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肆伍壹章 黑袍七号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为了区分已经见面的两个黑袍人,肇裕薪将引他们前来此处的黑袍人编号为一号。【】另一个,此刻刚刚锁好门的黑袍人,自然就变成了黑袍人二号。

    肇裕薪刚刚想跟着黑袍人一号进入堂屋,就注意到,黑袍人一号在向着屋子里面比比划划着什么。

    看到这类似划拳的动作,肇裕薪本能的就警惕了起来。

    他压住了脚步,没有贸然跟随黑袍人一号进入堂屋。顺便,还观察了一下,堂屋之中的情况。

    这房子的堂屋,不仅仅承担着客厅与起居室的职责。

    面积足够大的房间,还成为了大量黑袍人聚会的场地。

    看着摆满了一桌子的酒肉,肇裕薪真的很好奇,这些人不脱下黑袍,是如何吃喝的。

    这些黑袍三号,四号,以至于十号,二十号,很显然没有向肇裕薪解释这些的意思。

    他们悄悄离开了座位,从各种桌子下面与椅子旁边,摸出了自己的兵刃。

    随后,这些黑袍人便来到院子里面,将肇裕薪与高楼残照包围在了中间。

    一个看似为首的黑袍人,肇裕薪给他的编号是七号。

    黑袍七号大声说道:“哪里来的新人,可有拜过码头?”

    肇裕薪觉得好笑,只是微笑着看着黑袍七号,没有说话。

    黑袍七号以为自己吓唬住了肇裕薪,走近一步大喝道:“初来乍到,一点见面礼都没带,这不合规矩吧?”

    肇裕薪饶有兴趣地问道:“不知道,坏了规矩要受到什么惩罚呢?”

    黑袍七号很是舒服的哼哼一声,似乎很享受肇裕薪的“上道儿”。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肇裕薪,说道:“看你这么懂行情,我也不为难你。现在就给你两条路,你自己选一下。”

    “哦?哪两条?”肇裕薪笑得更灿烂,语气上也显得更加感兴趣了

    黑袍七号微微仰起头,说道:“第一个,就是你们答应去后山采石场,给我们挖三万年石头。到时候,我就放你们自由行动。你看,还算公平合理吧?”

    高楼残照忍不住怼黑袍七号道:“三万年,你怎么不说挖到死呢?这还公平?公平你个大头鬼!”

    “我这兄弟脾气大,别见怪。”肇裕薪伸手拦了一下高楼残照,依然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对黑袍七号道:“第二条路,您再给说说?”

    黑袍七号有些不悦,说:“第二条路嘛,你们要是在这边有熟人,叫他们准备好赎你们的东西。放心,我这里金币,兵器,甲胄,稀有材料……什么都收。最重要的是,一手人一手货,童叟无欺。”

    “呵呵,好一个童叟无欺!”肇裕薪继续笑,“我们要是两个都不选,还有第三条路么?”

    “第三条路?”黑袍七号给人一种横眉立目的感觉,“那就只有让我一人一刀剁了你们,不怕告诉你们,我们杀人无数,向来是管杀不管埋!”

    “原来是打家劫舍的啊!”肇裕薪好像现在才看明白情况,“在选择之前,能不能问你们一个问题?”

    黑袍七号忽然有些不耐烦,看了看左右的手下,把心一横说道:“看在你也快死了的份上,就让你说吧。”

    肇裕薪一本正经地问道:“看你们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身量上也相差不大,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区分彼此的?”

    “……”黑袍七号显然没有料到,肇裕薪居然还有功夫说这些。

    肇裕薪见黑袍七号不说话,不死心地追问道:“是平时出门就排好队,按出场顺序分次序?还是说,你们身上都有一种特殊气味,彼此一闻就能只道对方是谁?”

    肇裕薪说的这两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之中,还真的是存在的。

    不过,无论是那一个情况,都应该与狗分不开关系。

    这两种情况,恰恰就是一群狗里面,互相区分“头狗”与“狗腿狗”的方式。

    黑袍七号显然意识到了,肇裕薪是在骂他。

    黑袍七号羞恼地大吼:“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呀!”

    周围的一众黑袍人齐声喝道:“有!”

    肇裕薪装作害怕的样子,双手抱住头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选,我选还不行么?”

    黑袍七号一挥手,一众黑袍人又是整齐的大喝:“快选,快选,快选!”

    肇裕薪认真地掰着手指头说道:“我不能选第一个,我可活不了那么长时间。”

    “那你是打算选第二个咯?”

    “第二个嘛,似乎也不行,我在本地没有亲戚啊。”

    “那你可想好了,你是打算暴尸荒野,还是横死街头!”

    肇裕薪调皮地冲着黑袍七号眨了眨眼睛,说道:“要不,我还是试试第三条路吧。人说生死有命,我觉得我命还挺硬的。”

    “你o了个x!”黑袍七号气得差点吐血,大怒道:“你他娘的莫不是在耍我?!”

    “对啊,我就是在耍你啊,你咬我啊!”肇裕薪大大方方地承认。

    黑袍七号猛的掏出一把九环刀,大吼一声:“给我上,我要切碎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肇裕薪嘴角邪魅的笑容再现,大喝一声:“中!”

    御兵术发动,无数兵刃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快速闪过,直接将周围的黑袍人全部都定在了墙壁上。

    肇裕薪第一次发现,黑袍是个好用的东西。有了黑袍,他可以在限制黑袍人移动的同时,还可以一点也不伤到他们。

    黑袍七号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傻眼,他讷讷地说道:“这是什么妖术?”

    肇裕薪走到黑袍七号身边,客气地说道:“现在,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顺便再坐下来好好谈谈。”

    黑袍七号九环刀一横,直接就架上了自己的脖子。

    就在肇裕薪以为他要抹脖子去死的事后,一声裂帛声出现,黑袍七号割开了黑袍,摘掉了头上的兜帽。

    就看到,一张因为脸颊上一条蜈蚣一样的刀疤,而显得有些狰狞的脸孔露了出来。

    与此同时,院子的门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动作,刺激得蹦蹦跳跳。

    门外,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吼道:“刀疤,你的末日到了,识相的自己打开门出来自首。不然,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了。”
小说推荐