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肆伍章 重生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老巫医的眼神之中,显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狂热神采。

    老巫医对肇裕薪说道:“小友,你可知道什么是重生?”

    “我……”肇裕薪迟疑了。

    说起“重生”这个词,肇裕薪自然不会感到陌生。因为,游戏玩家,论坛里面的玩家,几乎是天天将这个词挂在嘴边上。

    毕竟,每天都有玩家不小心耗尽了死亡次数,自然也就每天都有人在讨论着这个问题。

    可是,肇裕薪知道,自己脑海之中最先闪过的重生这个词的含义,显然与老巫医所言不同。

    重生这个词的字面意思,肇裕薪虽然文化不高,却也能完全认清。

    这个词,一共有两重含义。

    第一重,自然就是平时用的最多的,代表再生与复活的意义。

    第二重,“重”这个字,读重量的重的音。来自于先秦时期的道教词汇,意思是重视身体。

    由于,这两重意思,在表述这个词的时候,读音是不同的。所以,肇裕薪很容易判断出了,老巫医用的是第一重意思。

    肇裕薪试探着对老巫医说道:“不知道,前辈说得可是前辈的重生结界?”

    嘴上最让说得客气,肇裕薪心里却早就已经生出了不满。

    就算重生结界再怎么厉害,老巫医这样草菅人命的做法,还是让肇裕薪觉得有些不爽。

    在游戏世界之中,有npc喜欢杀人,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要他杀的都是有取死之道的人,他就能算是游戏世界里面的执法者。

    “非也。”老巫医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肇裕薪紧跟着追问道:“莫非,治疗依洁,需要让她重生一次?”

    老巫医捻须:“也不是。”

    肇裕薪是真的有些着急了,他趟这趟浑水,除了想要体验游戏的剧情以外,就是因为依洁掌握着自己一个没完成的任务。

    万一依洁就这么被老巫医杀了,自己好不容易碰到的任务,找谁去还去?

    肇裕薪不悦地说道:“究竟是何意,您给个痛快话吧!”

    “哈哈哈”老巫医大声笑了起来,“接下来,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你是一个幸运的人,有机会跟我一起见证我女儿的重生。”

    我去,你没干巫医之前,不是变魔术的吧?

    肇裕薪腹诽了一句,便没有任何话想说了。

    他是真的无语了,不知道老巫医是不是疯了。

    如果说,老巫医布下了重生结界,可以让在结界布下之后死掉的人,在一段时间之内重生,就已经是极为bug的能力了。

    那么,老巫医说自己能救活已经死了多年的女儿,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梦话了。

    游戏里面要是有了这个设定,老巫医哪还用当什么npc。他就算是自称系统,真正的系统也绝对不敢吭声。

    见到肇裕薪不说话,老巫医自顾自地手舞足蹈了起来。

    知道的人,知道老巫医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与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巫医是在举行什么巫祭仪式呢。

    随着老巫医不断扭曲舞动得身体,依洁的被剖开的肚子里面,那个婴儿也在跟着扭曲挣扎。

    眼前这一幕,无疑是十分诡异的。可是,比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更加令肇裕薪觉得毛骨悚然的,是依洁脸上那充满兴奋与期待的神色。

    莫非,她此刻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自愿的?

    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的肇裕薪,果断的选择了沉默。

    既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一个外人,又有什么可插手的呢?

    随着睁着扭曲的继续,依洁肚子里面你的胎儿,居然站立了起来。

    纤弱的手脚虽然显得有些笨拙,却能让人一下子就看明白,婴儿在学着老巫医的样子扭动身体。

    老巫医的舞蹈,似乎有着极其诡异的魔力。婴儿学着老巫医的样子,在不断扭动之间,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长大。

    这孩子,不会是哪吒吧?下生就会走,迎风就长个。

    看着如此妖孽的婴儿,肇裕薪有些稳不住了。他想要制止眼前诡异的一老一小,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才好。

    是直接下杀手么?说实话,肇裕薪还真的下不去这个手。

    一晃的功夫,婴儿已经长大到平常孩子三岁多的大小。到了这个时候,老巫医也停止了扭动,放任孩子自己去动作。

    不变的是,老巫医依然一脸狂热的看着这个孩子,口中喃喃自语道:“雪儿,雪儿,快快长大。”

    被老巫医唤作“雪儿”的孩童,也真的就随着这种呼唤,不断地长大。

    不多时,已经长大到了十几岁小姑娘的大小。

    或许,老巫医的女儿,死的时候就是这个刚刚开始发育的年级吧。少女形态的孩子,终于停止了生长。

    肇裕薪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看上去,这个孩子除了没穿衣服以外,与一般的小女孩并没有任何不同。

    小女孩瞪着一双大眼睛,打量着老巫医。随即,又将目光,挪到了一旁的肇裕薪身上,

    似乎,对于她来说,眼前的这两个男人,比剖腹生下她的母亲,还要更重要一些。

    老巫医冲着小女孩招了招手:“雪儿,过来。”

    小女孩甜甜一笑,迈步就要想着老巫医的位置走去。却忽然身子一晃,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到了。

    原来,小女孩虽然长大了,一双脚丫子却还在依洁的肚子里。

    终于注意到自己的母亲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个兴奋得笑容。随后,她便蹲下了身体。

    “不要,雪儿不要!”依洁大声地呼喊起来,“住手,依雪住手!”

    从“雪儿”到“依雪”,称呼上的转变,完美的表明了依洁的恐惧与惊慌。

    因为,被她生下的“亲生女儿”依雪,此刻正在啃食着她的血肉。

    就好像,一只在出生之后会将自己母亲吸干的蟹蛛一般。

    而依洁,显然不是那种在分娩之后就会死去的蜘蛛中的一员。即便有人希望她,能变成那个样子。

    大声地呼救,却并没有换来任何怜悯。

    一旁的老巫医,除了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打算做出任何阻拦的举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