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肆贰章 永生结界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能救活?肇裕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何等的骚操作,居然能把死人救活。

    这要不是看在老巫医是个npc的面子上,肇裕薪绝对会对这句话嗤之以鼻。

    冷冷地看着老巫医,肇裕薪心里话:你能救活二宫,我就算你这巫医没白当。

    在场的几人,不只是肇裕薪有这样的想法。

    绝大多数人,都在等着看老巫医要怎样做。

    有道是,人老成精。

    老巫医自然已经看出了,自己不是随便空口白话,就能取得众人信任的。

    眼下,就连最信任老巫医的美雅,都不敢保证自己内心没有任何动摇。

    老巫医搓了搓手,似乎是在做施术之前的准备。

    少倾,老巫医粗糙的双手之间,居然真的揉搓出了阵阵绿色的光芒。

    不过,这些绿光,并不是老巫医准备救人的法术。

    老巫医双手交叠画圈,随即掌心向下一推。

    绿色的光芒喷吐,直接被逼进了地面之下。

    随后,一片灌木很快破土而出。

    破土而出的灌木,快速将二宫的尸骸包围在了中间,顺便还隔离了对二宫虎视眈眈地蛊人。

    老巫医微微侧头,对着身后说道:“还请各位帮我控制一下这些蛊人,不要让他们惊扰了仪式。”

    “这个好办!”肇裕薪满口答应,顺便也递给了高楼残照一个眼神。

    高楼残照会意,抄起两柄大锤,如扑入羊群的猛虎一般,扑进了蛊人中间。

    有了老巫医的指点,高楼残照双锤搞搞举起,纯粹而坚定地采用了的“金瓜击顶”的攻击方式。

    擂鼓瓮金锤被高楼残照舞动得虎虎生风,每一次落下,都会有一名蛊人的脑袋好像烂西瓜一般爆碎。

    有道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头颅都被打成了“血泥”,金色的蛊虫之王自然也被打成了一滩金粉。

    相比之下,肇裕薪出手时就显得优雅许多。冷静的面孔,配合上妙到毫巅的枪法,虽然气势上不如高楼残照宏大,却一样显得十分夺人眼球。

    另一边,老巫医已经抱起了几乎成为一具白骨的二宫的尸体。

    似乎是为了让复活的二宫可以有个完整的身体,老巫医还特地捡回了二宫之前自断的手臂,将骨头拼成了一副完整的样子。

    接下来,也不知道老巫医用了什么秘术。

    就看他伸手轻轻拂过二宫的身体,随着他手掌的移动,二宫从头顶开始逐渐生出皮肉。

    等到老巫医的双手在二宫身体上滑动过一个来回之后,二宫已经重新变成了一副全须全尾的样子。

    此刻的二宫,与活着时相比,或许就只是皮肤发白。

    很显然,肉身虽然恢复如初,二宫的气血却一样显得十分虚弱。

    老巫医微微侧过身,看上去,实在寻找最适合用力的角度。

    接下来,老巫医右臂从二宫颈后穿过,反手捏开了二宫的嘴巴。左手紧接着一晃,一颗丹药就被老巫医喂到了二宫的嘴里。

    就在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将周围的蛊人全部清理干净之后,原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的二宫,突然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由于,许久没有呼吸过的关系,刚刚恢复呼吸的二宫,一个喘息不匀,直接就咳嗽了起来。

    没有人在意二宫是不是呛到了,几乎所有在场的人,全部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这一幕。

    这二宫,莫非是活过来了?

    这也太扯了吧。肇裕薪腹诽了一句之后,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结果。

    毕竟,在他手下丧命的蛊人也有不少了,可也没见过哪一个,是会咳嗽的。

    尽管二宫的呼吸还不算太顺畅,不过,他至少是恢复了呼吸。

    看到了这一幕的老巫医,长长吐出一口气,说道:“幸不辱命,总算是把人抢了回来。”

    听到老巫医说话,二宫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死么?”二宫“再世为人”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自己的生死。

    老巫医眼含笑意地看着二宫,回答道:“你当然没有死,在我的永生结界里面,我不同意你死,你怎么能随便去死。”

    “永生结界?”二宫迷惑地问,“那是什么?”

    老巫医思索了片刻,回答道:“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就是一个能保证你们每一个人都不会随便死掉的结界。之前我对你的态度比较极端,我现在向你道歉。之所以这样表现,是因为我早已布下了永生结界,不怕你真的因为气愤做了傻事。你不会怪我这个老头子吧?”

    “……”二宫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

    说不怪老巫医?他还真说不出口。

    如果不是老巫医的步步紧逼,二宫也不会傻到用自杀来证明清白。

    可是,真的说怪他?又似乎不大合适。

    人家既然说一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二宫现在如果表现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说不定会被唾沫星子直接淹死。

    所以,二宫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假装没有听懂。

    “这老巫医够牛啊!”高楼残照向肇裕薪发来了私聊。

    肇裕薪想了想回答道:“局势还不明朗,咱们静静看戏就是了。”

    与此同时,老巫医似乎也注意到了肇裕薪眼神之中的不信任。

    他转过身来,面向肇裕薪说道:“小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出来吧。”

    肇裕薪打了个哈哈,说道:“没,哈哈,没有什么问题。小子只是觉得,前辈这个永生结界,实在是是来得太及时也太实用。有了这个,咱们就跟那些蛊人拉平了起跑线,再也不用因为他们的重生而烦恼了。”

    老巫医也陪了一个哈哈,说道:“老夫一早就在研究这些蛊人的事情,为了对抗他们教派的邪术,特地开发了这个法术。”

    “前辈真是高瞻远瞩,未雨绸缪。”肇裕薪现实卖力赞美,随后解开魔神龙鳞甲,露出右半边身子上那狰狞可怖的伤口,问道,“不知道,这个伤势,前辈可能医治?”

    看着肇裕薪那白骨与内脏一同暴露在空气中的样子,就算是一生见过无数病患的老巫医,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