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肆肆章 剖宫产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老巫医这套动作十分简洁干脆,肇裕薪虽然不懂医术,却也能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是的,老巫医要给依洁进行“剖宫产”手术了。

    暗地里赞叹了一声,这游戏世界里的科技还真是发达。随后,肇裕薪便扭过头去,不准备再继续围观下去。

    毕竟,作为一个有文化的成年人,他还是知道非礼勿视的。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剖宫产,总归也是能猜到接下来会看见多么尴尬的一幕的。

    哪成想,刚刚转过头来的肇裕薪,虽然避开了尴尬的“这一幕”,却看到了尴尬的“另一慕”。

    二贤因为之前主动指责过二宫,在二宫以死自证了清白之后,众人虽然没说他什么,却有些不自觉的孤立了他。

    此刻,游离在人群之外的二贤,正满脸扭曲的神色,似乎在经历着比依洁更加痛苦的挣扎。

    肇裕薪左右没事干,连忙快步跑到了二贤的身边,询问道:“你看上去不太舒服,需要帮忙么?”

    “你……我……在哪……”二贤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

    没有听清楚二贤话语内容的肇裕薪,低下头,耳朵几乎贴到了二贤的嘴巴上。

    “你知不知道,我的脸在哪?”二贤的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之中传来一般。

    而且,这话语的内容,似乎很是熟悉。

    肇裕薪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之前变成怪物的美里,她在变身之前,就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莫非,这二贤真的是卧底?此刻,他这是要变身!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不敢怠慢,猛地松开搀扶着二贤的手,向着旁边闪了出去。

    多亏了肇裕薪闪得及时,二贤原本英俊的面庞,此刻已经变成了八爪鱼一般。

    七八条触手从二贤脸上伸出,迅猛地钻进了肇裕薪刚才站立的地面。

    这边的动静十分大,甚至都已经影响了老巫医的手术。

    刚刚将依洁的肚皮切开的老巫医,都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二贤。就更不要说,只是围观,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其他人了。

    刚刚才高调指责过二宫是卧底的二贤,此刻居然主动变成了怪物。也不知道,二贤自己会不会觉得尴尬。

    或许,在怪物的字典里面,是没有尴尬这两个字的。二贤也便沾了怪物的光,不会觉得面皮发烧。

    当然,这件事情更有可能根本就不重要。因为,二贤的面皮,早就已经被他脸上的触手全部都撕碎了。

    看着何其熟悉的一幕,众人都免不了有些沉默。

    此刻,再纠结谁是卧底,或许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大家的情绪空前团结,都在痛恨在这个节骨眼变身的二贤。

    老巫医叹了一口气,对肇裕薪说道:“冒险者,真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请你帮我拦住他一小会可以么?我需要一点时间,帮助依洁施术。”

    肇裕薪面前,出现了一个对话框。原来,老巫医的这句话,代表着一个任务的发布。

    肇裕薪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名为“阻拦怪物”的任务。

    看着三十分钟的倒计时,肇裕薪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真的需要三十分钟么?或许吧!

    这样想着,肇裕薪招呼了高楼残照一声,就当先冲了上去。

    高楼惨嚎打了一声唿哨作为回应,斜着插上前去,双锤交叠,就搭了一个云台。

    肇裕薪左脚踏地,轻轻跃起。右脚在双锤上借力再跳,差一点就将后背贴上了地下室的天花板。

    高高跃起地肇裕薪,手中长枪如惊雷一般,呼啸而出,刺入了二贤的额头。

    长枪命中目标的同时,肇裕薪手腕轻轻一抖,就将二贤的整颗头颅都搅碎了。

    “好!”第一次仔细观看肇裕薪出手的二宫,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在所有人的眼中看来,头颅基本上已经碎成西瓜瓤子的二贤,就要随着这一枪化成一地的脓血了。

    遗憾的是,二贤的生命力,显然胜过了一般的蛊人。他只是呆滞了一瞬间,随后就像是焕发了新春的枯木一般,快速递出了无数根粗壮的触手。

    老巫医给的法子,怎么不管用了呢?

    肇裕薪心中虽然迷惑,脚下的步伐却坚定且灵活。

    穿插式走位的方式再次出现,交替往复的运动,让触手差一点将二贤绑成了一颗粽子。

    失去了头颅的二贤,从颈项之中发出一声沉闷的怒吼。

    随即,触手发狂了一般,漫无目标地打了出来。

    饶是肇裕薪身法了得,也被打得连连倒退。

    多亏了高楼残照及时杀到,大锤连连挥出,将多半触手都打成了血泥,才算是救下了肇裕薪。

    心知满级的精英怪与小boss都是不好惹的存在,自己此刻却是有些轻敌了。肇裕薪收起长枪,召唤出了坐骑火凤。

    召唤倒是召唤,但是肇裕薪并没有骑乘到火风身上。而是指挥着火凤,孤零零地飞上了半空。

    扭过头,对着高楼残照说道:“掩护我!”肇裕薪重新取出长枪,就向着眼前的“触手怪”杀了过去。

    之前美里经历过的一切,再一次在二贤身上上演。

    肇裕薪不断地用长枪纠缠住一片又一片的触手,火凤配合的张口吐出一串串火花,让这些触手全部都焚烧了起来。

    一旁的二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好!”

    这时,施术到一个段落的老巫医,借着擦汗地功夫转过头来,也称赞道:“果然英雄出少年。”

    老巫医原本是希望肇裕薪抵挡住二贤半小时,此刻肇裕薪直接将二贤击杀,自然算是提前完成了任务。

    老巫医微微一笑,将奖励发放给肇裕薪,便继续去处理依洁的事情了。

    最终确认二贤被烧成了一地的黑灰之后,肇裕薪才转回到老巫医的身边。

    此刻,老巫医的手术也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奇怪的是,老巫医只是小心的剖开了依洁的肚子,却并没有缝合,更加没有取出婴儿的意思。

    这个时候,肇裕薪也顾不得“非礼勿视”,主动问老巫医道:“前辈,这是何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