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肆壹章 自证清白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从二宫的叙述之中,肇裕薪感受到了一丝无奈与绝望。

    这是一种,仅仅通过当事人的叙述,便能让本不相干的人产生共鸣的绝望。

    他并不清楚,身为当事人的二宫,需要经历怎样的绝望,才能产生这样的感染力。

    或许,是被绝望的气氛降服了,在二宫的叙述结束之前,并没有任何人出言打断二宫的叙述。

    二宫却显得有些心灰意冷,简单的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用一种有气无力地声音说道:“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能猜到了,我父亲及时赶回家救下了我。随后,在与白袍人交手的时候,那个被我砍翻一次的白袍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扭曲的怪物。父亲怕继续跟怪物对抗下去,我们也要被杀掉,就跑来投奔老巫医了。”

    说到这里,二宫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总结道:“我与这些白袍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可能与他们是一伙的?”

    “是投奔,还是蓄谋杀人?是逃难,还是设计入侵?”美雅突然开口,成为了第一个质疑二宫的人。

    二宫颤抖着看着美雅,哆嗦着说道:“你怎么可以,把我想得这么不堪?”

    美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主动反问道:“你回到家的时候,可给了那些白袍人解释的机会?”

    “那不同!他们全部都是狂热的邪教分子!”二宫激动地说道。

    美雅微微一笑,那笑容如春暖花开,话语却如寒冬的冷风:“没有什么不一样,每一个人都只会相信他亲眼所见的事实。如果,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一个凄惨的故事并不足够。我们要看到的,是更多的事实。”

    没有人站出来质疑美雅,很显然,他们也在等待着二宫亮出足以自证清白的实锤。

    遗憾的是,二宫并非没有实锤,只是没有办法轻易的拿出。

    要想证明自己所说的话,只需要让众人看到仍旧留在家里还来不急处理的家人尸体,没有比这些再实在的实锤了。

    可是,既然是“来不及处理”的尸体,二宫又怎么可能能随时拿出来呢?

    这样的矛盾与悖论,就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

    “咳咳!”老巫医清了清喉咙,“眼下,你并不能证明自己所言属实。更何况,就算你能证明,你母亲、你姐姐、你妹妹,她们三个都死了。谁又能证明,不是你加入了邪教,勾结邪教的教魁,杀死了自己的家人?”

    面对老巫医的质问,二宫的眼中,闪现了一丝绝望的神色。

    人言可畏,却没有多少人真正领教过被舌头根子压到窒息的感觉。此刻的二宫,显然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众人见二宫不再辩解,便更加倾向于老巫医说的才是真相。完全没有人去考虑,老巫医所说的话,虽然听上去有道理,却完全只是停留咋在了推理的层面上。

    支持老巫医的结论正确的,只是老巫医自己引导到逻辑。以及,二宫暂时还无法辩驳老巫医逻辑的表现。

    实际上,唯一能支持老巫医的观点的论据,只是二宫的父亲二健,曾经试图杀死老巫医。

    偏偏,老巫医还并没有死,仍旧硬硬朗朗地站在这里,正在就二宫的身份侃侃而谈。

    “你们……”二宫的表情有些苦涩,似乎对接下来的话有些欲言又止,“这是不愿意相信我么?”

    复杂的情绪,最终只是化作了一句毫无杀伤力的反问。

    没有人在意这样的一句反问,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只是二宫在穷途末路之时,最后的挣扎。

    二宫的表现,在肇裕薪严重看来,也有着十足的的困兽之斗的感觉。

    但是,肇裕薪并没有急于参与进这一切之中。他始终抱定理智,冷眼旁观着npc之间的爱恨情仇。

    只要没人指责他或者高楼残照是卧底,这些npc是不是被冤枉了,又关他什么事情呢?

    可是,身为当事者的二宫,显然不能这般轻松与平静。

    “好……很好……”,二宫大口的喘着粗气,“既然,你们不愿意相信我,我只有一死以自证清白了!”

    说着,二宫悲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那是他之前偷生的证明,更是他此刻被人诟病的污点。

    也许,之前的偷生就是一个错误吧!

    二宫这般想着,左手的斧头掉转攻击方向,直接就割到了他的咽喉上。

    鲜血,如长虹,又似飞瀑。

    人的潜能到底有多深厚,没有人能说得清楚。特别,是在能坦然面对死亡之后。

    赤红的热血,如同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引得如饿死鬼一般的蛊人疯了一般向这边涌来。

    这些蛊人就好像抢食的野狗一般,快速将二宫的血液舔舐干净。

    随后,意犹未尽的他们,便将不甘心的目光,直接投向了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二宫的尸体。

    一死已证清白,说得轻巧,做得激愤,也当真是有效。

    老巫医之前就说过,蛊人是可以复活的。只要没人将他们脑中的金色蛊虫之王杀死,他们只需要一些血肉,几乎就是可以无限复活的。

    此刻,二宫用自己的死,证明了自己身体里没有金色的蛊虫之王。甚至,他的血肉,还是蛊虫们争先恐后抢食的美味。

    这样的一幕,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已经可以证明,二宫与这些蛊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了。

    可是,二宫的死,却有些惨淡与凄凉的味道。

    每个人关心的,都是二宫与老巫医谁说的才是真的。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二宫的死究竟是不是真的值得。

    就这样为了在人间时的清白去死,就算能换来人间清白,可他这个人却与人间没有了任何关系。

    二宫死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死了。围观的人们,便将目光都集中到了老巫医的身上。

    老巫医活到了如今这把年纪,可以说早就见惯了大风大浪。面对眼前这种局面,仍旧尴尬地抽了抽嘴角。

    老巫医试探着说道:“他不是蛊人,弄不好是邪教成员,不能这样草率……”

    老巫医的话最终没有说完,他从旁边的人眼中,清楚地看到了不信任。

    “咳咳”,老巫医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这个,我有办法救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