再怎么小,他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在二宫的叙述之中,那些白袍人来自于一个邪教组织。

    并没有入教的二宫,并不清楚这个邪教组织的名字叫什么。他只知道,他的母亲与姐妹,全部都加入了这个邪教组织。

    作为家中的独子,母亲不知一次想要发展二宫一起加入这个邪教。遗憾的是,一惯受宠的二宫,根本就不想进入任何组织被人束缚。

    也不知道,是不是母亲与姐妹们没能将二宫吸纳进邪教,触怒了邪教的首领。邪教的首领决定,要对二宫的母亲与一双姐妹施以惩戒。

    原本,这种宗教内部的地下法庭,虽然并不符合法理与道义。只要参与其中的人缄口不提,再加上没有产生什么恶劣的影响,一般都不会太引人注目。

    偏偏,这一次的活动,被突然回到家中的二宫看到了。

    那一天,二宫推开家门,就见到自己家中全部三名女性亲人,赤着身子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周围,是一圈身穿白色长袍的男性。从他们套头的兜帽上面的五芒星徽记上,二宫可以轻易的推理出,他们出身于同一个邪教组织。

    之前就曾经听母亲提起过这些事情的二宫,一下子就意识到了眼前的一幕代表着什么。

    二宫从房门后面抄起了一把斧子,一斧子就将正趴在自己妹妹身上耕耘的白袍人劈翻在地。

    此刻的二宫,还并不知道,这些白袍人今天的行动是早有预谋的。

    白袍人们默契地将二宫包围在了中间,轻而易举地就缴下了他手中的斧头。

    他们先是让二宫眼看着被斧子劈翻的白袍人,在没有获得任何医治的前提下自己愈合伤口。

    随后,就当着二宫的面,一点一点撕碎了二宫的母亲、姐姐、还有妹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